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作

春树

春天这个名字
一点也不动听
她不温也不火
不够爱憎分明
春天不是希望
也不是梦乡
她是江河冰释后的混沌
是云雀归来时的悲鸣
若季节是一棵树
夏是枝繁叶茂
冬是流雪回风
春天这棵树
只会偷偷萌些嫩芽
扭扭捏捏
假装清醒

无论年轻还是衰老
总要耐心朝前奔跑
前方有一直招手的光
前方有鲜花和微笑
什么都没有也不打紧
只要跑得够快
哪怕苦涩
我也会梦想一朵花
我也会对自己微笑
哪怕万古长夜
我也是自己的万丈光芒

童年

我在沉默中盼望朝阳
盼望有风吹醒沉睡的山岗
狗尾巴草埋住了脚踝
麦子还未褪去一身清香
雨后的小路坑坑洼洼
泥土拽住想要飞奔的脚步
我规规矩矩地长大
跌跌撞撞地变老
背负一个个讶异的梦想
梦里,乌鸦辛苦筑巢
梦里,知了偷偷蜕壳
梦里,杨树的叶子沙沙作声
梦里,候鸟般的飞机划过天空
一个个讶异的梦长大后
变成了一个个普普通通

匆匆

从早到晚是匆匆
从春到冬是匆匆
从生到死是匆匆
从尽是未知到不求知
也是匆匆
从满目风光到看惯苍凉
还是匆匆
匆匆地来
匆匆地去
如庸碌的蝼蚁
如回转的星月
如终将停下的陀螺
如吹不散朝霞的风
山河破碎
幻梦坠落
朱颜辞镜
繁花入泥
一切只在匆匆

看海

最近很忙,水一篇吧。前几天晚上下班时看到几只海鸥落在海面上,有感,在手机上记了下来。

太阳带着白天沉入海底

世界昏黄不定

疲惫的海鸥

把自己扔到海面

安静地浮沉

从一个巅峰

陡然到一个低谷

鱼虾在脚下游走

画出流光莹莹

如一面破碎的星空

这默然的夜晚

已经失守

看海的人

一筹莫展

背对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