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自己

很久以前就出现过这样的新闻,家庭保姆看孩子的时候给孩子喂安眠药,或者趁雇主不在家虐待孩子。这样的恶行虽然同样让人气愤,但好歹算是个体行为。我们可以对自己说,他们不过刚好遇到一个坏保姆而已。这一次北京红黄蓝幼儿园和上海携程亲子园的虐童事件却让人无法再抱着阿Q的心态当看客。尤其像我一样有了孩子的人,已经不止气愤那么简单,而是发自内心的恐惧。我的孩子也会去上幼儿园,我甚至没钱让她上所谓的国际班。等到某一天我把她送去幼儿园,期待她收获快乐和成长的时候,她有没有可能是被我亲手送去了一个人间炼狱,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中国人出奇重视教育,哪怕自己省吃俭用也肯在教育上给孩子花钱。像这家红黄蓝幼儿园的国际班收费每月五千多,在消费水平很高的北京也算得上一笔不菲的支出了。要知道2016年北京职工的月平均工资也不过7706元。这些家长花大价钱把孩子送去幼儿园,是相信这些机构在幼儿教育上的专业性。可怕的是这种专业性竟然是推搡、摔打、喂药、扎针、言语恐吓。这种行为已经不是可以用某些幼教素质低下来轻易解释的。他们通过这种恐怖的方式在孩子面前建立权威,便于管理,这显然是集体犯罪,是他们固有的系统性的方法论。否则你无法解释为什么有人会在监控下这么有恃无恐地作恶。这和马戏团里驯兽有什么本质区别吗?肉体上的创伤很快就会痊愈,心灵上的伤害很可能会伴随这些孩子一辈子,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噩梦。

于一个家庭来说,孩子是捧在手心的宝贝,是我们这些成年人辛苦工作,拼命挣钱的第一动力。父母的幸福是建立在孩子的幸福之上的。于一个国家来说,孩子是花朵,是接班人,直接一点来说,是人力资源。没了孩子,什么都别谈了,什么两个一百年和中国梦也会变成骗人的鬼话。可我们就是这么对待孩子的吗?

有人说,这是世道浇漓,人心不古。我们本来就不相信道德啊,否则我们为什么要花钱买教育,要在教师节给老师送礼,要在课后把孩子送去老师办的补习班。因为我们相信人是有私心的,不会有无私的奉献。有人说,这是监管缺失。可我们明明是一个大政府的国家啊,这不一出事,从公安到教委,再到宣传部门倾巢而动,工作做得多好。刚刚结束的会议上不也说了嘛,东西南北中,要领导一切呢。有他们管不到的事情吗?我再也想不出什么原因,我只能说我们一直这样。我们让孩子呼吸雾霾,让孩子喝毒奶粉,让孩子上恐怖幼儿园,我们一直在用最恶毒的方式对待孩子。这尚且是所谓的盛世。遇到这样的事情,大家都说救救孩子。有几个人知道鲁迅高喊“救救孩子”的背后是每当饥馁发生的时候,我们最先吃掉的就是孩子,而且还会砸吧嘴把他们叫做“合骨烂”。所以,千万别说什么救救孩子,先救救我们自己吧。

3个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