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言

凡人

这几天刘慈欣的贴吧账号被扒出来这件事成了知乎上的热门话题。大家看到了一个率直、幽默、可爱的刘慈欣,完全不同于一般人想象中《三体》那种宏大命题的塑造者。如此真实的刘慈欣也是有迹可循的。如果看过他参加的那期《晓说》,肯定会有比较深刻的印象。那期节目里,高晓松提出了一箩筐看似深具思想性的问题,无一例外都受到了刘老师直男般的暴击。我觉得刘慈欣是一个直接的人,在主观上他是拒绝深刻的。但我们的社会已经习惯了造神,一个名人不显示神迹,反倒处处和凡人一样,会让很多人痛苦抓狂。正像网络上以前流行的刘亦菲某位粉丝说过的话——一想到仙女也要拉屎,我的心里就很难受。虽然半真半假,倒也反映了一部分人的心态。

说到拉屎,不得不提另外一件跟名人拉屎有关的事。李敖跟电影明星胡因梦离婚后说,当他看到胡因梦蹲在马桶上便秘的窘态,瞬间就厌倦了。一位风华绝代的美人就因为拉屎这一件事跌落神坛。更有甚者,李敖还说胡因梦喜欢赤脚在地板上走,他看到胡因梦沾满灰尘的脚底板也会心生厌恶。我虽然一度很喜欢李敖,但他对女性的刻薄是我所鄙夷的。他和胡因梦闪婚,并非自己有多爱她,只是因为她是一个女神。而婚姻让人和人之间不再有距离,在李敖那里女神也就变成了女人。多年前舒淇在《康熙来了》说过,她跟自己的爱人在一起的时候,会肆无忌惮,会挖鼻孔、搓脚趾。当时因为这句话,我对舒淇顿生好感,一个有烟火气的女神才是真的女神。李敖风流一生,在情事上只是荒唐,他并不懂女人。胡因梦说出了实情,“ 同一个屋檐下没有美人 ”。李敖接受不了“ 美人是凡人 ”这样的事实。

同李敖一样,我们的文化对文人和名人也是极为苛刻的。以前我读《论语》的时候,觉得孔子就是一个可爱调皮的老头。我们的文化却非要把他塑造成了圣人,生硬地剥离他身上的人性闪光点。也有个别明白人看出了端倪,直言“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可更多的人还是摇着脑袋朗诵着“子曰”,把读书变成一件痛苦的事,把自己逼成腐儒。这种古板的儒家文化杜绝了个人身上出现低俗、随性的可能性。公众面前一个文人有济世救民的责任,私下也要有慎独的自觉。当一种远高于人类天性的道德标准成为社会的一般规范,就只能塑造出一个个伪君子。所以我们空有几千年的文明,能够有幸看到的有趣的文人却屈指可数。大多读圣贤书的人早就偷偷完成了自我神化,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你看不到他们的灵魂。

李宗盛有一首《凡人歌》,歌词很好——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拥有凡人的品格,一个人才会变得真实。我又想起前一段时间因为鬼畜视频泛滥而给B站发律师函的蔡徐坤。这样的明星被追捧久了,就会自我建立莫名的威严,以为自己是不可侵犯的。我在B站看了很多鬼畜,雷军、唐国强、李幼斌、吴亦凡……,这些人都一笑了之,只有蔡徐坤受不了了。看来他需要听一听李宗盛的《凡人歌》——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 。

台湾2020大选预测

近十年台湾的娱乐节目虽然衰败了,但政论节目却异军突起,一群人一本正经地吵架,充满趣味性,常常让人乐不可支。这两年通过政论节目观察台湾政坛是我生活中的一大快事,所谓隔岸观火嘛。今天预测一下台湾2020大选。

