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言

香港迷思(二)

香港的政治纷争背后有很多历史原因、现实原因,最直接的起因还是特首的普选问题。我查了一下基本法和相关其他文件,把大概脉络搞清楚了。首先看基本法附件一《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了解目前香港特首是怎么选举产生的。

行政长官由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选举委员会根据本法选出,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选举委员会委员共800人,由下列各界人士组成:工商、金融界200人;专业界200人;劳工、社会服务、宗教等界200人;立法会议员、区域性组织代表、香港地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地区全国政协委员的代表200人。

关于特首的选举产生,我们还可以看一下基本法第四十五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

看到没有,中央政府确实承诺过普选,但最终目标也只是经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再进行普选,并非所谓的公民提名。无论是目前的选举委员会,还是基本法承诺的提名委员会,基本法都强调了“广泛代表性”,这其中是有相当的操作空间的。而部分香港人要求的“公民提名”完全在基本法之外。

2007年12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通过的《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及有关普选问题的决定》规定,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的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2014年8月31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 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 》规定,从2017年开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将由普选产生。 普选的具体办法为:

(一)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而规定。(二)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三)香港特别行政区符合资格选民均有行政长官选举权,依法从行政长官候选人中选出一名行政长官人选。(四)行政长官人选经普选产生后,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这样的安排没有违背基本法四十五条之规定。按照“循序渐进的原则”,这已经是香港民主很大的一个进步。但是接下来出现了占领中环的状况,香港立法会又否决了此项政改方案,普选就此彻底泡汤了。民主是一个好东西,但总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英美的民主制度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如果香港能够迈出第一步,实现普选,那么对内地也能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一味地要求所谓的真普选,结果连本来能够得到的也失去了。“公民提名”方式的普选并不现实,不但不在基本法承诺的范围之内,中央政府也肯定无法接受。而且越是反对中央、要求真普选的声浪越大,中央对香港敌对势力的担忧也越大。因为在一国两制的宪政体制下,中央对香港的具体事务没有干涉的权力,而香港的地位虽然一直在衰落,但对中国而言依然是举足轻重的金融中心。中央不会冒险让香港政权落入敌对势力手中。

香港头顶真正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是基本法的第五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

五十年已经过去快一半了,时间不多。目前的体制能够保证香港繁荣稳定的话,五十年之后也不一定非要变,可惜港人自己错失良机。现在港人精神可嘉,尤其是年轻人对社会尚有强烈的责任感,但群体性运动往往以悲剧收场。如果能理性地表达诉求,以此为契机重启政改,呼吁更多经济改革,对香港算是最好的结局了,否则只能离最初的目标越来越远。推动社会变革需要热情,但终究还是要回归理性。以现在内地媒体对香港普天盖地的批判来推断,未来的情形恐怕并不乐观。

香港迷思

这两个多月香港陷入混乱,每天源源不断的信息传递出来,让人忧心。这场闹剧的直接原因很简单,最初港府因为一起杀人案件决定修订《逃犯条例》,有大批民众反对,港府于是暂缓了修订工作。结果还有很多人纠结在“暂缓”这两个字上,认为港府没有诚意,继而提出所谓的“五大诉求”。更有一批人老调重弹,要求“全民普选”。和平示威逐渐演变成了街头暴力,不少人还喊起了“时代革命”的口号。我对别人的政治追求一向非常宽容,比如我不赞成台独,可像施明德、林义雄那一代能为了自己的台独理想去坐牢,还是让人从心底里佩服。这才是真正的革命者啊。反观香港这一批人全副武装,戴着头盔、口罩,手持激光笔、铁棍,动辄以暴力伤害弱者。哪里有一点革命者的样子,完全是一群乌合之众。乱局真正的推动者更是躲在幕后,和美国领事馆的主人喝茶,演摇尾乞怜的戏。几时见黎智英、李柱铭走上街头,站到“公民抗命”的第一线?

