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

这几天刘慈欣的贴吧账号被扒出来这件事成了知乎上的热门话题。大家看到了一个率直、幽默、可爱的刘慈欣,完全不同于一般人想象中《三体》那种宏大命题的塑造者。如此真实的刘慈欣也是有迹可循的。如果看过他参加的那期《晓说》,肯定会有比较深刻的印象。那期节目里,高晓松提出了一箩筐看似深具思想性的问题,无一例外都受到了刘老师直男般的暴击。我觉得刘慈欣是一个直接的人,在主观上他是拒绝深刻的。但我们的社会已经习惯了造神,一个名人不显示神迹,反倒处处和凡人一样,会让很多人痛苦抓狂。正像网络上以前流行的刘亦菲某位粉丝说过的话——一想到仙女也要拉屎,我的心里就很难受。虽然半真半假,倒也反映了一部分人的心态。

说到拉屎,不得不提另外一件跟名人拉屎有关的事。李敖跟电影明星胡因梦离婚后说,当他看到胡因梦蹲在马桶上便秘的窘态,瞬间就厌倦了。一位风华绝代的美人就因为拉屎这一件事跌落神坛。更有甚者,李敖还说胡因梦喜欢赤脚在地板上走,他看到胡因梦沾满灰尘的脚底板也会心生厌恶。我虽然一度很喜欢李敖,但他对女性的刻薄是我所鄙夷的。他和胡因梦闪婚,并非自己有多爱她,只是因为她是一个女神。而婚姻让人和人之间不再有距离,在李敖那里女神也就变成了女人。多年前舒淇在《康熙来了》说过,她跟自己的爱人在一起的时候,会肆无忌惮,会挖鼻孔、搓脚趾。当时因为这句话,我对舒淇顿生好感,一个有烟火气的女神才是真的女神。李敖风流一生,在情事上只是荒唐,他并不懂女人。胡因梦说出了实情,“ 同一个屋檐下没有美人 ”。李敖接受不了“ 美人是凡人 ”这样的事实。

同李敖一样,我们的文化对文人和名人也是极为苛刻的。以前我读《论语》的时候,觉得孔子就是一个可爱调皮的老头。我们的文化却非要把他塑造成了圣人,生硬地剥离他身上的人性闪光点。也有个别明白人看出了端倪,直言“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可更多的人还是摇着脑袋朗诵着“子曰”,把读书变成一件痛苦的事,把自己逼成腐儒。这种古板的儒家文化杜绝了个人身上出现低俗、随性的可能性。公众面前一个文人有济世救民的责任,私下也要有慎独的自觉。当一种远高于人类天性的道德标准成为社会的一般规范,就只能塑造出一个个伪君子。所以我们空有几千年的文明,能够有幸看到的有趣的文人却屈指可数。大多读圣贤书的人早就偷偷完成了自我神化,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你看不到他们的灵魂。

李宗盛有一首《凡人歌》,歌词很好——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拥有凡人的品格,一个人才会变得真实。我又想起前一段时间因为鬼畜视频泛滥而给B站发律师函的蔡徐坤。这样的明星被追捧久了,就会自我建立莫名的威严,以为自己是不可侵犯的。我在B站看了很多鬼畜,雷军、唐国强、李幼斌、吴亦凡……,这些人都一笑了之,只有蔡徐坤受不了了。看来他需要听一听李宗盛的《凡人歌》——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 。

2个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