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20171022

我是一名女性,带着两个孩子,和我的丈夫一起逃亡,原因不明。像谍战片的剧情一样,我们必须乔装打扮,因为有大批的人正在追捕我们。我们一路小心翼翼,换了几辆车(其中还有一辆英式的大马车),来到了一个貌似大学的地方。这个时候,我又变成了男性,和我的两个朋友在一起。我们溜进了一个大礼堂,这里正在排练舞蹈。朋友说这个节目会在中央政府的盛会上表演,如果我们参加排练一定是最安全的,即使他们发现了我们,顾忌盛会也不敢抓我们。我们三个从观众里偷偷混进了排练队伍,整个队伍好像都是各种社会名人。舞蹈老师正在教授基本的舞蹈动作,我们也跟着手舞足蹈起来,僵硬的肢体引起了别人的哄笑。身后一个好听的女性声音响起,你一点基础都没有,怎么也来跳舞?我回头发现她竟然是中央电视台的著名主持人(梦里设定的是新闻节目的主持人,美丽知性),心想央视的主持人看起来漂亮高冷,原来私下这么热情。于是对她说,你跳得好,可以帮忙教我一下吗。她继续笑着说,你可以认真求我。我想了想,抱拳说,还请老师您多多指教,今天中午请您吃饭。她笑得花枝招展,对我说,你这么懂礼貌,“您”不离口,不过中午就打算请我吃这个吗。我看她努了努嘴,旁边竟然有一家肯德基。我们也可以吃别的啊,我一边对她说,一边盘算着逃亡的时候到底带了多少钱,连自己都觉得声音没了底气。她好像知道我的心思,又或者一眼就看出了我是个穷小子,笑着说,你别为难,咱们就吃肯德基,省得往外面跑了。我们三个和她一起去肯德基点餐,要了一些汉堡之类的。广告牌上竟然还印着螃蟹,一个朋友还点了几只螃蟹。我们在窗口前焦急等待食物,螃蟹又贵,做得又慢。我在心里埋怨朋友,我们正在逃亡,为什么不能省点钱。不知什么时候她消失不见了。朋友正拿着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是她打过来的电话,之前我们好像互相留了号码,我赶紧接听。你来接我吧,我跟着同学去了行政楼,外面下雨,回不去了。我说好的。可一想自己又没有带伞,怎么去接她呢,顾不了那么多了,出门一下就冲到了雨里(我自己脑补了我俩在雨里头顶一件衣服,一起奔跑)。转了一圈发现,礼堂的两边都有一排行政楼,还是青砖绿瓦的那种两层的房子。我打去电话问她,你去的几号行政楼,出礼堂往哪个方向走?她说是三号行政楼,往右走就对了。我看了看,明明左边是一到六号行政楼,右边的行政楼是从七号开始的。正在困惑的时候,梦醒了。

4个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