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言

搞笑的果党

我原来挺喜欢韩国瑜这个人,他口才好,头脑清楚,个性鲜明。就凭他当年做立委的时候掌掴陈水扁,加上后来北农任上和民进党斗智斗勇的本事,也很难让人不喜欢。果党和稀泥的人太多了,能出一位如此有战斗力的政治人物实属难得。可惜一年多的时间这位“百年难得一见政治奇才”就沦落为“可怜哪”的蠢材,大位没登上去,市长也极有可能被弹劾掉。

难受的不仅仅是韩国瑜个人,整个果党当前的形势也岌岌可危。不过果党走到今天这步田地完全是自作自受。选前一会说征召韩国瑜,一会说办初选,一会说韩国瑜是必胜的王牌,一会又给郭台铭发初选的通行证。党内既有王金平这种拒绝参加初选的,也有郭台铭这种选输了就跑路的,还有朱立伦这种嘴上说团结却最后关头才勉强出任韩的竞选总部主委的。这些大佬不支持、不团结,韩国瑜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选不上。党主席吴敦义属于蒋经国亲手拔擢的那一代,政治履历漂亮,能力也很出众。但在他的带领下,整个党的组织力还是越来越涣散。其原因说到底,一是党内山头众多,党中央没有整合他们的这个权威,二是党产被民进党一扫而空,没了钱,连党主席都到处化缘,参选人要自谋出路,没有资源也肯定失去支持。

党中央没能力挺自己的总统候选人,党内大至“九二共识”这样的核心论述,小至不分区立委名单也都争论不休。手持“九二共识”,垄断和大陆沟通渠道,这本来是果党的优势。等民进党把“九二共识”跟“一国两制” 画上等号,果党就唯唯诺诺不敢提“九二共识”了。不分区立委名单列入几位有战力的传统统派,民进党一反对,果党自己的党员也傻傻地跑到党中央去静坐示威。如果果党的名单有问题,民进党作为政治对手应该感到高兴啊。民进党之所以反对,说明他们恰恰忌惮这些传统统派。敌人反对的,自己一定要拥护啊。事实是罗志强这样的青壮派猛打自己党的耳光,连候选人韩国瑜、张善政也强烈地反对。搞得邱毅、吴斯怀这些人在自己阵营里的名声也臭掉了。真是举全党之力给蔡英文助选。

我觉得果党大可以放弃“九二共识”。“九二共识”的核心就是一个中国。过去大陆说,只要承认一个中国,什么都可以谈。可果党却拿“九二共识”这块布盖上了“一个中国” ,大陆对果党还能有多少信任和耐心?你的理念价值如果自己都不相信,不敢大声宣扬,不敢主动维护,那丢掉也是应当的。现在果党高喊改革,但无论朝哪个方向走都很艰难。是坚守一中,萎缩成新的新党?还是亦步亦趋跟着民进党,成为对方的复读机和影子?所谓间于齐楚,两面讨好是很难的,多数的下场是里外不是人。我觉得大陆是不指望果党了,且看我党给补选产生的果党党主席发什么样的贺电吧。

权力的自证

小时候看电视剧《水浒传》,有一个情节我非常不理解。高衙内有权有势,什么样的女子得不到,为什么要不顾体面强占林冲的妻子。后来长大了,稍微看清一点这个社会,我才明白高衙内的不顾体面,正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权势。高衙内的义父是宋徽宗的宠臣高俅,有这样的权势,不去做些欺男霸女的事,又如何证明自己的权势是真实的呢?这样看来,高衙内的恶行也是有他自己的逻辑的,我把这样的行为叫做权力的自证。

