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

小时候读《平凡的世界》,没有读出它的好,只是觉得路遥展示的农村生活和自己更小时候经历的很像,因而产生一种亲切感。更早一点,我看过张智霖、朱茵版的《射雕英雄传》,留下比较深的印象。我以为孙少平也会像郭靖一样,历经千辛万苦,功成名就,抱得美人归。可惜路遥没有给他安排那么好的命运。他苦苦挣扎,也只是做了一名煤矿工人;虽然和田晓霞相恋,却没能像郭靖那样娶到名门的千金小姐。以为我小时候庸俗的眼光来看,孙少平的人生当然是失败的,或者说更接近于悲剧。在常常沉醉于对未来的幻想的年纪,我有一千种理由来否定这个故事索然无味的结局,主角为什么没有头顶光环呢?

人的视角总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所以常常错把自己当成主角。连孙少平这种刻意塑造的主角都失去了光环,被生活蹂躏、践踏。平凡如我,又怎么少得了一次又一次的碰壁呢?我们总以为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当下的落魄只是时运不济,只要足够努力,就一定能够实现所谓的抱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只要自诩为知识分子,就多多少少会有这样的情怀。煌煌其言,可敬可悲。现在我明白了,这些抱负和情怀说到底只是年少轻狂而已。巍巍华夏,几千年的时光里能够明明白白做事的读书人没有几个,多数只会顾影自怜。“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看来是最简单的事情,可历史上没有饥馁的盛世屈指可数。因为春种秋收的因果定律并不是总管用的。多数时候,面对世事,多数人能做的只能是无能为力。世人熙熙攘攘,想的都是出人头地,能够甘于平凡反倒更像是一种美德。你仔细看看有几个郭靖,又有几个孙少平?

如今我对所谓的成功的欲望已经降到最低了。因为无论是名,还是利都是用很多精神上的高等级乐趣来换取的。不妨就承认自己是平凡的,在平凡的生活里,把玩一点不甘于平凡的小乐趣,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暂且踏踏实实走好脚下的路。

梦20180619

我带着老婆和孩子入住某家酒店。安顿好后,我说想出去转转,于是自己就一个人出去了。沿着走廊往东走了不远,一个房间开着门,里面住的竟然是赵丽颖、王思聪,还有一名男子面目不清,好像是林更新。我第一次见到女明星,非常激动。赵丽颖穿着睡衣,身上有许多伤痕,胳膊上的伤口还缝着针。她告诉我,这些都是拍戏时受的伤。我说,看来当演员也不容易,这么辛苦。

赵丽颖拿走了我的手机,给我拍了一张照片。我这才发现自己出门的时候带的是一部没有张SIM卡的手机,心里非常着急。这么长时间没回去,老婆联系不上我该怎么办?我想回去,但赵丽颖对我做出了 一些亲昵的举动,我又舍不得离开。最终在她的勾引下,我和她发生了关系。她说要5000元才能放我走,我心想虽让不贵,但毕竟我一年的生活费一下子花完,回去无法交差。

这个时候门外的走廊上传来我老婆的声音,她在跟别人打听我的消息,似乎很着急。我吓得不敢说话,心里非常懊恼,怕被发现了。外面安静之后,我便和赵丽颖他们道别。屋里的光线亮了起来,赵丽颖站在那里,显得又黑又矮,根本没有明星该有的光彩照人。这时,她和王思聪又有一些不雅的举动。我感觉一阵恶心,对她的怜惜顿时全无了。

出了他们的房间,我往回走,发现很多人竟然在走廊里打地铺。到了我的房间,老婆带着两个孩子在门口等着我。看到了我,她没有一丝责怪,反而非常温柔,我很愧疚。老婆说,我带你去外面转转吧。我们开着车,到了一个庞大的市场,里面都是一些卖杂货的店铺,看起来非常破败。她告诉我,这个市场就要拆迁走了。我说,这里有什么好转的。老婆说,你没看出来吗,这里离咱们原来租的房子很近。我这才发现旁边的立交桥看起来很熟悉。我们租房的时候经常从这里走,那时刚刚结婚。街边一家店的门口,一个小伙子正在卖力吆喝,大概是商品大甩卖之类的。我心想,这种世俗才叫生活,今后再也不追星了。

解梦:

1.出海久了,长期没有性生活,就会偶尔做些春梦。一大把年纪了,甚是羞耻。

2.我很爱我的老婆,可是从来没有用这个两个字称呼过,一般都是直呼其名。

3.我没那么喜欢赵丽颖,只是觉得她长得很甜,除了《乘风破浪》没看过她的其它作品。(还有一部《苍穹之昴》,但那时她还不出名,我对她出演的角色没什么印象了。)