香港这二十多年和大陆比,的确衰落了。但不要忽视一个事实,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同大陆对比都衰落了。香港和他们没什么不同,香港人如果认为影响香港经济发展,破坏香港社会民主的是大陆,那其他国家和地区该去哪里找原因呢?这是一种典型的惰性思维,不考虑问题的本源,反正把一切都归因于中国就好了。平心而论,这二十二年中央政府对香港的管制是有限的,香港固有的各项制度照旧运转,“马照跑,舞照跳”。除了国旗、国徽和驻港部队,回归后的香港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改变。邓公说“五十年不变”,中央政府还算信守承诺。不能因为香港社会出现问题了,就去否认这一点。基本法二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回归都二十二年了,这个“自行立法”至今没有迈出一步,能说中央政府干涉香港事务了?

任何社会在发展的过程中都会出现很多问题,作为有责任的公民,应该去找出背后的原因,努力解决。香港的问题无非是房价高企,经济低迷,年轻人没有上升的渠道,这是很多发达社会的通病。香港社会这些弊病的根源在于几大财阀垄断一切社会资源,不只房地产和金融,连交通、水电这些民生行业背后都有财阀的影子。对此视而不见,只能说是香港人的悲哀。香港人要做的是寻求自身制度上的变革,而不是处处攻击中央,这样于事无补。 前几天我看了一个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谈香港问题的视频。他对新加坡非常自信,尤其是谈到新加坡的住房时更是笑出了声。新加坡有一套成熟的住房保障制度,政府提供福利性的住房——组屋,价格相当于市场价格的50%。目前新加坡85%人口住在组屋里,98%的中低收入家庭都消费的起。同样为莞尔小城,新加坡土地面积的23%是填海造陆形成的。而香港人一边住着鸽子房,一边又反对政府填海、开发郊野,真是让人想不通。

记得以前看过彭浩翔的电影《维多利亚一号》,一个心心念念要买房的香港姑娘面对越来越高的房价,竟然制造连环杀人案,把自己看上的房子变成凶宅,最终如愿低价买入。我们当然可以认为电影是虚构的,但这个故事背后的情绪是真切的。年轻人不怕奋斗、不怕付出,怕的是奋斗、付出也没有希望。一个社会不给年轻人出路时,他们身上的负面情绪就会累积,到最后衍生出社会问题。李嘉诚们在意这些吗?当下的香港年轻人陷入了迷思,他们很可怜,他们在反对一件根本不存在的事情,中央政府在香港并没有超强的影响力。真正制造问题的人正在太平山上的豪宅里看风景呢。

台湾2020大选观察(一)

后天国民党的初选结果将会公布,按照之前的民调数据,韩国瑜一定会出线。这几天“老二”郭台铭乱了阵脚,其表现已经到了荒诞的地步,甚至请求韩国瑜退出初选,留在高雄。过去我们知道权力会使人异化,没想到连追逐权力的这个过程都会使人异化。郭台铭作为一名商人,早就名满天下,突然介入政治本来就不是明智之举。现在把自己逼到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连说话都开始荒腔走板,着实有点可悲。

下一步韩国瑜和蔡英文的角逐会更加精彩。上次写的关于台湾大选的文章里,我还信誓旦旦地说赖清德肯定能打败蔡英文,赢得民进党党内初选。没想到蔡英文一招“拖”字诀,竟然把原本人气更高的赖清德拖得连招架之力都没有了。落败的赖清德还有几分君子气,至少目前很安静,民进党的整合能力不得不让人佩服。反观国民党,即使韩国瑜赢得初选,郭台铭这种地位的人能接受自己颜面尽失的结果吗?还有比韩国瑜资历更深的朱立伦,会真心实意地为韩国瑜辅选吗?更别说早就退出初选,却又一直强调不放弃2020的王金平。韩国瑜的背后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国民党,背着这样沉重的包袱,同已经完成内部整合、擅长打选战的民进党来比拼,不是那么容易的。

