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班

以前我是个很少熬夜的人,从小到大的习惯就是早睡早起。让我半夜睡觉,然后早上懒床是连自己都根本无法接受的事。也就是大学的头两年,偶尔跟同学去网吧通宵,才挑战了一下自我,可是在那儿人家一直精神抖擞地玩游戏,我看一会电影、网页就又困了。过年的时候,三十晚上别人流行熬年,一晚上打牌、看电视,我很多时候连春晚都看不完就睡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一直是一个顺其自然的人,晚上本来就是用来睡觉的,何必跟生物钟作对呢。不是有人调侃红牛的广告吗——累了、困了,你就歇着,喝什么红牛!这人真是深知我心。
遗憾的是,这么好的生活习惯终究被这份工作给断送了。我们在海上要上一种惨无人道的夜班,从晚上十二点到第二天中午十二点。每天起床的时候都是被闹钟强制叫醒的,然后在起床气的伴随下吃饭、上班。这还算好的,到早上天快亮的时候才叫难受,困到你站着都睁不开眼。奇妙的是,中午下班了又精神抖擞起来。“下班后我又是一条生龙活虎的好汉”,这句口头语虽是调侃,也不失为一种对夜班生活的写照。
这轮班去了另外一个平台,还是夜班,时间点变了,晚上八点到早上八点。感觉上,起码起床不那么痛苦了。但是,晚饭的时间是下午六点,我如果起来吃饭,饭后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候,睡觉睡不着,不睡感觉困,索性这几天就不起来吃晚饭了,一直睡到接班。
惨遭这几年的蹂躏后,我深感这种夜班毁人的极限不在于上班,而在于倒班。一曰,在平台上倒班,要求你直接由夜班倒成白班,一天之内生物钟翻转过来。“翻转”二字,想想就吓人,我就问你怕不怕吧?反正我是怕了。二曰,倒班回家,这意味着大概有一周的时间,白天家人精神的时候你在旁边犯困,晚上别人睡觉的时候你却睡不着,瞪着铜铃般的眼睛偷偷在黑暗里玩手机。
朋友,你开车在加油站加油的时候还嫌油贵吗?那是用我们的精气神熬制出来的,滴滴皆辛苦,能不贵吗?可是贵与贱于我又有什么差别呢?问君能有几多愁,请看我黑糙的皮肤、熊猫眼以及少白头。这大概就是我全部的所得。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干这个破工作了,那一定是被夜班逼的。“石油毁三代,钻井误一生”,古人诚不欺我,我却被自己骗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