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哪吒》

前天一个人带孩子去看了动画电影《哪吒》,总的来说是一次完美的观影体验,如果不考虑小朋友只看了一半的话——她津津有味地吃完一小筒爆米花,就在我怀里睡着了。受孩子妈妈的影响,我也看了不少动画电影,当然以迪斯尼、皮克斯为主,还有少量日本的,国产动画电影基本没看过。在我印象里,国产的动画电影多数都是《喜洋洋》、《熊出没》等电视动画的电影版,完全是给小孩子看的。原谅我对国产动画的偏见,我觉得主要责任并不在我。前几年孩子妈妈给我推荐过《魁拔》,我看了一点,不太能看懂。《大圣归来》我也看过,并没有觉得有多么出彩。那这次的《哪吒》为什么让我这么惊喜呢?

首先,情节设定比较大众化。无论是哪吒、李靖,还是元始天尊、太乙真人、申公豹,这些人物和他们的背景,观众都不陌生,很容易快速走进故事里去。这个非常关键。像我以前看《魁拔》的时候,一开始就被它完全架空的世界体系给拦住了。如果一般观众要花费很多精力去记住、理解一个故事的背景才能开始接受故事本身,那这个故事就很难吸引人。大众艺术品的创作者首先要认识到大众是懒惰的、庸俗的,然后才能创作出受众较广的作品。在这一点上《哪吒》是非常成功的。

其次,还是情节设定的问题,《哪吒》比较尊重观众的智商。虽然说大众在审美上是趋于庸俗、懒惰,更愿意无脑地接受,而不是思考,但大众并不傻。我们过去的一些动画电影可能一开始就把目标受众限制在少儿这一范围,故事情节无比低龄化。可他们并没有弄懂一个事实,孩子不是大人的幼稚版本,孩子和成年人的情感是相通的,喜怒哀乐他们一样都不少。唯一不同的是,成年人因为名利欢喜或伤忧,孩子可能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玩具。理解这一点,我们就能明白很多动画电影为什么失败,而《哪吒》为什么成功。真正优秀的动画电影是可以老少通吃的。

这部电影的成功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它添加了很多我们熟悉的喜剧元素。比如说,哪吒从家里逃出来的时候,街上的人乱成一锅粥,拼命找地方躲起来,那个抬棺材的人,把死者从棺材里扔出来,自己躺进去。还有那个满脸络腮胡的壮汉总是发出少女般的尖叫。这种无厘头的情节可能没什么深意,但是观众就是吃这一套啊,我们从小到大不就是被周星驰的这种幽默熏陶出来的吗?让人由衷地发笑很不简单的。

当然这部电影肯定也有缺点,以我不专业的眼光来看,哪吒这些主角的动作和表情调得很好,但是到了李靖这样的配角身上就有点马马虎虎了。印象最深的是李靖决定去求陈塘关的百姓来参加哪吒的生日宴,转身离开时,那个背影踽踽独行的动作之僵硬和电影制作方宣传的“制作3年,修改66版”是不太相符的。作为观众也不能这么吹毛求疵,电影市场越繁荣,精品就会越多。我们应该宽容地看待每一个用心的作品。过去我们有一个错觉,认为中国的电影只有数量,没有质量,好多电影空有虚高的票房,完全是烂片。其实质量是靠数量来支撑的,我们今天之所以觉得唐诗宋词元曲多好,好像每首都好,只是因为更多不完美的作品已经被跟着时间大潮一起流逝了。这几年越来越多的优秀电影涌现出来,这种现象肯定不是孤立的。说一句体现党员思想先进性的话,民族复兴则文艺也必然复兴。

梦20190723

我和几位同事一块开车去领劳保。回来的路上,过了一座桥,我说有点晕车,就下车步行了。结果走了不远,就看到我们的车在一个路口停着,后背箱也被打开了。同事告诉我,一袋劳保被一帮人夺走了。对方说,那个蛇皮袋子是他们的,上面有他们的名字。同事说,那个袋子明明是自己在另外一个同事的房间里拿的,当时就是空的。我非常生气,明明是我们刚领的,为什么被别人抢走,而且在后备箱放着,是怎么被人看见的呢。几个人支支吾吾也说不清楚。

我说,我要报警找回来。然后我就打110,结果110听我说完,直接跟我说,你去打泰达的110吧。然后电话就被挂掉了。我非常诧异,为什么110还分区域呢。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又到了自己经常坐的一条船上。船停在龙口码头,上面有一个警察。我跟他报告了事情的经过,他认真做了记录。我说,如果我找不到泰达110的电话,我还会找你报警。他对我说,这种事情,你最好不要直接报警,先找你们找你们单位领导谈谈,以免领导有想法。我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于是跟单位领导打了电话。这个时候船上一个书记过来找我,他的年纪很大,态度也很和蔼,还跟我握了手。他告诉我,第二天这条船要从天津出发,让我也坐船出海。我问他,现在不是在龙口吗,为什么还要再从天津走。他没有回答。后来我就到了海上,找到了自己的床位,开始换床单和被罩。一边忙着,一边还在想我们被抢走的劳保。

台湾2020大选观察(一)