人类社会一直在进化当中,如今的社会和《水浒传》里的世界有着天壤之别,但还有一些特征是共通的。比如权力的自证,我们今天的特权阶层也总是一再做给公众看。这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故宫大G事件不就是这样吗?巍巍紫禁城,法国总统的汽车进不得,美国总统的汽车进不得,中国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的汽车也进不得,可偏偏一个红三代的家妇就能开着奔驰进去撒欢。这种行为引起公众愤怒之后,事主傲慢地讽刺网友,故宫博物院轻描淡写地道歉,各大媒体也只是半遮半掩地评论两句,更不要说微博撤热搜,知乎删话题这样的魔幻操作。你就可以想象这辆奔驰大G背后的能量到底有多大。故宫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是我们悠久文明的象征。这几年故宫博物院经营得不错,甚至还成了大众喜爱的网红。前任单院长谈到故宫禁车时说,文明是有它的尊严的。可这位女子的行为无疑是对这种尊严的践踏。真不知道以后外国领导人访华提出参观故宫时,该让人家乘车还是步行。我虽然没有去外网看相关的报道,也知道这次国家的颜面肯定是丢尽了。

昨天发改委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镜头前骄傲地发布2019年我们国家取得的发展成就。在这同时,一次特权的炫耀行为正在吞噬这种发展成就给我们党带来的执政正义。看目前的形势,主政者并不准备挽回国家的颜面,难道14亿人的颜面还比不过一家一姓的颜面?也许过两天就没人再关注这件事情。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天大的新闻也会马上被更大的新闻掩盖。可如果纵容特权,纵容对规则的践踏,我们还有什么权力说自己是社会主义,有什么理由嘲笑香港、嘲笑台湾?权力的自证只是表象,在这样的表象之下是权力的傲慢。我们都知道傲慢是一种无礼,其结果只能是失去。

毛泽东主席曾经指出,党的高级干部子弟的教育不仅是家事,更是国事;有些高级干部的子女是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的“汉献帝”,娇生惯养,吃不得苦,如果他们不能人格独立、生活独立,就会逐渐走向官僚化和贵族化,损害党的事业。习近平总书记也说过,“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这些话希望今天的红色后代们听一听,千万不要做欺世的“高衙内”。

我已经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举报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玩忽职守,不管有没有用,这都是我作为一个公民的责任。虽然我开不上奔驰,住不上豪宅,但我真诚地希望我们的国家好。

台湾2020大选观察(二)

国民党初选结束后,韩国瑜就陷入了空前的困境,声量直线下跌,去年鏖战高雄的风采不再了。一方面党内整合无望,郭台铭、王金平一直和柯文哲眉目传情,博取眼球。吴主席的党中央对此毫无作为,或者说根本就是无能为力。另一方面韩国瑜激扬的个性常常把槽点主动示人,刚刚言之凿凿说自己就任市长后从来没有打过麻将,紧接着休假时打麻将的照片就被媒体曝光了出来。韩国瑜不算政治素人,可无论是手腕还是言谈都远远不如2020年的对手蔡英文。对比蔡从初选到现在的一系列政治操作,韩国瑜真的缺乏历练。如果承受不了两面受气的压力,自乱阵脚,何必出来搞政治呢?

去年九合一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国民党意外翻转高雄,在台湾政坛投下一颗震撼弹,恐怕连当事人韩国瑜自己一开始也没有想到。如果能乘胜追击,征召韩国瑜角逐2020,国民党尚有回血的可能性。可惜韩国瑜刚刚当选市长,再参选2020缺乏正当性,所以他个人一直犹豫不决,白白消费拥趸的热情。一众大佬眼看民进党的执政基础动摇,觉得有利可图,又个个跃跃欲试,连马英九都一度放出“回炉”的风声。韩国瑜在国民党内一直是弃子,无论是当年痛打陈水扁,还是后来在北农被民进党攻讦,国民党对他都少有维护。这样的人如果夺得大宝,在党内也无异于改朝换代,那些毫无拥立之功的大佬们怕是都要靠边站,这也是他们的顾忌所在。所以一旦发现韩国瑜要冒头出来,党内没人有实力和他对决,就忽悠郭台铭这个凯子出来替他们打阻击。可怜在商界呼风唤雨的郭董成了政客们的工具,被人耍弄一番后,在韩国瑜那里并没有讨到多少彩头。最终韩国瑜赢得初选,国民党的一手好牌也烂在了自己的手里。好多人怪罪吴敦义,其实这种局面又岂是吴敦义一个人造成的?