4.我没有追过星,年轻时候也没有,真正喜欢的明星至今只有五月天和刘若英。这种喜欢也只是欣赏,和那种追星的疯狂相去甚远。

5.我一年名义上的生活费是5000元人民币,这是真的。

汶川地震十周年祭

2008年5月12日大概是我三十年来记忆最深刻的一天。那天只有上午有课,在去教学楼的路上,我和一个长安大学的高中同学打电话闲聊,聊天的内容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下午没有课,宿舍的几个同学一起去网吧玩。下午两点多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电脑桌突然晃动了起来,起初以为是对面的人在故意晃桌子。接下来听到有人喊“地震了”,我根本没来得及恐慌就跟着人流往外跑。那时候剧烈的晃动让人感觉楼梯踩上去都是软绵绵的。到了外面的马路上,看着几乎密密麻麻挤满街道的人群,我才开始害怕起来。网吧所在的四层小楼是我亲眼见证下一个星期就匆忙盖起来的,我没有葬身这种草就的建筑下实属万幸。缓过神给家里打电话,结果手机线路繁忙,根本打不出去。回到学校之后,还一直有余震,一晚上从宿舍里往外狂奔了好几回。后来我们根本不敢回宿舍了,在综合楼一楼的餐厅里坐了一晚上,打牌、喝啤酒。我记得的一个细节,那时候西方很多势力正在抵制北京奥运会,西安好像闹了几次游行,学校里从此只能买到易拉罐装的啤酒,便宜的玻璃瓶啤酒失踪了。

后来的几天,在网上看到各种各样的消息,我最难忘的是一张照片,几个孩子沉睡在一个废墟的角落里,身上背着五颜六色的书包。我记得我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很久,哭得很惨。网上有人说,校舍的建筑质量有问题,所以孩子的伤亡才那么多。很多家长结伴要上访,一位市委书记跪在地上阻拦上访的人群。后来甚至温总理也说,政府一定会调查到底,到今天我也没有看到什么具体的调查结果。人类的悲伤总是短暂的,房子没了可以重新盖,孩子没了也可以重新生。有时候说不清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毕竟生者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可如果选择忘记悲伤,那么对死去的人是不是又不够公平?

2008年是中国互联网精神消亡的前夜,那时候Google和YouTube之类的还可以访问,有大批网络论坛聚集了大批奇人,博客的风头依然正劲,Twitter引领了微博新潮流。很多人以为人人可以发声的互联网将成为中国社会转型的绝对推动力。恰逢汶川地震和北京奥运,整个社会看到了八零后年轻一代对整个国家、民族的责任感。谁又想到,这些想法在今天看来实在是讽刺味十足,现在这个国家在旧制度和新把戏的泥淖里已经越陷越深,竟然还沾沾自喜。

汶川地震已经十年了,越清楚的记忆越显得不真实。我的这个博客也断断续续写了十年。十年、二十年、五十年,“汶川地震”这四个字并不例外,早晚会成为历史书里的一个符号。在时间面前,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

 

不靠谱的单位

这个单位是越来越不靠谱了,单位里的人也越来越不靠谱了。在海上的时候看到邮件,让我们这些人才库里的人赶快准备晋升面试的材料,本来是一桩好事嘛。结果回来之后,某天上午去单位咨询了一下,人事却告诉我,最近答辩的人多,今天下午排不上,就要等到清明节后了。我直接就懵掉了,我是在单位等到下午,还是节后再参加呢。这种问题应该给人一个清楚的答案啊,总不至于让我等一天,万一排不上我呢,况且主管这个事的人都没能明确地告诉我,到底能不能排上号。我想了想,还是节后参加吧,至少能多准备几天,到时候心里会更有底气一点。

清明节三天在家里大海捞针一样,疯狂看各种资料,重点是我们单位浩大的管理体系。据说前两年兄弟单位花几千万找咨询机构专门编写新版的管理体系。等人家大功告成,我们单位一分钱不花就模仿了一份。就这么一个管理体系,拿来变着花样地考你,应知应会的你掌握了,他们就专门另考一些刁钻古怪的,反正不考倒你决不罢休。最让人头疼的是,如我上一篇日志提到的,这个管理体系像Windows一样执行动态管理,一直打补丁,一直更新。你好不容易背会的东西,朝夕之间,人家就改掉了,或者趁你不注意夹带一些新的内容。像我这种年纪大的人记点东西本来就很不容易,这么一来真让人感觉残存的智商也被捉弄了。

节后我又给人事打电话,他斩钉截铁一般告诉我,周二过来参加面试。我本来这一周一直在参加培训,只好今天下午跟老师请假。到了单位之后,根本没见到人事,一问别人,原来他竟然去忙别的工作去了。我打电话确认了一下,他义正言辞,毫无愧色地告诉我,今天的面试取消了,周四再来吧。挂完电话,我简直要骂娘了,取消了就不能告诉我一声吗?不能打个电话,发个QQ也行啊。知道培训中心离单位多远吗?足足20公里啊!我大中午开车白跑一个来回!

