教育孩子

老大马上就三岁了,刚刚上幼儿园,很懂事,总体上比较听话。不过她身上还是存在一些毛病,比如喂饭太难、爱生气、脾气不好,有时候爱打人。尤其是脾气不好,爱打人这一点让人很担心。在家里还好,有的是时间慢慢教育。可现在已经送去学校,如果和别的小朋友发生冲突就比较麻烦,现在谁家的孩子不是家长的心头肉呢。我在教育小孩这方面耐心不够,也是因为常年不在家,每次回来看到她身上的毛病就很生气。姥爷姥姥、爷爷奶奶都经常带她,有时候一句话不对,她就伸手去打。老年人一般都溺爱孩子,不会和孩子一般见识,问题也就在溺爱上。孩子本身还没有是非观念,长此以往,她可能就觉得打人没什么不对。内人在溺爱孩子方面也是一把好手,遇到这种情况能言语教育就顶天了。孩子有一阵不吃饭,还总发脾气,内人也很生气,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都气哭了。可我在家的时候,还是没见到她怎么管教孩子。

小孩三四岁,本来就是猫狗嫌的年纪。说懂事吧,有时候却不讲理。说不讲理,偏偏有时候又爱说一些逻辑性很强的话,和大人对答如流。这个年纪又是习惯的养成时期,好多坏毛病在这个时候如果不及时纠正,对以后的学习、成长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孩子的爷爷奶奶都是老师,从小对我和两个姐姐的管教很严。这种严格也造成了我个人的性格的很多缺点——循规蹈矩、进取精神不够、太内向等等。我从小到大可以说根本没有叛逆期,一直都很听话。太听话了,也就没出息了。我知道自己接受的家庭教育过于严格,也深受其害,但是对于我的孩子,我还是希望在给她充足自由的前提下让她能够懂规矩,有教养。

我这两次在家休息的时候,孩子一开始见到我都很高兴,到最后我管了几次,甚至动手掐了几次她的屁股之后,孩子就有点烦我了。前几天回来之前,孩子跟妈妈说,我不想让爸爸回来。我回来之后,孩子也跟我说,你不掐我屁股,我就听话了。对于孩子,尤其还是个宝贝女儿,我多数时候也是娇惯的。我也知道暴力不太好,可除了有的时候实在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之外,我还想在说教之外让她对对错有更深的认识。我觉得只要掌握好了,适度的暴力对孩子的成长是有好处的。本来在教育孩子这件事上,我希望自己扮演红脸的那个人,可现在看到她身上被溺爱出来的种种毛病,我真是心急如焚。因为管教孩子,我和内人没少吵架了。前几年我们基本上没什么争吵,多数事情都能够通过沟通来解决。可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她总是觉得对孩子不能动一根手指。但在改掉孩子坏脾气和打人这方面,我没有见到她的教育成果。她也不心急,一天到晚就会给我转发一堆微信文章佐证她的观点。

我在家时间比较短,指望我临时管两下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归根结底教育孩子的重任还是在她的肩上。我当然可以学得宽容,不打孩子,最多孩子无论什么样,我不去管就好了。但她能否在言语教育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呢?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俩在这个问题上大概不会取得共识了。

顺风车的末日

滴滴把顺风车业务取消了,对我这样一个顺风车的忠实用户来说,这不是个好消息。顺风车比专车要便宜不少,去车站、机场这种中长距离的地方,顺风车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我遇到的顺风车司机几乎都是年轻的上班族,他们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拉个人,赚一点外快。印象最深的一个车主很健谈,路上我们聊得很开心,本来讲好要加一点高速费,最后竟然没跟我要。我学过概率与统计,也明白如果仅我个人的感受就说滴滴顺风车是好的,这样的肯定在统计学上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样本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

前几年共享经济风起云涌,从汽车到单车,再到充电宝、雨伞之类都可以共享,一时间让人感觉都有几分荒诞。风潮褪去,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汽车领域活了下来并且过得比较好的只有滴滴了。可它给我们生活带来的改变却没有自己宣称的那么具有革命性。除了从传统出租车公司那里分了一杯羹,可以实现移动互联网约车之外,滴滴并没有多少特别之处。我们甚至可以把它看做一个互联网化的出租车公司。没有一辆车,只提供区区一个平台就肆意抽成,互联网时代资本的嗜血程度并不弱于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时期。我唯一认同滴滴的地方就是它还有顺风车的业务,虽然业务量不足总业务量的5%,但是它同共享精神是最契合的,也最有希望用来解决城市里的交通拥堵。

