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康书记的七宗罪

1.李达康重用丁义珍,结果丁义珍贪腐外逃。虽说丁义珍才是光明峰项目的实际负责人,但李达康毕竟是名义上的总指挥,你口口声声说光明峰是几百亿的大项目,难道就从来没有关心、过问过项目的具体事宜吗?对丁的贪腐是无视,还是根本没看到?造成这种结果,是李达康的用人失察,更是他的自身失职。

2.反贪总局要求协助抓捕丁义珍,在汇报会上李达康力争由地方把丁双规起来,掌握主动权,理由是避免影响光明峰项目,为什么反贪总局办案就影响光明峰项目,地方办案就不影响光明峰项目,反腐还有弹性吗?在GDP面前,反腐也要低头吗?这不是典型的唯GDP论吗?

3.丁义珍外逃后,光明峰项目这个烂摊子就扔给了孙连城。李达康知道陈岩石和沙瑞金的关系以后,身形一转站到大风厂工人那边,高喊“工人们创业要大力支持”,但是他们集资那三百多万,买套房子还凑合,红口白牙就想要一块工业用地。孙连城得罪不起陈岩石一干人,除了推诿还能做什么。这也成了其懒政的罪证之一。你李达康慷慨陈词收买人心,无解的难题抛给下属,是不是也是懒政?

4.大风厂工人要股权,政府出资进行安置,李达康以卖切糕式的处理方法,要财政、维稳和光明区自己认领,不认也得认。地方财政支出可以这么随意吗,纳税人的钱想花就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吗?这不是赤裸裸的人治吗?

5.大风厂工会主席被光明区公安局带走,李达康发话,二十分钟之内必须把人带回来。结果警车开道,一路绿灯,二十分钟之内,人果然被送回去了。可这种霸道的行事风格,与民何益?是不是会造成交通混乱,是不是影响更多无辜的人?剧中说赵立春是“朕即天下”,这李达康又何尝不是呢?

6.欧阳菁随随便便一件衣服就一万多,消费水平是不是正常水平?李达康的女儿又在国外念书,日常的花费是不是夫妻二人合法收入能够支撑的?欧阳菁受贿的事情,李达康真的一点不知情?他在官场上人情练达,眼光毒辣,在家里就偏偏一叶障目了?如果他不知情,为什么要急于和欧阳菁离婚切割,难道只是为了不做裸官?中央一再强调,党员干部要管好身边的人,李达康做到了吗?

7.李达康从县处级到副省部级,他做县市长的时候,县市长是一把手,做书记的时候,书记是一把手。这种揽权、擅权是不是违反组织原则?不要忘了我党可是宪法规定的执政党。

据说李达康的原型是仇和。仇和的下场是什么呢?

2015年3月15日,中共中央纪委发布消息,指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三天后被免职。2015年7月31日,中纪委宣布,仇和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2016年12月15日,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中共云南省委原常委、副书记仇和受贿案,对被告人仇和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百万元。

酷吏一点都不酷。他们依靠人治代替法治,让人忽视制度的完善,以为有两个“好官”就天下大吉了。可不要忘了他们爱自己的羽毛,胜过爱人民的衣食住行。他们看似廉明的举动不过也是为了升迁,或者金钱而耍的把戏。酷吏和贪官不过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他们的不同之处只在于“花样”,至于价值实在没有区别。

6个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