民进党方面,最近几天蔡英文和赖清德的对决即将开始。赖清德以“务实的台独工作者”自居,更受深绿民众支持。他虽然做了一年多的行政院长,但受蔡英文执政不力的影响并不深。因为现有体制下,行政院长的职权有限,更多地是执行总统的意志。而且赖清德在九合一选举之后,就一直坚持总辞,和蔡英文切割得很及时。蔡英文当前虽然内政外交方面都面临困局,但是和陈水扁、马英九执政后期那种完全跛脚的形势还是不同的。蔡辞去党主席职务,却能够成功推出卓荣泰这样的代理人上位,说明她在党内还是有充分的政治能量的。所以目前来说,赖清德和蔡英文的竞争会很激烈,遇到赖清德这样的对手,蔡英文的心里大概会很苦吧。未来几个月如果没有转折性的事件出现,赖清德党内的出线的可能性会更大。

国民党方面,王金平这个老狐狸可以忽略不计了,他深耕立法院十多年,以民主的名义推出所谓政党协商制度,导致马英九执政八年,国民党虽然在立法院占据多数席位却处处被杯葛。可以说肢解国民党的罪魁,李登辉之后首推王金平了。这样一个精于政治算计的职业政客,连不分区立委都不敢选,可见政治号召力也实在一般。以王金平对赖清德或是蔡英文都无任何胜出的可能。目前蓝营表态参选的政治人物里,朱立伦的支持度明显较高,但个人政治色彩模糊,这样的人在选举后期占不到便宜。而且朱立伦因为2016年大选过程中的”换柱”,背负了道德压力。这些都是吴敦义、王金平现在拿来打压朱立伦的点。国民党的关键在于韩国瑜。如果韩国瑜不点头,那么吴敦义无论在初选制度上折腾什么花样,都阻挡不了朱立伦出线。但韩国瑜如果最终参与党内初选或接受征召,可以说朱立伦完全就没有机会了。朱立伦现在和蔡英文的心态大概很像,总之很苦就是了。

国民党2020年以朱立伦对赖清德必输无疑,对蔡英文尚有几分胜算。如果以韩国瑜对蔡英文必胜,对赖清德的话则比较危险。大家也看到,赖清德都喊话了,要在2020和韩国瑜进行一场公平的对决。这种话朱立伦听了,估计会很伤心。至于白色力量柯文哲,只要韩国瑜、赖清德二人有一出线,柯文哲肯定不会参选。他这个台北市长的第二任期来之不易,不会轻易放弃的。

台湾2020的选择就在韩赖之间。如果韩国瑜扭捏半天,最终还是不参选,那么等赖清德这样的“台独工作者”夺得大位,我们离解放台湾这一伟大目标就更近了一步。

两套哲学

中国人常常信奉两套截然相反的哲学,让人搞不懂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比如很多人会教导我们“量小非君子”,后面又紧跟着悄悄告诉我们“无毒不丈夫”。看起来前一句冠冕堂皇,应该是庙堂上的话。后一句似乎有点厚黑,却是江湖之语。庙堂与江湖说起来很远,细想想实际上是一回事。庙堂上说的是让别人听的,教别人当成信条的。你愿意当谦谦君子吗?愿意的话,就要有胸怀、有气度,殊不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教完别人,自己则肯定不能相信这个,必须有雷霆手段,才能配得上菩萨心肠。下不了狠心怎么能成大事,做大丈夫呢?所谓“内圣外王”正是如此。从晚清的曾国藩,到他的精神学生蒋介石都是这样,一面杀人如麻,一面又想着立德立言,一副圣人的模样。

说到“半圣”曾国藩,顺便提提他们儒家。因为儒家也有这个表里不一的毛病。比如孟子说“民贵君轻”,多么富有现代精神,用国人自吹自擂的套话来讲,孟子的民本思想比法国的卢梭早了两千多年。比孟子更早的孔子却说“民可是由之,不可使知之”,又是一派高高在上的愚民说辞。具有考据癖的传统儒家没怎么为孔子的反动思想开脱,倒是近几年的流行儒家们一个劲替孔子涂脂抹粉。要我说孔子是个实在的老头,他这话没错,很符合现在的精英政治,几千年来本就没有几个统治者真把老百姓当回事的。只不过这种江湖之语堂而皇之地宣讲,于一些人的面皮不太好看。据说朱元璋读到孟子的“民贵君轻,社稷次之”的时候,勃然大怒,亲手把这些字句删掉,制作了洁本的《孟子》。说到底朱元璋还是没文化,被这两套哲学搞混了脑子。孟子那些话是说给百姓听的,孔子的话却是说给帝王听的,本就是一个意思。

