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绿毛水怪》

前天,无所事事的时候,突然想起《绿毛水怪》,于是捧起床头的书一口气读完,心里的感动和以前还是一模一样。还记得,第一次读《绿毛水怪》是在三年前的一个晚上,当时我躺在宿舍的床上,翻着那本错别字众多的盗版王小波精品集,无意看到了最后那篇《绿毛水怪》,就一发而不可收,一直读到宿舍熄灯,还没读完,又忍不住蹲在宿舍的门外继续读下去。读完之后,躺在床上,心里还是一直不能平静,一点睡意也没有。之前,读过的所有小说里,只有方方的《桃花灿烂》让我有这样的感觉,而《绿毛水怪》是《桃花灿烂》也不能够相比的。

王小波及其看重自己小说,普通人却更喜欢他的杂文,很大的原因是他的小说相对杂文比较晦涩,而《绿毛水怪》是个例外。《绿毛水怪》的开篇并不是很特别,只是讲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的纯洁友谊。其实,陈辉和杨素瑶的那种可爱的遭遇和前青春期的情愫是很多人都经历过的。杨素瑶说:“我觉得大人都很坏,可是净在小孩面前装好人。他们都板着脸,训你呀,骂你呀。”在小学的某节一课上,我曾经盯着我的语文老师也这样想过。“我当然是坚决的认为妖妖就是——卡加郡主,我的最亲密的朋友。唯一的遗憾是她不是个小男孩。我跟妖妖说了,她反而抱怨我不是个小女孩。可是结果是我们认为我们是朋友,并且永远是朋友。”在我开始认识到性别的差别的时候,我也因为我和朋友不一样感到伤心。王小波告诉我,除去那些特定的时代印记,所有人童年都是一样的。

虽然如此,在读到杨素瑶死去之前,我还坚持认为这是一个俗套的故事,丝毫不像王小波的风格和文笔,因为它真的太普通了。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看似俗套的故事,王小波为它安上了一个看似荒诞的结局,就足够让人唏嘘不已。

杨素瑶消失了,但她并没有死。她吃了一种药,变成了绿毛水怪,在大洋深处的国度里获得了自由。男水怪对陈辉说:“跟我们一起去吧。海里世界大得很呢。它有无数的高山竣岭,平原大川,辽阔得不可想象!还有……”陈辉不愿意去,被现实束缚久了的人往往不会一下子相信自由。但是当他看到身为水怪的杨素瑶,即使丑陋无比,他也立刻改变了主意。最后陈辉没有真的成为水怪,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小说里陈辉被医生当做精神病捆了起来,他的讲述连自己最好的朋友“我”也不相信。也许他真的得了精神病,绿毛水怪只是他脑海里的幻象。我们可以和“我”一样不相信他的话,但却不能不相信他的爱。有人说,《绿毛水怪》是稚嫩的,我想他错怪了王小波。小说的写作手法会稚嫩,但爱情一定不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