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子

那双鞋子躺在商店华丽的玻璃橱窗里,静静地,像两个正在熟睡的可爱的孩子,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她一次次小心翼翼地从橱窗旁经过,从来不敢吵醒它们,只是一个人偷偷幻想,如果自己穿上它们会变什么样子,会不会像童话里穿上玻璃舞鞋后的灰姑娘,会不会和那一位王子翩翩起舞。

她一直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丑陋的女孩,只有丑陋的衣妆。一个人的时候,她喜欢站在镜子面前,仔细地看着自己,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她有漂亮的脸蛋,高挑的个子,修长的手臂,以及能够垂到腰际的乌黑头发,她什么都有,她觉得自己缺少的就是一双那样的美丽鞋子。穿上它们,她就可以自信地在街上穿梭,像风一样从那些陌生的路人身旁飘过,只留给他们对于美的惊愕。每当想到这里,她都会认真地快乐,然后认真地伤心,因为它们的高贵,她支付不起。她只能像一个孩子仰望夜空中的星星那样,静静看着它们,犹如它们静静躺在那里。

她发现自己真的把心落在了那个明亮的橱窗里。她常常不由自主地绕过几条街,只是为了看它们一眼。她常常夜里做这样的一个梦,梦里她穿着那一双鞋子,金黄色的地板,天蓝色的吊顶,以及她的王子,在悠扬的旋律里和她一起旋转。她可以清楚地听到裙摆在空气里扰起的淡淡风声,像情人在耳畔的呢喃。每次醒来,她觉得自己好像还在那个漩涡里,随着音乐起起伏伏。

她发誓,她一定要拥有它们,那几乎成了她生命的意义。她可以少吃几次冰淇淋,少看几次电影,少打几次Taxi,她都可以。连她自己也不理解这种执拗,她不知道自己原来也可以为了一件爱的东西付出这么多。

她每天追逐着那个遥不可及的梦,日子久了,渐渐习惯了追逐,似乎早已忘了那个梦到底是什么。她的储钱罐和她一样,有一天终于也厌倦了,再也吞不下一个铜子。她这时又想起橱窗里那两个熟睡的孩子——它们该醒了。于是,她带着那一堆零乱的钱去了,高兴得像一个偶然发了大财的穷苦人。熟悉的街上,她的脚步轻盈。

玻璃橱窗依旧一尘不染。她对售货小姐指了指那一双鞋,仿佛随手指着一个多年的朋友。

“早卖完了,那是一双样品,愿意要吗?”

“愿意,当然愿意!”她似乎没有一点的犹豫。

她终于带着它们回家了,像一个年轻的母亲抱着自己初生的孩子。在她那一间小屋里,她躺在床上,轻轻把它们举过头顶,表情如同教堂里的信徒,虔诚而幸福。夕阳透过窗子,把最后着一丝温柔洒在了她的脸上。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可是,第二天,第三天和很久的以后,她还穿着自己的旧鞋子。因为那一双鞋子,她根本穿不上。

(很想写好,不知道为什么写成了这个样子!)

11个评论

  1. 写的还好,只是故事本身太不现实了~~一张电影票70,我觉得能承担经常看电影的支出的人差不多什么鞋子都买得起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