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两日

高考那一年,很想去武汉,报了某所武汉的大学。结果很显然,所有心心念念的到最后都注定变成一个个悲伤的故事。那一年没有考好,武汉也没有去成。这不得不说是我人生当中第一个比较大的遗憾。武汉离我们老家很近,近到和郑州的距离差不多,甚至比郑州还要近一点。就地理上来讲,家乡属于汉水流域,饮食上和湖北也有不少相似性。不知道湖北人是怎么给湖北定义的,对于我这个生活在秦岭淮河这条线上的河南人来说,湖北就是南方了,而且是最近的南方。这几年我的生活轨迹,一直在河南、河北、山东、北京、天津这几个地方,最远也去过一次新疆。可论起南方,我始终没有去过比老家的纬度更靠南的地方。

12日,我因为某个缘故,一个人出门去了武汉。出门的时候,大雾正浓,正好有赶上附近修路,马路上立起很多蓝色的挡板,我几乎没有找到火车站的方向。去程没坐高铁,K字头的火车不到三个小时就到了。到了武昌站,又坐了一站地铁,找到住处。然后出去吃饭,下午转了辛亥革命纪念馆、鄂军都督府。辛亥革命纪念馆里的展品要比鄂军都督府要丰富多。要看东西,去辛亥革命纪念馆。要看房子,还是去鄂军都督府。这两处离得很近,就隔条马路。先细细看看辛亥革命纪念馆是我比较推荐的。

下一站去了黄鹤楼。手机上显示,我当时走了一万多步,已经感觉很累了。到了黄鹤楼公园的东门,独自坐了一会我就走了。因为我觉得自己大概很难有兴致和体力,再好好看看黄鹤楼。接下来步行去了户部巷,本来打算在这里吃点东西。都说每个城市都有一条类似的小吃街,专门用来糊弄游客。可户部巷看起来实在没有什么特色,比起济南的芙蓉街差远了。也有可能是我的心情没有去济南时那么好吧。穿过户部巷往前走,到了江边的阶梯上坐了坐。天色阴沉,云雾茫茫,江水也浑浑的,心情却莫名地好了起来。江边的乱石堆旁,有人在钓鱼、有人在画画。江里有人在游泳。没多久,天就下起了小雨。我还想登上旁边的长江大桥看看,可惜电梯早停运了。步行上去,又非我体力所能及的。夜幕要降临,长江大桥和远处的鹦鹉洲大桥已经亮起了昏黄的灯。我在桥下又徘徊了一阵,就返回住处了。

第二天一早坐地铁去湖北省博物馆,出了地铁还有一段路要走,半路又赶上一阵急雨。恰好路边有一个超市,躲进去买了一把雨伞,才避免了湿身的命运。湖北省博物馆里有一个关于埃及的临展,展品丰富到连木乃伊都有,真是让人大饱眼福。到了中午十二点,工作人员突然就开始清场了。原来下午要临时闭馆,本来镇馆之宝——曾侯乙编钟,我是打算留到最后再看的,这下只好匆忙瞄了一眼。出了博物馆,去楚河汉街吃饭。这里的建筑很有意思,是一个留影的好去处。最后一站计划去附近的码头坐船,游览东湖。到了码头,售票人员告诉我,天气原因,游船不往东湖方向走,只走楚河汉街一段距离,票价也没有折扣。我才不做这冤大头呢。路边骑上一辆共享单车,一样游东湖。可怜我虽然做了功课,还是想到东湖有这么大。只是湖边的一个武汉大学,就用了很长时间来“经过”。后来,我老人家又实在没有力气了,共享单车放在路边,上了一辆开往武汉站公交车。在手机上买了火车票,到火车站的肯德基里吃了点东西,权作晚饭。当天晚上,我就回到了家里。

最初我以为这是一个人旅行,我打算在武汉呆几天,再往南去长沙,或者往西去成渝。我要看看不曾看过的南方。事实上我在武汉的第一天就被内人发现了行踪,第二天她就追了过来。楚河汉街的饭是她陪我一起吃的,东湖的风景是她和我一起看的。我知道我永远走不远,想象中一个人的清净是不存在的。走得再远,早晚也要回家。

4个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