根据多年前一项粗略的统计数据,城市道路上小汽车的空载率在70%左右,也就是说一多半的汽车上只坐了司机一个人,这是对社会资源的一种严重浪费。如果在城市里人们可以实现便捷地拼车,搭乘顺风车,这对于缓解交通压力,降低能源消耗会有很大的帮助。像Uber一开始也是从这种思路发展起来的。可惜到了中国,这样的共享经济摇身一变就成了网约车,所谓的滴滴专车、快车和传统的出租车没有任何本质上区别。唯一和共享经济沾点边的顺风车如今也在社会压力之下关停了。

我并非在为那些杀人犯、强奸犯辩解,也不否认有不少的司机开顺风车时还怀有一些赚钱之外的不良目的。我只是觉得一个有商业前景,有社会价值的业务就这么取消了让人有点惋惜。滴滴当然有错,它在车主资料的审核上不够严格,管理上存在太多漏洞,应急情况下对客户没有服务精神。但这些问题完全可以解决,我们的政府在对网约车的监管上完全可以更用力一点,比如把网约车系统接入公安系统,实现对网约车路径的实时监控,这些在技术上并没有什么难度。像现在这种动辄就关停业务的解决方法并不是壮士断腕,而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滴滴归根到底只是一个平台,真正造成这些问题的因素还是个人。我们谴责滴滴的唯利是图,或者批评受害者衣着暴漏,没有自我保护的意识,这些都是本末倒置。在大规模的城镇化,无奈的经济转型之下,社会会制造出大量的流民,他们没有稳定的、正当的职业,没有像样的文化资源、精神生活。这样的群体越大对一个国家来说越危险。如果任由这一类人在底层浮沉,到最后被影响的将不仅仅是社会治安。

电视剧《伪装者》

这几天在看电视剧《伪装者》,说起来这是一部2015年的电视剧了。我一向不怎么看电视剧,国产剧看得更少,但是这部剧感觉还不错。除了胡歌时不时卖萌,略显尴尬,其他演员的表演,包括剧情都是上乘的。胡歌是一名好演员,只是这次的角色不太适合他,或者说不太适合他的年纪。他和王凯的角色如果能互换 一下,我觉得勉强还可以接受。虽然他们两个同年,但是胡歌明显要比王凯更沧桑一点。窃以为胡歌表演中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爱用一种生硬造作的痞气来表演年轻人。《猎场》里一开始,他的表演也是这样的。“年轻”可以有很多种表现方式,不少大作品里角色的年纪和经历跨度很大,他们的成长过程却过渡得非常自然。这一点上,胡歌的表演功力还有不小的打磨提升的空间。当然,一个演员总有适合自己的角色类型,他表演起《琅琊榜》里这种阴郁隐忍的角色确实得心应手。

靳东在这部剧里的表现也不错,不过我对他一贯的这种知心大哥范的表演已经无感了。王凯中规中矩,不出彩也没犯错。刘敏涛算是能够撑起来的老戏骨,演什么像什么,唯一的问题就是她的牙不太整齐,有点抢戏。在女演员外在形象越来越标准化,越来越千篇一律的今天,这点问题也不算什么问题了,毕竟人家是靠演技吃饭的。其他演员,王鸥的表演也没有什么瑕疵,只是声音不知道是不是配音的原因,显得稍微有一点生硬,大概是为了表现她女魔头的一面吧。扮演于曼丽的宋轶形象不错,和胡歌的问题一样,气质不太适合这个角色。于曼丽身上应该有一点风尘味、脂粉气,宋轶大概理解成了故作妖艳。总之,于曼丽的复杂,她没有表现出来。值得重点提一提的就是扮演程锦云的王乐君,我觉得她的气质温婉沉稳,很契合程锦云这个角色。表演算不上多优秀,在这一帮好演员面前至少没有拖后腿。谁知道,在网上查资料的时候发现这部剧热播的时候,王乐君被黑得不成样子了。什么“最丑的女主角”,“面瘫”之类的话铺天盖地,甚至还有人一本正经地考证,刘敏涛才是女一号,王乐君是女X号。这大概是我的审美和大众审美差距最大的一次。王乐君这样沉静的气质才是东方女性的应有的,现在的观众们大概都被那些网红和流量明星洗脑了。 继续阅读

平凡

小时候读《平凡的世界》,没有读出它的好,只是觉得路遥展示的农村生活和自己更小时候经历的很像,因而产生一种亲切感。更早一点,我看过张智霖、朱茵版的《射雕英雄传》,留下比较深的印象。我以为孙少平也会像郭靖一样,历经千辛万苦,功成名就,抱得美人归。可惜路遥没有给他安排那么好的命运。他苦苦挣扎,也只是做了一名煤矿工人;虽然和田晓霞相恋,却没能像郭靖那样娶到名门的千金小姐。以为我小时候庸俗的眼光来看,孙少平的人生当然是失败的,或者说更接近于悲剧。在常常沉醉于对未来的幻想的年纪,我有一千种理由来否定这个故事索然无味的结局,主角为什么没有头顶光环呢?

