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了

几个老师好像还没认全,转眼间就又要考试了。又一次感叹把日子过得如此颠三倒四,都有点儿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大家都期待着最后一节课,老师能给划一下重点,所以这学期我唯一一次见到那个教室挤那么多的人。重点确实划了,但是回头仔细一看,貌似一本书从头到尾都是重点。早知这样又何必劳烦老师呢?全部都划和全部不划没有本质的区别。

到了这个时候,只能恨自己平时上课不好好听讲,现在不得不整天抱着那几本书来回看,脑袋都快大了。还好可以去图书馆的期刊阅览室,看一会儿课本,再看一会儿杂志,不用那么枯燥。本来是为了劳逸结合,可是一旦看上杂志就放不下来,所以学习效率还是很低,在那苦坐一天也记不住多少东西——净看杂志了。和我一起自己的同学比我还干脆,课本和茶杯拿到地方,人稍微坐了一下就彻底消失了。到了吃饭的时间,还不见人影,忍不住发个信息问一下。答曰:我早在宿舍呢,把我东西带回来吧!

虽然远远没有复习好,但大概还不会有挂科的危险,所以已经开始考虑考完试该干些什么。因为大概要到七月份才能放假,考完试除了做几个课程设计就再也没别的事情了,时间很充足。上次和两岁多的小外甥女打电话,基本上没听明白她说了些什么,反倒让我有点儿想家了。如果回去一趟,好像也不太值得,尤其是想到恐怖的火车,只能劝自己在这儿安心待着。好好看几本书,再和宿舍的兄弟们出去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