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

忙碌有两种。一种是工作量大,但人的思路清晰,无论是被要求做事,还是主动做事,都能条理分明地去应对。无非是工作量太大,休息的时间少了。人虽然会因为这样的忙碌而疲惫,但自己在推动工作,便会有很强烈的获得感。另一种忙碌是永远被工作推动,做完这一件,还会有另一件,似乎不眠不休也忙不完。这样的忙碌除了让人感到累之外,再没有别的了。这两种忙碌的区别很简单,无非人在做事时是选择主动,还是选择被动。

作为一枚打工人,我并没有多少工作是自身的需要。我需要学英语、日语,我需要看书,但这些需要都被工作本身淹没了。上次在单位面试的时候,领导谆谆教诲,告诉我,要从事务性的工作里跳出来,从更高的层次上看待管理,抓住问题的根源,明白这些具体工作的目的是什么。我感觉领导的话有点玄虚,能力一般的我很难做到,因为那些琐碎的事务性工作必须一条条细致地完成,并不能完全跳脱出来。我想,领导要求的并不是不做事,而是理清思路再去做事,不要像个被动接受指令的工具人,要学会主动思考。细细品味的话,任何一种鸡汤都是有营养的。

关于工作,我还有一件印象比较深刻的事。大学的时候,有位水平很高的老师,有次上课给我们展示他的移动硬盘的内容。一个个文件夹分门别类,需要任何文件都能快速定位。从这一个小小的移动硬盘,就可以看到一个学人的专业素养。大学教授也是很忙碌的,但如果有这种严谨的作风,工作对他来说可能更多地意味着享受,而不是付出。这位老师在专业上有高的声誉,他不接近政治,不在意仕途,算是大学老师中的异类。

我现在的状况大概介于两种忙碌之间,有时候忙了一天,下班的时候只想倒头就睡。但仔细检视一下,自己对自己的要求并不严格,多数时候也没有发挥自己的主动性,因此工作的效率大打折扣。我相信,只要从细处着手,更勤勉一点,就能慢慢过渡到第一种忙碌。唯此才可以从事务性的工作里获取乐趣,也可以尽可能挤出一部分时间做个人的事情。最后我想说,作为打工人,清闲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清闲;做生意又不会,只有忙碌才能维持的了生活。所以,尽情忙碌吧!

美好的夜晚

晚上收拾屋子,翻出来很久以前的衣服,准备打包扔掉。真的是很久以前的衣服,最久可以上溯到大学时期,我甚至还清楚记得在西安的哪条街买的它们。还有一些前两年的衣服,虽然看着很好,但三十多岁的我大概再也不会穿那些小孩款的了。翻一翻旧物件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些东西带着回忆,虽然因为时光远去,有点不太真实,但毕竟是年轻时的经历。那是对未来仍有期待,眼里闪烁光芒的年纪。不像现在,也一样时时刻刻有紧迫感,却不知道前路在何处。

前几天清明节去了一趟洛阳,是我提出来的,妻更想去的是武汉。上次去洛阳是在2011年,那时候妻还在洛阳上学,我过去找她。我们一起去过国花园,去过新都汇,在街边小店里喝过酸奶和羊汤。十年后再来洛阳,多了两个孩子,1+1=4。第一天的白天转了龙门石窟。景区的大门是改建过的,伊河对岸的香山也跟原来不一样了。香山寺、白居易墓园这些景点似乎故意被割裂开来。只有河岸的杨柳如故,柳絮漫天飞舞,落在地上,在脚下滚动。孩子蹦蹦跳跳,有意踩着这些“棉花糖”。这一次转到白园的时候,景区已经下班了,遗憾没有进去。我还记得2008年来这里的时候,我和好友在白居易墓旁坐着休息,他被蜜蜂蛰到。那时还写了一篇博文。离开龙门石窟,趁着夜色来到市区,发现这座城市的气质也已经变了,不再是土土的模样。过去熟悉的街道上没有找到她们学校,后来才知道前几年就拆掉,搬迁走了。第二天去了隋唐洛阳城遗址公园,见到了跑男里看到过的明堂。下午去了丽景门,我记得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有各种各样的美味小吃。这次却吃到了我有史以来吃过最难吃的饭——没有驴肉的驴肉火烧,没有一点香味的酱面条。时间久了,记忆可能不太可靠。也许洛阳一直是这样的,是我自己由少年变成了中年。我跟妻说,是不是我们上学的时候没吃过什么好吃的,所以当时觉得什么都好吃。她认真点了点头,大概是认同吧。真的,那时候一碗羊汤、一瓶酸奶就是人间美味。

时间在变,世界上的一切人和事都随着时间走向任意一个方向,无法预判。可能更好,也可能更糟,这就是生活的魅力。只要还有期待,今天的路就值得走。所以,这一个独自收拾房间的夜晚也是个美好的夜晚,每一个夜晚都要是个美好的夜晚。

春树

春天这个名字
一点也不动听
她不温也不火
不够爱憎分明
春天不是希望
也不是梦乡
她是江河冰释后的混沌
是云雀归来时的悲鸣
若季节是一棵树
夏是枝繁叶茂
冬是流雪回风
春天这棵树
只会偷偷萌些嫩芽
扭扭捏捏
假装清醒

无论年轻还是衰老
总要耐心朝前奔跑
前方有一直招手的光
前方有鲜花和微笑
什么都没有也不打紧
只要跑得够快
哪怕苦涩
我也会梦想一朵花
我也会对自己微笑
哪怕万古长夜
我也是自己的万丈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