后天国民党的初选结果将会公布,按照之前的民调数据,韩国瑜一定会出线。这几天“老二”郭台铭乱了阵脚,其表现已经到了荒诞的地步,甚至请求韩国瑜退出初选,留在高雄。过去我们知道权力会使人异化,没想到连追逐权力的这个过程都会使人异化。郭台铭作为一名商人,早就名满天下,突然介入政治本来就不是明智之举。现在把自己逼到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连说话都开始荒腔走板,着实有点可悲。

下一步韩国瑜和蔡英文的角逐会更加精彩。上次写的关于台湾大选的文章里,我还信誓旦旦地说赖清德肯定能打败蔡英文,赢得民进党党内初选。没想到蔡英文一招“拖”字诀,竟然把原本人气更高的赖清德拖得连招架之力都没有了。落败的赖清德还有几分君子气,至少目前很安静,民进党的整合能力不得不让人佩服。反观国民党,即使韩国瑜赢得初选,郭台铭这种地位的人能接受自己颜面尽失的结果吗?还有比韩国瑜资历更深的朱立伦,会真心实意地为韩国瑜辅选吗?更别说早就退出初选,却又一直强调不放弃2020的王金平。韩国瑜的背后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国民党,背着这样沉重的包袱,同已经完成内部整合、擅长打选战的民进党来比拼,不是那么容易的。

自从6月以来香港所谓的“反送中”乱局开始,抗中已经成为台湾选战的一个重要话题。连韩国瑜这种一直把“九二共识”挂在嘴上的人,也开始随民进党起舞,反对“一国两制”,叫嚣“除非over my dead body”。去年九合一选举以来,国民党的两岸论述已经逐渐清晰起来,谁知道才过了几个月又陷入了民进党设置的圈套里。指望台湾台面上的政治人物支持“一国两制”本就不现实,韩国瑜这种激烈的表态更多的也只是选举语言,但是一旦你的步调紧跟对手,无法表现出丝毫差异,选民为什么还要选你国民党呢?现在国民党越来越民进党化了,逐渐放弃自己和大陆沟通的优势。那国民党还会有未来吗?台湾还会又未来吗?说实话,近几年大陆的对台政策也越来越务实了,下一步促统一定会高于反独。即使韩国瑜上台,再喊喊“九二共识”,台湾也未必会像马英九时期那样受那么多优待。马时期的“反服贸”和如今香港的“反送中”已经让大陆得出了结论,那就是拼命让利,并不一定会争取到民心,反而会让反对的政治力量借机拿捏你。无论谁当政,台湾近期的未来不会好到哪里去。尤其是中美冲突越来越激烈的背景下,城门失火首先殃及的必定是池鱼。台湾是美国用来恶心中国的一枚棋子,反过来中国需要恶心美国的时候,未必不会拿台湾来敲打两下。

柯文哲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一再说“为台湾的未来担忧”,“台湾为什么这么乱”。单纯作为知识分子,柯文哲对这些问题肯定早就有答案了,但作为政治人物,尤其是尚有参加2020选战野心的政治人物,柯文哲只能这么欲言又止。他的“两岸一家亲”恐怕也不便多提了。二十多年来台湾的政治人物一直在推动“去中国化”,培养出了现在“反中”的民粹主义,有趣的是这些政治人物自己现在也被民粹吞噬了。柯文哲能说出“为台湾的未来担忧”这样的话,说明他还是有基本的良心,和那些只在乎选举利益的政客还不一样。但是即使送柯文哲到总统大位上,他能做的也十分有限。在已经崛起的大陆面前,台湾除了被统一已经没有别的出路了,而谈判的筹码早就所剩无多,更何况台上的政治人物和台下民粹大众还抱团掩耳盗铃,高喊反对“九二共识”、反对“一国两制”。那你们要的必定是“一国一制”了!

看海

最近很忙,水一篇吧。前几天晚上下班时看到几只海鸥落在海面上,有感,在手机上记了下来。

太阳带着白天沉入海底

世界昏黄不定

疲惫的海鸥

把自己扔到海面

安静地浮沉

从一个巅峰

陡然到一个低谷

鱼虾在脚下游走

画出流光莹莹

如一面破碎的星空

这默然的夜晚

已经失守

看海的人

一筹莫展

背对海风

梦20190619

不知道在忙什么,手机突然响了。来电姓名显示的是柴静,但号码却是400开头,类似骚扰电话、诈骗电话那种。接通之后,电话那头是柴静的助手,她非常抱歉地告诉我,节目已经通过,马上就要播出了。我这才想起来,我好像是接受过柴静的采访,当时她一直追问我一大堆敏感的问题,我被迫说了很多实话。要上电视了,我非常开心,自己会不会一下子就变成名人了。回想接受采访过程中说过的那些话,我又担心会不会给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带来麻烦。

我从网上搜索节目播出的时间,这一天是11月20日,节目播出是11月29日。网上还有一篇文章介绍柴静节目的制作流程——如果你是重要的人物,制作人员会和你商量如何剪辑,给你看完样片,经过你同意才会播出;如果你是普通人,节目怎么制作就跟你没有关系了。我想起柴静在采访时拼命问我一大堆问题,让我连思考的时间也没有。柴静的助手打过来电话,听来犹犹豫豫,让人怀疑。我顿时有了被骗的感觉。

后来闹钟就把我叫醒了,这是我第二次梦到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