自从6月以来香港所谓的“反送中”乱局开始,抗中已经成为台湾选战的一个重要话题。连韩国瑜这种一直把“九二共识”挂在嘴上的人,也开始随民进党起舞,反对“一国两制”,叫嚣“除非over my dead body”。去年九合一选举以来,国民党的两岸论述已经逐渐清晰起来,谁知道才过了几个月又陷入了民进党设置的圈套里。指望台湾台面上的政治人物支持“一国两制”本就不现实,韩国瑜这种激烈的表态更多的也只是选举语言,但是一旦你的步调紧跟对手,无法表现出丝毫差异,选民为什么还要选你国民党呢?现在国民党越来越民进党化了,逐渐放弃自己和大陆沟通的优势。那国民党还会有未来吗?台湾还会又未来吗?说实话,近几年大陆的对台政策也越来越务实了,下一步促统一定会高于反独。即使韩国瑜上台,再喊喊“九二共识”,台湾也未必会像马英九时期那样受那么多优待。马时期的“反服贸”和如今香港的“反送中”已经让大陆得出了结论,那就是拼命让利,并不一定会争取到民心,反而会让反对的政治力量借机拿捏你。无论谁当政,台湾近期的未来不会好到哪里去。尤其是中美冲突越来越激烈的背景下,城门失火首先殃及的必定是池鱼。台湾是美国用来恶心中国的一枚棋子,反过来中国需要恶心美国的时候,未必不会拿台湾来敲打两下。

柯文哲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一再说“为台湾的未来担忧”,“台湾为什么这么乱”。单纯作为知识分子,柯文哲对这些问题肯定早就有答案了,但作为政治人物,尤其是尚有参加2020选战野心的政治人物,柯文哲只能这么欲言又止。他的“两岸一家亲”恐怕也不便多提了。二十多年来台湾的政治人物一直在推动“去中国化”,培养出了现在“反中”的民粹主义,有趣的是这些政治人物自己现在也被民粹吞噬了。柯文哲能说出“为台湾的未来担忧”这样的话,说明他还是有基本的良心,和那些只在乎选举利益的政客还不一样。但是即使送柯文哲到总统大位上,他能做的也十分有限。在已经崛起的大陆面前,台湾除了被统一已经没有别的出路了,而谈判的筹码早就所剩无多,更何况台上的政治人物和台下民粹大众还抱团掩耳盗铃,高喊反对“九二共识”、反对“一国两制”。那你们要的必定是“一国一制”了!

凡人

这几天刘慈欣的贴吧账号被扒出来这件事成了知乎上的热门话题。大家看到了一个率直、幽默、可爱的刘慈欣,完全不同于一般人想象中《三体》那种宏大命题的塑造者。如此真实的刘慈欣也是有迹可循的。如果看过他参加的那期《晓说》,肯定会有比较深刻的印象。那期节目里,高晓松提出了一箩筐看似深具思想性的问题,无一例外都受到了刘老师直男般的暴击。我觉得刘慈欣是一个直接的人,在主观上他是拒绝深刻的。但我们的社会已经习惯了造神,一个名人不显示神迹,反倒处处和凡人一样,会让很多人痛苦抓狂。正像网络上以前流行的刘亦菲某位粉丝说过的话——一想到仙女也要拉屎,我的心里就很难受。虽然半真半假,倒也反映了一部分人的心态。

说到拉屎,不得不提另外一件跟名人拉屎有关的事。李敖跟电影明星胡因梦离婚后说,当他看到胡因梦蹲在马桶上便秘的窘态,瞬间就厌倦了。一位风华绝代的美人就因为拉屎这一件事跌落神坛。更有甚者,李敖还说胡因梦喜欢赤脚在地板上走,他看到胡因梦沾满灰尘的脚底板也会心生厌恶。我虽然一度很喜欢李敖,但他对女性的刻薄是我所鄙夷的。他和胡因梦闪婚,并非自己有多爱她,只是因为她是一个女神。而婚姻让人和人之间不再有距离,在李敖那里女神也就变成了女人。多年前舒淇在《康熙来了》说过,她跟自己的爱人在一起的时候,会肆无忌惮,会挖鼻孔、搓脚趾。当时因为这句话,我对舒淇顿生好感,一个有烟火气的女神才是真的女神。李敖风流一生,在情事上只是荒唐,他并不懂女人。胡因梦说出了实情,“ 同一个屋檐下没有美人 ”。李敖接受不了“ 美人是凡人 ”这样的事实。

