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易言发布的文章

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

这几天没事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象一个场景。

我生活在原始社会,是某个部落的一员。我年轻力壮,善于打猎。有一天我抓了一只麋鹿,而部落里的其他男子却一无所获。我是否要跟大家一起分享这只麋鹿?我给大家分享了,某次打猎我也空手而归的话,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享受别人带回的猎物。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大家吃完这只麋鹿之后,接下来几天运气都不太好,所有人都猎不到任何东西,整个部落就要集体挨饿。如果我把麋鹿藏起来,在鹿肉腐坏之前,我可能好几天都不用担心食物的问题,别人有没有吃的就和我没关系了。我独占自己收获的生活资源,然后在集体中又使用别人分享的生活资源,如此我个人的生活质量一定是最好的。我一个人这么做,对部落的影响很小。但如果所有人都这么做,这个部落很快就会崩塌,人人面黄肌瘦,被老虎、豹子什么的一个个吃掉。

根据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的研究,在原始社会,人类的生活方式是协作劳动,共享生活资源。在想象中的场景里,那个“我”的选择大概率是跟部落里的所有人分享麋鹿。这种分享是原始社会的基础,同样也是现代社会的基础。人类社会虽然在发展,但更多体现在生产效率上,社会最基本的结构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当然现代社会里的分享不是以分割麋鹿的那种方式进行的,我们基本上是以分工来实现分享。比如农民会生产粮食,不会生产农用机械;而工人会生产农用机械,却不会生产粮食。他们都可以用自己生产的东西,从对方那里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在一个庞杂的现代社会里,所有人都在生命进程中不停地创造,社会有一套机制给他们创造的产品定价。人们凭借这个价格标签,去销售自己的产品,拿自己的产品交换别人的产品。一个现代社会就是由这种价值共享组成的。我们也可以把这种价值共享算作一种集体主义。

我并非一味肯定这种劳动成果共享式的集体主义,没有给个人主义留下充足空间的集体主义也绝对不能长久。比如在上世纪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的农民以公社的形式,在一起吃大锅饭。人与人之间的劳动价值没有体现合理的差异,很快这个大锅饭也就吃不下去了。即使在集体主义当中,不同群体之间的价值评估也存在必要的不平衡。比如我们国家一直存在的工业和农业的“剪刀差”,农民辛苦从黄土地刨出的粮食和工业产品相比定价太低了。这种不公平对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来说有一定的合理性的,在当时工业只有不停地从农业攫取资源才能够快速发展。维持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之间,集体主义中不同群体之间的相对平衡,这是现代社会运转的奥秘。

健康的社会肯定是多元化的,要允许个体在集体中需求个体利益的扩大,只要这种扩大是受制约的,有边际的。这对社会的发展是有益的。这些价值创造突出,利益分享优先的个体会起到明显的导向作用,吸引集体内的其他人付出更多努力,创造更多价值。这并不能称之为内卷化,因为如果集体中的每个人都致力于创造价值,那么集体生产出的资源总量必然是持续增长的。哪怕是最落后的个体,他的绝对获得也肯定是一直增加的。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要带动后富。

社会的有效运转还是要依赖个人与集体之间的相对平衡,要有集体主义来分享资源,聚合个体共同抵御灾难;也需要个人主义在集体中间起到引领作用。我们的体制在集体创造上有很大优势,也乐于宣扬集体主义,很多时候对个人的褒奖也是把他们放在集体中来论述的。但是现在很多年轻人受自由思想的影响更大,他们更在意个人的权利,反感这种传统的做法和僵化的文宣。这种矛盾才是未来的隐忧。最近的很多争论都因此而起。抗击疫情时该不该强调女性医护人员作为女性的牺牲?该不该给女性医护人员剃光头并大肆宣扬?一系列非常规的管制措施是不是限制了个体的自由?这些问题在以前根本不能称之为问题,然而现在却不得不让人去正视。自从有了人类社会,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就在一直博弈。博弈如果没有结果就不会有此胜彼败,只会有黑与白的融合,所以我不希望任何一方胜出。极端的集体主义会走向极权,个人没有任何自由;极端的个人主义也会走向覆亡,人们被彼此的欲望吞噬。

公知和先知

非常时期,不想乱说话。批评,有添乱的嫌疑;赞美,则声音的太多了,也不差我这一句。我们国家对这次的疫情的反应和处理,比非典那次明显有很大的进步。进步不代表不存在问题,目前为止暴露出来的问题还是一大堆。有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好事,认识到问题了,才能尽快改正。肯定问题和认可进步一点也不矛盾。但就是有一部分人不愿意看到进步,只看见问题,甚至还有一些复活的公知,借此疯狂地攻击体制。难怪政委金彩荣要说,“公知就像苍蝇,整天盯着我们家垃圾堆,他们喜欢那个味儿 ”。

我们的社会是一个民主的社会,任何人都有批评政府的权力。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工作的时候就提出,要以“闻过则喜”的态度,全力支持舆论监督。舆论监督当然不应该只是新闻媒体的专利,在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自然也都有舆论监督的权力。针对这次疫情的爆发,很多人批评湖北,批评武汉。他们只是就事论事,是批评体制缺陷不足产生的问题,是希望公共卫生机制更加完善,更能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这样的批评一点问题没有,因为他们是提出问题,希望政府能解决问题,这对社会的发展是有积极意义的。还有一些人的批评恰恰相反,他们总是认为问题都是体制刻意造成的,似乎除了破除这样的体制,再无他法。以李文亮医生的事情为例,大众对他的去世都很心痛,因为这样一个坚持正义的人,还很年轻的,还有需要他的家庭,还能做很多事情。起初湖北警方对他们8个人的处理方式肯定是错误的。我们必须大声批评,甚至抗议。但当李文亮医生去世后,国家监委派工作组去湖北调查,还有一批人酸溜溜地说“人都死了,调查有什么用”。真是看不懂他们到底希望解决问题,还是不解决问题。他们的这种态度也许是因为如果国家监委调查清楚了,相关责任人处理了,类似的错误纠正了,他们就没有理由再骂了。一个人的屁股坐歪了,他嘴上说什么冠冕堂皇的也都是假的。