人的视角总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所以常常错把自己当成主角。连孙少平这种刻意塑造的主角都失去了光环,被生活蹂躏、践踏。平凡如我,又怎么少得了一次又一次的碰壁呢?我们总以为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当下的落魄只是时运不济,只要足够努力,就一定能够实现所谓的抱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只要自诩为知识分子,就多多少少会有这样的情怀。煌煌其言,可敬可悲。现在我明白了,这些抱负和情怀说到底只是年少轻狂而已。巍巍华夏,几千年的时光里能够明明白白做事的读书人没有几个,多数只会顾影自怜。“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看来是最简单的事情,可历史上没有饥馁的盛世屈指可数。因为春种秋收的因果定律并不是总管用的。多数时候,面对世事,多数人能做的只能是无能为力。世人熙熙攘攘,想的都是出人头地,能够甘于平凡反倒更像是一种美德。你仔细看看有几个郭靖,又有几个孙少平?

如今我对所谓的成功的欲望已经降到最低了。因为无论是名,还是利都是用很多精神上的高等级乐趣来换取的。不妨就承认自己是平凡的,在平凡的生活里,把玩一点不甘于平凡的小乐趣,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暂且踏踏实实走好脚下的路。

梦20180619

我带着老婆和孩子入住某家酒店。安顿好后,我说想出去转转,于是自己就一个人出去了。沿着走廊往东走了不远,一个房间开着门,里面住的竟然是赵丽颖、王思聪,还有一名男子面目不清,好像是林更新。我第一次见到女明星,非常激动。赵丽颖穿着睡衣,身上有许多伤痕,胳膊上的伤口还缝着针。她告诉我,这些都是拍戏时受的伤。我说,看来当演员也不容易,这么辛苦。

赵丽颖拿走了我的手机,给我拍了一张照片。我这才发现自己出门的时候带的是一部没有张SIM卡的手机,心里非常着急。这么长时间没回去,老婆联系不上我该怎么办?我想回去,但赵丽颖对我做出了 一些亲昵的举动,我又舍不得离开。最终在她的勾引下,我和她发生了关系。她说要5000元才能放我走,我心想虽让不贵,但毕竟我一年的生活费一下子花完,回去无法交差。

这个时候门外的走廊上传来我老婆的声音,她在跟别人打听我的消息,似乎很着急。我吓得不敢说话,心里非常懊恼,怕被发现了。外面安静之后,我便和赵丽颖他们道别。屋里的光线亮了起来,赵丽颖站在那里,显得又黑又矮,根本没有明星该有的光彩照人。这时,她和王思聪又有一些不雅的举动。我感觉一阵恶心,对她的怜惜顿时全无了。

出了他们的房间,我往回走,发现很多人竟然在走廊里打地铺。到了我的房间,老婆带着两个孩子在门口等着我。看到了我,她没有一丝责怪,反而非常温柔,我很愧疚。老婆说,我带你去外面转转吧。我们开着车,到了一个庞大的市场,里面都是一些卖杂货的店铺,看起来非常破败。她告诉我,这个市场就要拆迁走了。我说,这里有什么好转的。老婆说,你没看出来吗,这里离咱们原来租的房子很近。我这才发现旁边的立交桥看起来很熟悉。我们租房的时候经常从这里走,那时刚刚结婚。街边一家店的门口,一个小伙子正在卖力吆喝,大概是商品大甩卖之类的。我心想,这种世俗才叫生活,今后再也不追星了。

解梦:

1.出海久了,长期没有性生活,就会偶尔做些春梦。一大把年纪了,甚是羞耻。

2.我很爱我的老婆,可是从来没有用这个两个字称呼过,一般都是直呼其名。

3.我没那么喜欢赵丽颖,只是觉得她长得很甜,除了《乘风破浪》没看过她的其它作品。(还有一部《苍穹之昴》,但那时她还不出名,我对她出演的角色没什么印象了。)

4.我没有追过星,年轻时候也没有,真正喜欢的明星至今只有五月天和刘若英。这种喜欢也只是欣赏,和那种追星的疯狂相去甚远。

5.我一年名义上的生活费是5000元人民币,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