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主义

我讨厌集体主义,偏偏又进入一个崇尚集体主义的行业。精神层面上的先不说,这个行业里单单很多具体的工作任务也是需要多人配合的,这样的工作性质决定个人离开集体简直寸步难行。对于这个集体,这么多年来我从承受它也慢慢变成了接受它。工作中同事多是大老粗,他们不可能跟你谈论一本好看的书、一部好看的电影,但为了工作,为了融入这个集体,还是要时刻准备一个粗俗的自我,跟他们打成一片。这就是所谓不得已而为之。

关于集体主义,我们很多人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特殊年代的事情,大家都唯恐避之不及,不愿意去谈,这里也姑且隐去,就讲讲正常年代的事情吧。中学时代有一种奇特的集体活动叫广播体操,像我这种爱静的人是没有办法接受的。可事实是你还必须去学,因为学校要举办广播体操比赛,每个人都必须参加。当一个班里几十个人一起蹦蹦跳跳的时候,我都会产生一种幻觉,我们应该是一群被统一控制的机器人。这样想之后,痛苦就会少很多。还有一位班主任,她要求所有同学都写一篇班级管理建议。我和同桌商量之后都没有写,因为我俩觉得我们个人的责任就是好好学习,管好自己就可以,对于班级管理我们没有丝毫义务。事情的结果就是我们俩被谈话了,而且班主任认定我俩自由散漫,没有集体荣誉感。那个年代的事情,现在的孩子已经很难理解了,他们是有史以来最重视个性的一代人,而且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

如今我们都明白集体主义对人性的压制,现在的社会里少有人会宣扬集体主义了。旧时代的道德模范、典型们被讽刺、被挑衅、被编排。我们都以为集体主义已经远去,不会再回来了。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它像一个幽灵,改头换面之后又重新登场了。比如总有人问你,你看不看人民的名义,你玩不玩王者荣耀,你会不会唱成都?流行什么,大家争先恐后地追逐什么,不如此,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有了谈资,就落后于时代。这是不是另外一种形式的集体主义呢?可悲的是我们还乐在其中。最热的天气里,还有人满头大汗地骑一辆难骑的小黄车,哪怕是公交车也很方便。因为大家都骑小黄车,它就成了时尚,成了必需品,成了值得癫狂的集体主义。这简直是一场双方都心甘情愿的绑架。我相信应该存在一群人,他们有自外于潮流的意志和勇气,而且不被区别对待。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才算真正摆脱了集体主义的梦靥。

4个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