以上这些闲话比较久远,但不代表近现代就没有这种怪状。有一个时期,我们一面唱着“从来没有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然后又一面唱着“×××是人民的大救星”。年轻人以破四旧为荣,去各种庙宇、教堂里砸烂偶像,把和尚、修女拉出来批斗。可笑的是,这些年轻人自己的胸前却戴着鲜红的领袖像章。我读过一些佛经,我觉得真正的佛教徒要比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更唯物。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用我前面的理论来解释,这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照我的逻辑,我可以说世上是有救世主的,是有神仙皇帝的,×××也的确是人民的大救星。因为这是江湖之语,是说给自己听的真话。否则我们的忠字舞跳给谁看,早请示晚汇报说给谁听。我听说有人为了表忠心,把几个领袖像章别在自己胸口的肉上。这种看似荒谬的事情本质上也算不得荒谬,因为你要默念几句“×××思想万岁”,胸口就算鲜血直流也不会疼。×××思想神通广大,对种地、养牛都有帮助,对各种病症也有很好的疗效。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事情。你说这是唯物,还是唯心呢?

至此,我认为我已经辨析出中国人两套哲学的真正内涵。唯物和唯心是一回事。“钱财乃身外之物”和“有钱能使鬼推磨”是一回事。“打倒孔家店、批林批孔”和文化自信是一回事。乃至于新华门照壁上的“为人民服务”和很多人调侃的“为人民币服务”也是一回事。中国人的两套哲学,归根到底也只是一套哲学而已。

油管见闻

好几年没有登过油管,前几天闲时去看了一眼。输入关键词“中国”,搜索出来的视频没有一条不是污损中国的。以这些视频来看,中国简直就是个邪恶到无以复加,必须崩溃才对得起人间正义的国家。要在以前中二时期,我很乐见这些东西,年轻人总有挑战权威的冲动,以为看些禁忌或者所谓的政坛秘辛就掌握了不为人知的真理。实则差矣!

比如一段长者怒斥香港记者的视频,各种版本长期以来在油管都有非常高的点击率。十年前我看这段视频,只觉得作为一个领导人,长者缺乏风度。现在再去看,就发现明明是香港记者耍小聪明,玩文字游戏,给长者下套,长者那一套说辞反倒显得挺有气度。还有一段视频,一位民运人士说什么美国政府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一个错误,本来以为中国经济发展了,政治也会民主化,谁知道我党的执政更加牢固了。这种理论明显是屁股坐歪了,这帮所谓的民运人士在美国人跟前连豢养的宠物都算不上,可还是一切言行都以自己幻想的主子的利益为本。姑且不论这些人的政治追求是不是正确,他们到底还自认是中国人,可怎么就见不得中国经济发展,见不得中国人吃饱穿暖呢?究其原因,他们想的念的不是中国好,反倒是盼着中国生乱,自己好坐收渔利,手捧圣旨来接收政权,做一回日韩那样的真正的奴才。殊不知,日韩也只是二等奴才!我年轻时候不懂事,以为所谓民主比什么都重要,现在我还是相信民主很重要,但我不认为它应该凌驾在吃饱穿暖之上。况且美式民主的那种虚伪是赤裸裸的,同样是精英阶层玩的把戏,和普罗大众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有人说中国穷了,乱了,民众就会觉悟,社会就会变革,就能迎来民主自由,我只能说他在扯淡。可这种逻辑在油管上受一堆人追捧,他们用着简体字,捧着民运分子的臭脚,字里行间都是优越感,仿佛全中国尽是愚民,举世皆浊,就他们自己清醒。

要我说,油管、推特这样的网站禁得好,大可不必为了所谓“言论自由”四个字,就让流毒泛滥到国内。中国的制度是有缺陷,可我也看不上美式、台式的民主。中国的领导人也未必真有他们自己宣称的那么优秀,可也比白宫那位地产商强一万倍,比台湾总督府里那位跪日奴才强一万倍。

