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笑

有一种人的幽默是骨子里的,像马三立、郭德纲那样,即便只是和别人打个招呼,都会让你觉得非常有趣、有意思。还有一种人,像我这样的,挺好的一个笑话也能讲得冷如十冬腊月。如果和一个我这样的人交流,常常就要防备着阵阵寒意的来袭,不过除此之外,倒也没有别的严重问题,还算不上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与那些拼命和幽默做斗争的人交流,因为你从他们那里连冷笑话的寒意也得不到,只有独自郁闷的份儿。

这并非夸大其词,在这个神奇的国度,这样的人才遍地都是,也只有具备了这样的素质,在削尖了脑袋的人群里才能有上位的机会。我想起了,李敖2005年在北大演讲时,讲台下面笑声和掌声不断,讲台上坐着的北大书记和校长却如木偶蜡像一样,动都不会动。李敖调侃道,**党太严肃,不爱笑。我又想起了,赵本山对春晚的小品审查人员的批评,“观众都笑翻了,就他们脸色铁青”。在我看来,让任何一个心智健全的人都置于那样境地都不可能无动于衷,所以我们纵然心智健全,也终究只是常人、凡人。

如果非要问个为什么的话,那么我愿意暂且以小人之心揣度一下这些君子的腹。他们大概以为,幽默是常人的感情,而自己又偏偏不是常人,如果笑了,那么就等于把自己拉到了常人的位置,情何以堪呢?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但凡领导、领袖常常都以铁青的脸色和凝重的面色示人,让升斗小民们摸不清,看不透,不得不去敬畏。当然,这并不是说君子们永远都不会笑。在某些特定的场合,君子们必须笑,而且笑点极低,干巴巴的笑声还常常伴随着周围众小君子同样干巴巴的笑声。这里的笑,不是君子们为了证明也是凡人,而是为了更加证明了自己迥异于凡人——你看,人家贵如**,原来是这么随和的。凡人们永远是随和的,君子们则只有在笑的时候才偶尔随和,这大概就是两种人之间的差别了。

我在看电视的时候,经常头痛一个问题就是如何避开泛滥的清宫戏,因为那些荒诞的情节简直就是对观众赤裸裸的欺骗。皇帝和大臣都是整天嬉皮笑脸的,这怎么可能呢。皇帝贵为天子,是不会笑的,至少一般情况下如此。如果皇帝不笑,那么大臣们可以笑吗?按照这种逻辑,清宫戏的真实性甚至还不如新闻联播。至少在那里面,当世的皇帝们是很少笑的。

如前所述,不笑是因为抱着一种沉重的心。自以为贵于他人,视你我如草芥,他当然不会和你我笑。不但不会和你我笑,还会和你我怒,对你我吼,拉你我入大牢。像布什那样,和别人握完手,当面拿清洁剂擦手,像萨科齐那样,在大街上和市民对骂,至少他们也有正常人的感情,而我们却看不到这些。我们的君子们甚至只是一群机器人,行尸走肉,被外星人的精神控制的躯壳,有时我宁愿相信这些,也不愿相信他们也属于人类,因为他们没有人类的特征,最起码连笑都不会。

7个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