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行纪(二)

14日早上起床,吃过早饭,又坐上了汽车,而我们连目的地也不知道。从柏油路到土路,汽车上下颠簸,坐在车里连方向也分不清了。车里还开着空调,一股浓浓的土的味道呛得人难受。不知道走了多久,车停了下来。原来前面有一辆卡车不知什么原因停在了那里。路本来就很窄,这下汽车也上不去了。一车的人不得不下来步行。外面的太阳正大,昨天遮雨的伞正好派上了用场。路上一层厚厚的黄土,踏上去软绵绵的。又走了一段时间,转过一个弯,一排房子映入眼帘,原来到了山顶,这里是一个培训中心。

东西放下来,在山顶吃了一顿免费的午餐,然后集合。一个身穿迷彩服的人给大家分配了宿舍,还说这里是军事化管理。果然是军事化管理,接下来整个下午的时间都用来学习叠“豆腐块”了。我一直不理解我军这一优良传统——被子是用来睡觉的,不是用来装饰的。那个退伍军人用炫耀的口吻讽刺每一个人的努力,好像人的价值只在于叠被子。我开始觉得很荒谬,原来坐了一天半的车就是为了在这样的山顶面对这样的一个人。到山顶的第二天就开始下雨了,原定讲课的人没办法上山,我们只能每天呆在屋里看录像。在这唯一的好处就是吃饭不用出钱。每一天想着Prison Break的剧情,忍受了三天,终于可以下山了。但是因为连续几天的雨,汽车上不来了,结果一伙人从山顶步行下山。据说这座山是附近一片山中最高的一个,大概走了快一个小时才到了山下的柏油路。

又坐上了汽车,到了县城某个单位的院子里,等着下午的车拉着我们到井场。没有想到的是,几十个人里每一个人被单独分到一个地方。又坐了不知多久的车,终于到了自己要呆的井场。采油工不在,我一个人呆在小小的房间里看电视。天渐渐黑了,连晚饭也没有着落。一个同学给我发信息说他那里的采油工也不在,也正自己一个人挨饿看着电视。所谓的实习真的荒谬如此。不久,采油工回来了,是一个小伙子,好像是打麻将去了。他问我来实习几天,我说十天。他说,那你就在这睡十天觉吧。他的话果然应验了,每天的生活除了开机器,关机器,算产量就剩下睡觉,看电视了。不知道自己将来的工作会是什么样。如果余下的青春也这样消磨掉,那么即使能挣一点钱又有什么用呢?
每天看着太阳从北边生气,从南边下山,拿着手机在校内网上发牢骚,时间好像成了一种游戏。七天后,接自己下山的车来了。从山顶到县城,从县城到延安,从延安到西安,心里都有一种喜悦和另一种悲伤。一年后的自己究竟会怎么样?我不知道!

1.中午爬山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2.山顶还住着孤零零的一家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3.井场的黄昏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