我经历了这几十年中国的巨变,小学时候早读要点煤油灯,瓦房漏水的时候用脸盆接着,过年才能穿新衣服……,以前的种种让人恍如隔世。我现在享受到了现代文明,结果有人告诉我中国不应该这么好,我只有说那你就永远离开中国,做一个美国人就好,不要自作多情,把自己想象成救世主。

也许有人要说,你的屁股也坐歪了,坐到了执政者那头。我想说我只坐自己的板凳,冷暖自知。也许有人要笑我不读书、无知,为什么把民主和经济发展对立起来。我想说,我幻想尝试民主的滋味,但这种美味不应该是牺牲国民幸福换来的,不应该是美国人施舍的,不应该是精英阶层私下设计的。或者说,我根本不相信民主灯塔——美利坚合众国有它独立宣言里宣告的那种民主,它又有什么权力几十年如一日一副教化世人的嘴脸呢?否则美国人当初怎么没在希拉里和特朗普之外选出一位总统?他们又何尝有过真正的选择权。

顺风车的末日

滴滴把顺风车业务取消了,对我这样一个顺风车的忠实用户来说,这不是个好消息。顺风车比专车要便宜不少,去车站、机场这种中长距离的地方,顺风车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我遇到的顺风车司机几乎都是年轻的上班族,他们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拉个人,赚一点外快。印象最深的一个车主很健谈,路上我们聊得很开心,本来讲好要加一点高速费,最后竟然没跟我要。我学过概率与统计,也明白如果仅我个人的感受就说滴滴顺风车是好的,这样的肯定在统计学上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样本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

前几年共享经济风起云涌,从汽车到单车,再到充电宝、雨伞之类都可以共享,一时间让人感觉都有几分荒诞。风潮褪去,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汽车领域活了下来并且过得比较好的只有滴滴了。可它给我们生活带来的改变却没有自己宣称的那么具有革命性。除了从传统出租车公司那里分了一杯羹,可以实现移动互联网约车之外,滴滴并没有多少特别之处。我们甚至可以把它看做一个互联网化的出租车公司。没有一辆车,只提供区区一个平台就肆意抽成,互联网时代资本的嗜血程度并不弱于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时期。我唯一认同滴滴的地方就是它还有顺风车的业务,虽然业务量不足总业务量的5%,但是它同共享精神是最契合的,也最有希望用来解决城市里的交通拥堵。

根据多年前一项粗略的统计数据,城市道路上小汽车的空载率在70%左右,也就是说一多半的汽车上只坐了司机一个人,这是对社会资源的一种严重浪费。如果在城市里人们可以实现便捷地拼车,搭乘顺风车,这对于缓解交通压力,降低能源消耗会有很大的帮助。像Uber一开始也是从这种思路发展起来的。可惜到了中国,这样的共享经济摇身一变就成了网约车,所谓的滴滴专车、快车和传统的出租车没有任何本质上区别。唯一和共享经济沾点边的顺风车如今也在社会压力之下关停了。

我并非在为那些杀人犯、强奸犯辩解,也不否认有不少的司机开顺风车时还怀有一些赚钱之外的不良目的。我只是觉得一个有商业前景,有社会价值的业务就这么取消了让人有点惋惜。滴滴当然有错,它在车主资料的审核上不够严格,管理上存在太多漏洞,应急情况下对客户没有服务精神。但这些问题完全可以解决,我们的政府在对网约车的监管上完全可以更用力一点,比如把网约车系统接入公安系统,实现对网约车路径的实时监控,这些在技术上并没有什么难度。像现在这种动辄就关停业务的解决方法并不是壮士断腕,而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滴滴归根到底只是一个平台,真正造成这些问题的因素还是个人。我们谴责滴滴的唯利是图,或者批评受害者衣着暴漏,没有自我保护的意识,这些都是本末倒置。在大规模的城镇化,无奈的经济转型之下,社会会制造出大量的流民,他们没有稳定的、正当的职业,没有像样的文化资源、精神生活。这样的群体越大对一个国家来说越危险。如果任由这一类人在底层浮沉,到最后被影响的将不仅仅是社会治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