潮水退去才会知道谁在裸泳。这场疫情不但检验了政府官员,也检验了手持“言论自由”盾牌的所谓公知。他们是爱国,还是恨国,一目了然。公允地说,一个健康的社会的确需要有正义感的知识分子,我也相信如果他们能对社会存在的问题保持警惕,大声疾呼,这是一件好事。可惜过去这么多年,恰恰是一批自诩为知识分子的人把“公知”这个词变成了散发恶臭的贬义词。他们对民众完全没有悲悯之心,处处以先知自居,认为大众都是愚民,自己比他们高明。这样的知识分子简直白读书了,不要也罢。

无信用卡、Paypal注册美区Apple ID

本教程无图,但亲测有效,我懒得重新截图

一、注册一个中国区Apple ID

这个不难吧,我认为谁都会。注册之后,不要绑定Apple Music,否则改区时还要解绑。

二、把中国区Apple ID 改为美区

这一步略复杂。首先要有一个有效的VPN,保证你的手机已经全局爱国。然后打开Apple Store,在账户设置里点“国家/地区”,再点“ 更改国家或地区 ”,从列表里找到“ 美国 ”。下一步填写付款方式和地址,这时你就会发现付款方式里有“None”的选项,选这个即可。至于地址、电话,可以随便从网上找一个。后面一步一步勇敢地点下去就成功了。

三、总结

以上步骤的关键是,必须先挂上VPN,付款方式才会有“None”这个选项。当然你如果有Visa之类的信用卡或者PayPal账号,并且愿意绑定Apple ID,可以直接注册美区,不用搞这么复杂。

可能有人会说,你这个教程完全是一个悖论:我注册美区ID就是为了下载VPN,你却让我先拥有VPN才能注册,这永远也实现不了。这个问题我当然想到了,推荐你去xfindex.live,下载一个某某加速器。

建议单独注册一个美区账号,仅作备用。主用的账号还是选中区,可以绑定支付宝、微信。岂不美哉。

搞笑的果党

我原来挺喜欢韩国瑜这个人,他口才好,头脑清楚,个性鲜明。就凭他当年做立委的时候掌掴陈水扁,加上后来北农任上和民进党斗智斗勇的本事,也很难让人不喜欢。果党和稀泥的人太多了,能出一位如此有战斗力的政治人物实属难得。可惜一年多的时间这位“百年难得一见政治奇才”就沦落为“可怜哪”的蠢材,大位没登上去,市长也极有可能被弹劾掉。

难受的不仅仅是韩国瑜个人,整个果党当前的形势也岌岌可危。不过果党走到今天这步田地完全是自作自受。选前一会说征召韩国瑜,一会说办初选,一会说韩国瑜是必胜的王牌,一会又给郭台铭发初选的通行证。党内既有王金平这种拒绝参加初选的,也有郭台铭这种选输了就跑路的,还有朱立伦这种嘴上说团结却最后关头才勉强出任韩的竞选总部主委的。这些大佬不支持、不团结,韩国瑜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选不上。党主席吴敦义属于蒋经国亲手拔擢的那一代,政治履历漂亮,能力也很出众。但在他的带领下,整个党的组织力还是越来越涣散。其原因说到底,一是党内山头众多,党中央没有整合他们的这个权威,二是党产被民进党一扫而空,没了钱,连党主席都到处化缘,参选人要自谋出路,没有资源也肯定失去支持。

党中央没能力挺自己的总统候选人,党内大至“九二共识”这样的核心论述,小至不分区立委名单也都争论不休。手持“九二共识”,垄断和大陆沟通渠道,这本来是果党的优势。等民进党把“九二共识”跟“一国两制” 画上等号,果党就唯唯诺诺不敢提“九二共识”了。不分区立委名单列入几位有战力的传统统派,民进党一反对,果党自己的党员也傻傻地跑到党中央去静坐示威。如果果党的名单有问题,民进党作为政治对手应该感到高兴啊。民进党之所以反对,说明他们恰恰忌惮这些传统统派。敌人反对的,自己一定要拥护啊。事实是罗志强这样的青壮派猛打自己党的耳光,连候选人韩国瑜、张善政也强烈地反对。搞得邱毅、吴斯怀这些人在自己阵营里的名声也臭掉了。真是举全党之力给蔡英文助选。

我觉得果党大可以放弃“九二共识”。“九二共识”的核心就是一个中国。过去大陆说,只要承认一个中国,什么都可以谈。可果党却拿“九二共识”这块布盖上了“一个中国” ,大陆对果党还能有多少信任和耐心?你的理念价值如果自己都不相信,不敢大声宣扬,不敢主动维护,那丢掉也是应当的。现在果党高喊改革,但无论朝哪个方向走都很艰难。是坚守一中,萎缩成新的新党?还是亦步亦趋跟着民进党,成为对方的复读机和影子?所谓间于齐楚,两面讨好是很难的,多数的下场是里外不是人。我觉得大陆是不指望果党了,且看我党给补选产生的果党党主席发什么样的贺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