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榴莲飘飘》

作为一个北方人,我没有吃过榴莲,连这种水果确切的名字,好像也是通过2006年的电视剧《武林外传》才知道的。但这并不影响我对这种水果的猜想。我对未知的事物总是有着强烈的好奇心,习惯于在自己的思维世界里为它们画像。所以,我可以想象榴莲外壳上的刺,以及它独特的气味和甜美的果肉。这种想象在很多时候,要比现实美得多。

对榴莲更进一步的了解应该归功于电影《榴莲飘飘》。榴莲在这个故事里是贯穿始终一条的线。狭窄的小巷里,尾随小燕的小混混被人用榴莲砸昏,从而让小燕和阿芬一家相识,同时让小小的阿芬认识了榴莲这种水果。故事的最后,阿芬寄给小燕的一颗榴莲也让陷于困惑中的小燕豁然开朗。

拿着旅行签证的小燕,从深圳到香港出卖自己的肉体。在那个现实的社会中,她对自己尊严的最大保护也不过是在不同的男人面前,保守自己来自东北这个实际上没有人在乎的秘密。如同一颗榴莲一样,即使在有些人的眼里,她的身上散发着堕落的恶臭,但她还依然要用坚硬的外壳包裹好自己。而跟着残疾的父亲,同样从深圳来到香港的小小的阿芬,作为一个孩子,她恐怕还不能理解什么是尊严。繁华的香港对于她来说也许只是她整日洗碗、生活的那条小巷,香港带给她唯一的新奇只是榴莲——在小巷里砸昏了小混混,以及自己生日时,父亲带回的礼物。榴莲是一个隐喻,一方面是小燕自己的化身。另一方面又是小燕眼里的香港,有着些许的新奇,但让人难以接受。

一个月的签证期结束,小燕回到了牡丹江边的老家,回到了一群曾经一起学习京戏的儿时伙伴中间。她希望留下来,安安静静地生活,她的朋友、她的表妹却都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向往。阿芬从深圳给小燕寄来了一颗榴莲,并且告诉她自己被警察抓到,遣返回去了。榴莲又出现了,小燕和几个朋友用刀把榴莲坚硬的外壳劈开,但没有人愿意吃。她留给自己父母的那些也一直完完整整地呆在冰箱里。

最后,小燕离婚了(到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小燕结婚了),她努力回到过去的生活,但是生活完全变样了。她去找自己的表妹,学舞蹈的表妹却去了深圳。从表妹练舞的破旧的大楼出来,小燕站在纷飞的雪花里,一阵的茫然。回到家里,她拿起剩下的榴莲一个人吃了起来。朋友们也全部走了,只剩下小燕一个人,她没有开舞厅,也没有卖衣服,而是重新唱起了京戏。

那个流光溢彩的世界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的,如同榴莲一样,有些人趋之若鹜,有些人又避之不及。可是当我们从趋之若鹜到避之不及之后,恐怕永远也回不到不曾珍惜的过去。一个镜头里,正在水龙头上洗碗的小燕,突然盯住自己的手停了下了,喊道:妈,咱家有胶皮手套没?我不知道她是想起了在小巷里帮阿芬洗碗,还是想起自己的一双手在那多男人身上抚过。总之,记忆是挥之不去的。好在,我们每个人又都像榴莲一样,虽然浑身散发着世俗恶臭,虽然总是把自己装扮成貌似不可侵犯的刺猬,但在坚硬的外表里面,我们都还有一颗柔软的心。这或许就是生活的最后希望。

6个评论

    1. @安, 《榴莲飘飘》是一部于2000年上映的香港电影,导演和编剧均为陈果,是电影《细路祥》的外传,亦是《妓女三部曲》的第一部作品。本片荣获2001年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编剧奖及最佳新演员(秦海璐)奖、2000年度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大奖最佳电影及最佳女演员奖。—— From 维基百科
      另,第3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剧情片、最佳女主角(秦海璐)、最佳新演员(秦海璐)、最佳原著剧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