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话

暖气烧得热热的,宿舍变成一间温室。躲在里面,外面的风霜雨雪似都和我无关了。不上课的时候,窝在那里,看看书,看看连续剧,惬意十分。大四了,美好的大学生活不多了,稍稍地放纵也是合情合理的。再像过去那样苦大仇深,天天上自习似乎也说不过去了。朋友问我,快四年了,有什么收获。答曰,没有以前那么傻了。其实未必,其实还是傻得一如既往。年轻是傻的资本,是傻的由头。何妨继续这样傻下去呢!

姐姐要结婚了,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回去。从小一起长大的,现在要有自己的生活了。我开始理解海岩的《河流如血》里保良的伤感。或许,以后又少了一份爱。

8个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