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的楼市

去年作死一般地把原来住的两室的房子卖掉了,做梦一般地以为可以添点钱买一套三室的。我们在卖房这件事上一点经验也没有,只能听从中介的忽悠,对方又走的公积金贷款,我们几乎用了半年时间才拿到房款,这期间房价飞涨,目标区域二手房的价格从一开始的一万多一点飙升到两万加。我原来住的位置虽然比较偏,也涨了不少。很显然,我两头亏钱了。旧房子少卖了好几十万,新房子又涨了好几十万,这么算起来我上班以来所有的收入都弥补不了这个损失,这几年算是白干了。

这一段时间所受的煎熬是不足为外人道的。好在我是个想得开的人,后悔药吃不得,无论什么结果只能自己承受。事实证明,祸不单行是有道理的。你以为自己经历苦难还可以豁达洒脱,其实是因为你遭遇的还不够。我想着二手房贵,还可以买便宜点的期房。结果今年天津又跟风搞起了限购又限贷,也就是说即使我原来的房子已经卖掉了,由于有过贷款记录,再买房子的话还是算第二套,首付要百分之六十,这就意味着如果想买三室的房子,我手头上所有的钱加起来连首付都不够。买房这件事彻底没戏了,老话说得好,“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这下终于不用整天围着“房子”这两个字转了。

幸福的日子没过多久,前几天一个楼盘的销售联系,说还有一套小两室,问我们愿不愿意要,大概是去年的尾盘的原因,价格也还是一年前的价格,比市场上的二手房要便宜近一万。这个盘在去年房价疯长的时候只能通过中介加价才能买到,我们赶紧答应下来。去银行办贷款的时候,银行的工作人员也非常讶异,这个盘怎么还有房子,以前只卖给关系户呢。不管怎么说,我又如愿以偿当上了房奴,虽然房子比以前的还要小,但好歹算是学区房。损失总算挽回了一部分。

现在这一区块的新盘,政府给出的备案价基本上都在一万多,号费之类的花招,开发商也不敢用了。依靠行政命令压低房价,依靠限购限贷打击市场需求,这一套组合拳之下,房价上涨是控制住了。可真正有住房需求的人,还是要通过入会、排卡、摇号类似的关卡,再加漫长的等待,这样还未必能见到房子的影子。也正是因为如此,二手房的价格还是非常坚挺,一直维持在两万加。这样的政策在未来但凡有一点松动,房价的疯长还是可以预期的。“房价平稳增长,楼市风险可控”,大概指的就是这个。反正政府一套耍猴的把戏玩得炉火纯青,可是你活在别人家的笼子里,如果不配合着上窜下跳恐怕会死得更惨。你看他们在股市上耍猴,在计划生育上耍猴,已然成瘾了。不过股市的体量毕竟有限,不是每个人都炒股,在计划生育上可以给人强制流产、强制结扎,毕竟不能强制接种,所以这些都没有楼市玩起来开心。我感觉肉食者信心十足,兴致勃勃。房奴们,你们已经被吃定了,而且你们毫无办法拒绝。

2个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