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迷思

这两个多月香港陷入混乱,每天源源不断的信息传递出来,让人忧心。这场闹剧的直接原因很简单,最初港府因为一起杀人案件决定修订《逃犯条例》,有大批民众反对,港府于是暂缓了修订工作。结果还有很多人纠结在“暂缓”这两个字上,认为港府没有诚意,继而提出所谓的“五大诉求”。更有一批人老调重弹,要求“全民普选”。和平示威逐渐演变成了街头暴力,不少人还喊起了“时代革命”的口号。我对别人的政治追求一向非常宽容,比如我不赞成台独,可像施明德、林义雄那一代能为了自己的台独理想去坐牢,还是让人从心底里佩服。这才是真正的革命者啊。反观香港这一批人全副武装,戴着头盔、口罩,手持激光笔、铁棍,动辄以暴力伤害弱者。哪里有一点革命者的样子,完全是一群乌合之众。乱局真正的推动者更是躲在幕后,和美国领事馆的主人喝茶,演摇尾乞怜的戏。几时见黎智英、李柱铭走上街头,站到“公民抗命”的第一线?

香港这二十多年和大陆比,的确衰落了。但不要忽视一个事实,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同大陆对比都衰落了。香港和他们没什么不同,香港人如果认为影响香港经济发展,破坏香港社会民主的是大陆,那其他国家和地区该去哪里找原因呢?这是一种典型的惰性思维,不考虑问题的本源,反正把一切都归因于中国就好了。平心而论,这二十二年中央政府对香港的管制是有限的,香港固有的各项制度照旧运转,“马照跑,舞照跳”。除了国旗、国徽和驻港部队,回归后的香港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改变。邓公说“五十年不变”,中央政府还算信守承诺。不能因为香港社会出现问题了,就去否认这一点。基本法二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回归都二十二年了,这个“自行立法”至今没有迈出一步,能说中央政府干涉香港事务了?

任何社会在发展的过程中都会出现很多问题,作为有责任的公民,应该去找出背后的原因,努力解决。香港的问题无非是房价高企,经济低迷,年轻人没有上升的渠道,这是很多发达社会的通病。香港社会这些弊病的根源在于几大财阀垄断一切社会资源,不只房地产和金融,连交通、水电这些民生行业背后都有财阀的影子。对此视而不见,只能说是香港人的悲哀。香港人要做的是寻求自身制度上的变革,而不是处处攻击中央,这样于事无补。 前几天我看了一个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谈香港问题的视频。他对新加坡非常自信,尤其是谈到新加坡的住房时更是笑出了声。新加坡有一套成熟的住房保障制度,政府提供福利性的住房——组屋,价格相当于市场价格的50%。目前新加坡85%人口住在组屋里,98%的中低收入家庭都消费的起。同样为莞尔小城,新加坡土地面积的23%是填海造陆形成的。而香港人一边住着鸽子房,一边又反对政府填海、开发郊野,真是让人想不通。

记得以前看过彭浩翔的电影《维多利亚一号》,一个心心念念要买房的香港姑娘面对越来越高的房价,竟然制造连环杀人案,把自己看上的房子变成凶宅,最终如愿低价买入。我们当然可以认为电影是虚构的,但这个故事背后的情绪是真切的。年轻人不怕奋斗、不怕付出,怕的是奋斗、付出也没有希望。一个社会不给年轻人出路时,他们身上的负面情绪就会累积,到最后衍生出社会问题。李嘉诚们在意这些吗?当下的香港年轻人陷入了迷思,他们很可怜,他们在反对一件根本不存在的事情,中央政府在香港并没有超强的影响力。真正制造问题的人正在太平山上的豪宅里看风景呢。

1个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