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实现的本能

“人需要逃避,正像需要食物和睡眠一样。”诗人奥登这样说过。逃避的确是人的本能,现实生活不能给自己宁静时,人们总会为自己臆造一片净土。所以西方人会那么偏爱西藏,以至于让新疆、台湾的一些人愤愤不平。中国人也会那么迷恋陶渊明的桃花源,一直争论不休。在传统的中国,虽然儒家有着深远的影响,可是出世的隐士有时在道德上享受的敬仰要比入世的英雄们享受到还要多。这不能不说是人们对自己本能的认同。

刚刚读过的英国作家Graham Greene的小说A Burnt-Out Case(中文译名:一个自行发完病毒的病例)讲述的就是一个关于逃避的故事。一位功成名就的的建筑师奎里,面对人们毫无根由的吹捧,他对工作、生活、宗教、爱情深感厌倦,终于只身逃避到非洲腹地一麻风病院隐居。可是即使远在非洲,他也无法逃避世俗社会的一切。他出于自己的好奇心救自己的仆人,还是被认为是他是天主信徒的明证,和他在欧洲出于对建筑的热爱设计教堂,而被认为是宗教建筑师简直一模一样。还有一个用宗教道德掩盖自己的肉欲,绑架年轻妻子的伪信徒自作孤寂,偏偏一直缠着他,要和他谈论“神圣的爱”。以及闻风而来在三流小报上,把他塑造成“埋葬过去的隐士”的记者。最终奎里发现自己是无法逃避的。当他明白这一切,并开始渐渐释然的时候,伪教徒莱克尔的年轻妻子玛丽为了逃离婚姻的桎梏,谎称Graham Greene是自己的情人。于是麻风病院的神父对他的感激,顷刻变成了愤怒和恐慌。奎里最终倒在了伪教徒莱克尔的枪下。总是把爱挂在的嘴上的教父和教徒没有给他一点爱。

很多人认为,后工业时代人类的精神困惑最终要靠宗教来解决,Graham Greene在小说里却给出了否定,甚至完全相反的答案。宗教的力量或许只在你需要他的时候才会显现,在更多的时候它是缺位的。神的信徒们总是热衷于把正义归于神的爱,把邪恶归于神的惩罚。而个人的精神困惑似乎从来没有属于自己的位置。有的人之所以依靠宗教忘记了痛苦,首先是因为他们相信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神,而忘记了自己的存在。这样和死亡又有什么区别呢,像奎里那样倒在枪声里一样可以让自己解脱,不是吗?

12个评论

  1. 今天速度有点慢==宗教这东西有点复杂,旁观者往往难以理会。宗教只是人自己给自己划的若干圈子,给自己帖的若干标志之一。人是复杂的,靠本性和欲望驱使,宗教只是个精神约束,大概。

    1. @安, 世界上的伪教徒有两种:1.用宗教来标榜自己,2.为了获得神的宽恕。而真正的教徒往往会陷入到失去自我的境地,成为另一种集体主义的牺牲品。很难理解!

  2. 宗教是少数人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而实施的一种愚民工具,说白了就是精神鸦片,在大叔看来包括现在的政党都是一样

  3. 当然很难解释了,因为“没有宗教传统的中国人比有宗教传统的西方人还要愚昧”这句话根本就不符合事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