现在国民党内等着看笑话的人只怕比民进党还要多,不只是王金平、郭台铭这两位,马英九们更是把“看戏”两个字写在了脸上,诸如侯友谊、卢秀燕这样的县市长对韩国瑜也态度暧昧。韩国瑜声望正隆的时候,蓝营一帮人犹如嗜血苍蝇一样涌上来,现在看着陷入低谷的韩国瑜,人人唯恐避之不及。一个政党无信仰、无道德到这样的地步,难怪会被民进党踩到尘埃里,毫无招架之力。去年九合一选举之后,韩国瑜一度被视作国民党的一张必胜王牌,甚至有“一人救全党”的说法。谁能想到国民党这么有本事,几个月时间就把自己的绝对优势败光,这真是这个百年政党的优良传统。这里面固然有香港乱局、中美贸易战等因素给民进党和蔡英文加了分,但国民党更多地要在自身找找原因。从最近他们对洪秀柱的态度来看,这个政党基本上没救了。

对北京来说,蔡英文连任未必是坏事。反倒是那个打着“九二共识”旗号,要钱要政策的国民党不容易对付。北京过去愿意谈“九二共识”更多是为了反独,可2008年后“九二共识”反倒成了台湾维持现状,抗拒统一的屏障。未来“九二共识”里那个暗含的“一个中国”恐怕会出现得更多一点。2020年无论是谁执政,两岸的大的格局都难以改变。对于统一,北京肯定不会再寄希望于虚幻的“台湾人民”了,蔡英文、韩国瑜也注定只是历史上的两个小角色。

香港迷思(二)

香港的政治纷争背后有很多历史原因、现实原因,最直接的起因还是特首的普选问题。我查了一下基本法和相关其他文件,把大概脉络搞清楚了。首先看基本法附件一《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了解目前香港特首是怎么选举产生的。

行政长官由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选举委员会根据本法选出,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选举委员会委员共800人,由下列各界人士组成:工商、金融界200人;专业界200人;劳工、社会服务、宗教等界200人;立法会议员、区域性组织代表、香港地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地区全国政协委员的代表200人。

关于特首的选举产生,我们还可以看一下基本法第四十五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

看到没有,中央政府确实承诺过普选,但最终目标也只是经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再进行普选,并非所谓的公民提名。无论是目前的选举委员会,还是基本法承诺的提名委员会,基本法都强调了“广泛代表性”,这其中是有相当的操作空间的。而部分香港人要求的“公民提名”完全在基本法之外。

2007年12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通过的《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及有关普选问题的决定》规定,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的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2014年8月31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 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 》规定,从2017年开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将由普选产生。 普选的具体办法为:

(一)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而规定。(二)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三)香港特别行政区符合资格选民均有行政长官选举权,依法从行政长官候选人中选出一名行政长官人选。(四)行政长官人选经普选产生后,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这样的安排没有违背基本法四十五条之规定。按照“循序渐进的原则”,这已经是香港民主很大的一个进步。但是接下来出现了占领中环的状况,香港立法会又否决了此项政改方案,普选就此彻底泡汤了。民主是一个好东西,但总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英美的民主制度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如果香港能够迈出第一步,实现普选,那么对内地也能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一味地要求所谓的真普选,结果连本来能够得到的也失去了。“公民提名”方式的普选并不现实,不但不在基本法承诺的范围之内,中央政府也肯定无法接受。而且越是反对中央、要求真普选的声浪越大,中央对香港敌对势力的担忧也越大。因为在一国两制的宪政体制下,中央对香港的具体事务没有干涉的权力,而香港的地位虽然一直在衰落,但对中国而言依然是举足轻重的金融中心。中央不会冒险让香港政权落入敌对势力手中。

香港头顶真正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是基本法的第五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

五十年已经过去快一半了,时间不多。目前的体制能够保证香港繁荣稳定的话,五十年之后也不一定非要变,可惜港人自己错失良机。现在港人精神可嘉,尤其是年轻人对社会尚有强烈的责任感,但群体性运动往往以悲剧收场。如果能理性地表达诉求,以此为契机重启政改,呼吁更多经济改革,对香港算是最好的结局了,否则只能离最初的目标越来越远。推动社会变革需要热情,但终究还是要回归理性。以现在内地媒体对香港普天盖地的批判来推断,未来的情形恐怕并不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