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作

两首

1.一只失去海的海鸥

我像一只失去海的海鸥

终日飞翔

无处停留

流光溢彩的水面

从旧梦中走失

情谊绵绵的海风

早背弃了守候

我只有飞翔

飞过一片片海的尸骨

那上面横陈更多的海鸥

它们的毛皮已经腐烂

散发死亡的恶臭

而我只会飞翔

我是一只失去海的海鸥

有一片尸骨

是我飞往的尽头

 

2.骄傲的公主

骄傲的公主

穿着华丽的衣裳

踩一双水晶鞋

脚步踢踏响

跳一支华尔兹

灌醉白月光

我手捧她的裙裾

嗅着她的发香

骄傲的公主

头颅高昂

目光在远方

有人在流泪

有人在神伤

骄傲的公主

总是骄傲的模样

注:吵架,冷战

我做了一个梦

我做了一个梦
我被人杀了
从手到脚
再到头脑
通通被砍掉
连血也没有流

于是
我变成了一团肉球
从高高的山峰上
碾着冰冷的石头
疯狂滚落
停下的的时候
我发现自己也成了
一块冰冷的石头

后来
我醒了
我想  这幸亏是一个梦
否则
漫山遍野
都成了我们的尸首

PS:某人说,写文章的时候,多按几次回车键,一不小心就可以成为诗人。我很愿意尝试。

鞋子

那双鞋子躺在商店华丽的玻璃橱窗里,静静地,像两个正在熟睡的可爱的孩子,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她一次次小心翼翼地从橱窗旁经过,从来不敢吵醒它们,只是一个人偷偷幻想,如果自己穿上它们会变什么样子,会不会像童话里穿上玻璃舞鞋后的灰姑娘,会不会和那一位王子翩翩起舞。

她一直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丑陋的女孩,只有丑陋的衣妆。一个人的时候,她喜欢站在镜子面前,仔细地看着自己,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她有漂亮的脸蛋,高挑的个子,修长的手臂,以及能够垂到腰际的乌黑头发,她什么都有,她觉得自己缺少的就是一双那样的美丽鞋子。穿上它们,她就可以自信地在街上穿梭,像风一样从那些陌生的路人身旁飘过,只留给他们对于美的惊愕。每当想到这里,她都会认真地快乐,然后认真地伤心,因为它们的高贵,她支付不起。她只能像一个孩子仰望夜空中的星星那样,静静看着它们,犹如它们静静躺在那里。

她发现自己真的把心落在了那个明亮的橱窗里。她常常不由自主地绕过几条街,只是为了看它们一眼。她常常夜里做这样的一个梦,梦里她穿着那一双鞋子,金黄色的地板,天蓝色的吊顶,以及她的王子,在悠扬的旋律里和她一起旋转。她可以清楚地听到裙摆在空气里扰起的淡淡风声,像情人在耳畔的呢喃。每次醒来,她觉得自己好像还在那个漩涡里,随着音乐起起伏伏。

她发誓,她一定要拥有它们,那几乎成了她生命的意义。她可以少吃几次冰淇淋,少看几次电影,少打几次Taxi,她都可以。连她自己也不理解这种执拗,她不知道自己原来也可以为了一件爱的东西付出这么多。

她每天追逐着那个遥不可及的梦,日子久了,渐渐习惯了追逐,似乎早已忘了那个梦到底是什么。她的储钱罐和她一样,有一天终于也厌倦了,再也吞不下一个铜子。她这时又想起橱窗里那两个熟睡的孩子——它们该醒了。于是,她带着那一堆零乱的钱去了,高兴得像一个偶然发了大财的穷苦人。熟悉的街上,她的脚步轻盈。

玻璃橱窗依旧一尘不染。她对售货小姐指了指那一双鞋,仿佛随手指着一个多年的朋友。

“早卖完了,那是一双样品,愿意要吗?”

“愿意,当然愿意!”她似乎没有一点的犹豫。

她终于带着它们回家了,像一个年轻的母亲抱着自己初生的孩子。在她那一间小屋里,她躺在床上,轻轻把它们举过头顶,表情如同教堂里的信徒,虔诚而幸福。夕阳透过窗子,把最后着一丝温柔洒在了她的脸上。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可是,第二天,第三天和很久的以后,她还穿着自己的旧鞋子。因为那一双鞋子,她根本穿不上。

(很想写好,不知道为什么写成了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