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俗的常识

凡是一个团体,哪怕少得只有三五个人,照样会有勾心斗角的事。面上和和气气,背后心怀鬼胎这都算好的,更有甚者连表面的和气都不愿意维持,极尽相互攻讦之能事。毛公说,党内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一点都错不了,人性本就如此。但毛公是以与人斗为乐的,我等普通人则只求一个安稳的环境,认认真真做事,至少也可以耳根子清静吧。所谓求仁得仁,但这种仁通常是休想得到的。我有一个经验,如果和A、B、C三个人共事,只要有一个人不在场的时候,我就能从其余的人那里听到对这个人的谩骂,三个人谁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我猜想自己肯定并不特殊,如果这样,我还能对他们产生任何信任,只能说明我缺心眼。这种团体,别指望它能做成任何事。

我们都说这就是人性,可为什么人性非得这样,没几个人考虑过。为什么一帮人在一块就不能好好相处,一定要自说自话吗?我以为,因为我们看别人的时候都是上帝视角,任何缺点都用放大镜去观察,一切都逃不过自己的法眼,所以纤毫毕现。等到看自己的时候就变成醉眼朦胧,稀里糊涂了。这样一来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觉得世人皆不如我。面对一群不如自己的笨蛋,谁都会失去耐心,谁都不会再有关怀。人人都如此的话,这些人构成的团体就会变成一盘散沙。你说这里面的某个人就真的很坏,到了大奸大恶的地步吗?倒也未必,我们之不过是缺少一种同理心。什么是同理心?无非是对别人的遭遇能够感同身受,对别人的言行能够施以宽容,至少给别人设定的标准要和自己的一致吧。

有人说,这不就白左和圣母吗?但你去想一下,圣母白左同情别人的时候,是不是强行给身边的人设定了一个高不可攀的道德标准?即便他们自己能够做到,却要牺牲大众的利益。从这一点来讲,圣母白左不过是虚伪的同情心,算不上同理心。真正的同理心是,我从不强迫你,我只做给你看,如果我做得对,早晚会赢得认同。可惜,如果真的存在这种人,几乎可以称作完人了。一个消耗于内斗的世界才符合人们庸俗的常识。任何一个反正我的部分同事都在孜孜不倦地拔高自己,顺便踩一下别人。这时候,如果他们能够拥有一面镜子,一定能看到自己脸上的神情是多么可气,又多么可笑。我替他们感到惋惜,他们看不到这样的精彩。

2个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