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病初愈

一个早上,刚刚揉开惺忪的睡眼,就感觉两腮有点疼,还以为只是上火了,完全没有在意,一整天照旧吃吃喝喝。结果,当天晚上就发起烧来了。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对着镜子一看,脸都肿了起来。心里一惊,莫非得了传说中的“痄腮”。记得小时候,每到春夏之交就会有很多小朋友,面贴两张硕大的膏药,看起来很拉风。可是据说,只有小孩子容易才得痄腮,难道我以如此高龄获此荣?              

洗梳完毕,去餐厅吃饭,发现脸竟然痛得连饭都吃不了。勉强忍着痛吃了几口,就跑到校医那里。果不其然,真的是痄腮,吊针马上就扎上了。我还对那些药水抱以厚望,指望靠它们马上好起来,谁知道第二天更加厉害了。脑袋昏昏沉沉的,脸痛得好像被人甩了耳光。复到校医院,校医倒很谦虚,竟然让我赶快去外面的医院。于是,马上叫了一个老乡,陪我出去,上午跑一家医院,下午又跑一家医院。公交车上,我还拿袖子遮住脸,生怕被人看到了丑态。其实,哪里有人认识我!算起来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去医院。医院的医生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冷漠,反倒很和蔼。开了药单,带回来,连续输了几天的药,终于渐渐好了。

脸消肿了,也不发烧了,只不过吃药把胃伤了,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去。每顿饭都是随便将就两口。药店门口那个秤上,我发现自己的体重直线下降。原来还考虑着怎么减肥,这一下真的省心了。宿舍几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还是只顾得整天玩游戏,竟然连我的脸肿都没有看出来,还戏言“你感冒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好”。生了一场病彻底老实了一段时间。发着烧,肿着脸,躺在床上养病的几天里,竟然把北村的《施洗的河》看完了。本来已经从图书馆借来了很长时间,一直没空看。看来生病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最起码可以减肥,看书。

4个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