同李敖一样,我们的文化对文人和名人也是极为苛刻的。以前我读《论语》的时候,觉得孔子就是一个可爱调皮的老头。我们的文化却非要把他塑造成了圣人,生硬地剥离他身上的人性闪光点。也有个别明白人看出了端倪,直言“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可更多的人还是摇着脑袋朗诵着“子曰”,把读书变成一件痛苦的事,把自己逼成腐儒。这种古板的儒家文化杜绝了个人身上出现低俗、随性的可能性。公众面前一个文人有济世救民的责任,私下也要有慎独的自觉。当一种远高于人类天性的道德标准成为社会的一般规范,就只能塑造出一个个伪君子。所以我们空有几千年的文明,能够有幸看到的有趣的文人却屈指可数。大多读圣贤书的人早就偷偷完成了自我神化,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你看不到他们的灵魂。

李宗盛有一首《凡人歌》,歌词很好——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拥有凡人的品格,一个人才会变得真实。我又想起前一段时间因为鬼畜视频泛滥而给B站发律师函的蔡徐坤。这样的明星被追捧久了,就会自我建立莫名的威严,以为自己是不可侵犯的。我在B站看了很多鬼畜,雷军、唐国强、李幼斌、吴亦凡……,这些人都一笑了之,只有蔡徐坤受不了了。看来他需要听一听李宗盛的《凡人歌》——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 。

台湾2020大选预测

近十年台湾的娱乐节目虽然衰败了,但政论节目却异军突起,一群人一本正经地吵架,充满趣味性,常常让人乐不可支。这两年通过政论节目观察台湾政坛是我生活中的一大快事,所谓隔岸观火嘛。今天预测一下台湾2020大选。

民进党方面,最近几天蔡英文和赖清德的对决即将开始。赖清德以“务实的台独工作者”自居,更受深绿民众支持。他虽然做了一年多的行政院长,但受蔡英文执政不力的影响并不深。因为现有体制下,行政院长的职权有限,更多地是执行总统的意志。而且赖清德在九合一选举之后,就一直坚持总辞,和蔡英文切割得很及时。蔡英文当前虽然内政外交方面都面临困局,但是和陈水扁、马英九执政后期那种完全跛脚的形势还是不同的。蔡辞去党主席职务,却能够成功推出卓荣泰这样的代理人上位,说明她在党内还是有充分的政治能量的。所以目前来说,赖清德和蔡英文的竞争会很激烈,遇到赖清德这样的对手,蔡英文的心里大概会很苦吧。未来几个月如果没有转折性的事件出现,赖清德党内的出线的可能性会更大。

国民党方面,王金平这个老狐狸可以忽略不计了,他深耕立法院十多年,以民主的名义推出所谓政党协商制度,导致马英九执政八年,国民党虽然在立法院占据多数席位却处处被杯葛。可以说肢解国民党的罪魁,李登辉之后首推王金平了。这样一个精于政治算计的职业政客,连不分区立委都不敢选,可见政治号召力也实在一般。以王金平对赖清德或是蔡英文都无任何胜出的可能。目前蓝营表态参选的政治人物里,朱立伦的支持度明显较高,但个人政治色彩模糊,这样的人在选举后期占不到便宜。而且朱立伦因为2016年大选过程中的”换柱”,背负了道德压力。这些都是吴敦义、王金平现在拿来打压朱立伦的点。国民党的关键在于韩国瑜。如果韩国瑜不点头,那么吴敦义无论在初选制度上折腾什么花样,都阻挡不了朱立伦出线。但韩国瑜如果最终参与党内初选或接受征召,可以说朱立伦完全就没有机会了。朱立伦现在和蔡英文的心态大概很像,总之很苦就是了。

国民党2020年以朱立伦对赖清德必输无疑,对蔡英文尚有几分胜算。如果以韩国瑜对蔡英文必胜,对赖清德的话则比较危险。大家也看到,赖清德都喊话了,要在2020和韩国瑜进行一场公平的对决。这种话朱立伦听了,估计会很伤心。至于白色力量柯文哲,只要韩国瑜、赖清德二人有一出线,柯文哲肯定不会参选。他这个台北市长的第二任期来之不易,不会轻易放弃的。

台湾2020的选择就在韩赖之间。如果韩国瑜扭捏半天,最终还是不参选,那么等赖清德这样的“台独工作者”夺得大位,我们离解放台湾这一伟大目标就更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