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

一本书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价值。有人觉得它是心灵的启蒙,所以珍视它;有人觉得它是厕纸,而且稍硬,用起来不舒服;有人拿它在炉膛里引火,还嫌它燃起的火焰太短暂。当你讨厌一件事物的时候总能找到千万个理由,让自己心甘情愿地信服。还是那本书,你当然可以认为它不好,因为你拿它当厕纸,当火种,但是否可以珍视它作为别人心灵启蒙的价值。你看,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那个人很丑很矮,可在他爱人眼里,他也许就是潘安,在他孩子心目中,他也许如同超级英雄。你又凭什么因为他的丑陋而讨厌他,他的丑陋与你何干呢?

是的,我不是活跃的人,但我认真工作,干得不差,我不愿拉帮结派,与你亲近,因为我不想成为谁的附庸。我尊重我手下的人,我视他们为人,我懂得他们的辛苦,我觉得他们很棒,悲悯常在我心中。我就是深沉,我深沉地看天,深沉地看地,深沉地看日月星辰,我有血有肉,我自由自在。

我并没有错,我不该偷偷伤心,我唯一的错就是在你们的虚伪里保持天真,但天真是我的自由。我干这一份工作出卖的是自己的精力和时间,并没有出卖人格和尊严。你觉得公司养活了我,如果按照马克思的理论,恐怕是我养活了公司。说得再直白一点,是我的付出养活了我自己,我并没有亏欠谁什么,况且你也只是这部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充其量是大个螺丝钉,所以当你想轻易碾轧别人的时候,首先让自己成为一颗齿轮吧。可惜我并不怕谁,我只怕假如变庸俗的自己。

如果我像你那样活,我读过的诗会嘲笑我,我会失掉爱人,连我自己都不会再爱我。我的价值在于我,于一切无关,更与你无关。让我用我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我并没有影响别人,所以请不要关心我,不要改变我,让老子单纯下去。“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老子愿意,你懂吗?

最后,对不起,我对你的善良也到此结束,我再也不会相信从你嘴里吐出来的“信任”,你懂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