我们这位人事主管,我很早就认识,原来见面还会笑着打个招呼,现在再见到也变得爱搭不理了。我也不在乎这些,您高升做了领导,我这种无欲无求的人本就没打算和您套近乎,拉关系。可是能不能拜托办事稍微靠谱一点呢?我们这些人,辛辛苦苦挣这一点钱,实在不容易,能否有一点理解呢?

国企的管理

博客荒了比较久了,自己想一些话题,谈谈国企的管理吧,当然我指的是管理上的弊端。我没有在私企工作过的经历,要谈国企的管理,观点肯定会有点偏颇。因为我认识到的问题有可能是所有企业的通病,但是由于现状如此,我也只能就我观察到的情况进行陈述,根据常识做一些推断,但愿能够客观。另外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事实,我们这种石油企业的工作性质和多数企业不同,大部分的员工都分散在一线,管理人员集中在陆地。这种特点也决定了它的管理和很多企业是不一样的。

一、政治性太浓
即便没有这两年越来越轰轰烈烈的党建活动,我们公司管理上的政治性也已经够浓了。每上台一个领导就会提出一套自己的方针政策,每年都会组织若干专题活动,经常还要对这些活动做阶段性的总结。这种管理方式很明显就是几十年来我党运动式治国的微缩版。

问题不在于政治风气的浓还是淡,而是无论你怎么折腾,对现场能够产生的有利影响都是有限的,我们一线员工遇到的很简单的问题还是没有人能够拍板,敢说负责。因为这些活动本质上是为了体现领导的政绩,并不是为了提高公司业绩,或者帮员工解决问题。作为生产经营性单位、上市企业,公司的经营压力是很小的,虽然过去两年也出现过比较严重的亏损,那也是因为油价太低,和公司的管理本身没有太大关系。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公司在中国的相关领域处于独一无二的垄断地位,对于集团总公司来说,我们公司挣的每一分只不过是把口袋里的钱掏出来,装到另外一个口袋。这样的垄断地位造就了一批不抓生产,只抓政治的管理人员。管理人员的时间浪费在编写口号上,企业的人力、物力消耗在不停的活动、运动当中。

我们知道很多央企的一把手常常一跃进入党政系统,成为封疆大吏,丝毫不必怀疑他们从企业到一个新环境是否能够适应。这些人在工作上本来就有着同样的方法论,也就是说所有的套路都是一致的。

二、打补丁
微软是打补丁的行家,如果你用Windows,并且注重系统的安全性,那么你就要面对无休止的补丁。不过,现在操作系统的安全观念已经逐渐从被动防御向主动防御转移了。很多时候,系统可以主动预测病毒和恶意软件,而不是只靠被动地打补丁。就像现在市场上出现的越来越多的疫苗,我们可以通过打疫苗来提前预防疾病,而不是生了病再吃药。

我们这个公司目前还停留在被动防御,盲目打补丁的阶段。每出现一个事故,公司就会出台一项新的管理规定,工作现场就会出现一个新的检查表格,已经疯狂到了让人觉得每天签字画押比上班都累的程度。这些检查表格的作用说好听一点是公司把管理压力传递到了一线,说难听一点就是把责任推给了一线。以后再出现类似的事故,处理方式就简单了——我早就有规定了,你们不是也签字了吗?

责任和权力应该是相伴相生的,一线员工承担责任的同时,也应该享受相应的权力,否则这种责任就是强加的,没有说服力,在员工那里也不可能有执行力。现在我们没有一丁点儿根据现场工作环境选择工作方式的权力,哪怕这种方式已经经过十多年的实践证明是完全安全的。比如,某天突然有一个规定,以后不能用自锁式的钩子,即便是全新的、完好的、经过检验的。某天又突然有一个规定,以后甩钻杆、连钻杆都不能用吊带,只能用提丝,这在我们这个平台根本实现不了。公司在管理上的意愿是善良的,出了这样的规定必定是哪里出现了由此引发的事故。可是不是我们就没有任何选择的机会,只能被动接受?这种教条的管理方式让一线员工疲于奔命,给工作带来各种不便,从而也引发更多风险。

能摆到明处的问题不多,如果你熟知冰山理论,自然也会懂得。这样的管理方式,如果是私企,早就倒闭八百回了。这两年我常常会有一种很急迫的危机感,如果我抱着这一碗饭吃到底,将来会不会有一天被买断工龄,成为下岗工人,和城管玩着躲猫猫,在街头推着小车卖煎饼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