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行纪(一)

7 月13日一大早就起床,把东西收拾好。外面还下着不小的雨,三个人打两把伞,勉强遮着雨就出门。坐了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才到火车站,雨还下着。辅导员和不少同学已经到了,都提着大包小包,站在城墙的大拱门下。刚站稳了脚跟,就接到一个陌生电话,问我到到了没有。自己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用河南话跟人说了起来。听不出来是谁,又不好意思问。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个同学说,刚才我给你打电话……我说,刚才是你打的吗,你换号了?自己打开号码簿,一看原来手机里根本没有他的号码。我还振振有词地说,好啊,看不起我,连电话都不告诉我!

人到齐了,领了火车票,一看果然是站票,好在路程并不远。火车是从北京到延安的不知道为什么兜了这么大的圈子跑到西安。在西安下车的人还不少,几个先行者竟然占到了座位,大家毕竟可以替换着坐一下。一路上打牌,说笑,还看一了一场杰克逊的演唱会,都没有累感觉就到了延安。

延安火车站大概是新建成的,要比西安火车站更现代,更漂亮。来往的车不是很多,偌大的一个火车站冷冷清清的。在火车站旁边简单地吃了午饭,一份洋芋擦擦和一碗小米粥,也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贵。吃过饭,才发现原来火车站后面就是山,街对面的一排房子后面也是山。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局促的城市。在火车站前的广场照了几张照片,汽车就过来了。下午的旅程开始了。汽车从市区开出,还是一样的连绵不断的山和零星的窑洞。司机师傅的技术很好,一路上过的那些弯道比卡丁车地图上的还要夸张,可是车速一点也没有减。坐在车上一开始还提心吊胆,没多久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于是放心地靠在旁边同学的肩上睡起了大觉。

汽车到吴起县城的时候,太阳还很高。在石油大厦对面下了车。很难想像如果没有石油,一个西北的小县城可以建起这样的大楼。一伙人站在那里,肚子此起彼伏地叫着,等辅导员找住的地方。没多久,被领到附近的一条街上的一家小店外。门口的灯箱上直书两个大字“宾馆”,让人想起零零漆曾经下榻过的丽晶大酒店的风采。不过,里面终究比丽晶大酒店要豪华得多。三个人或两个人一个房间,进去之后发现竟然还有电视,打开一看,一个台也没有。东西放好后,下楼吃饭。和几个同学在一条街上转了一圈,挑一家最便宜的进去。一碗面下肚好像还没有什么感觉。吃过饭又去附近的超市买了点东西。这里的物价的确比西安、延安还高。有人说上帝是公平的。这里土地贫瘠,地下却有石油。但是石油能够给普通人带来多大的好处呢?只是提高了当地的物价,而那些靠天吃饭的庄稼人的日子恐怕比以前还要艰难。上帝究竟还是不公平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