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

两千年

干涸了多少等待

那支破败的船队

终于

小心翼翼地归来

没有带回我的仙药

却说

蓝天碧水间

有一簇灼目的妖艳

于是

我溺在了你的风采

茶饭不香

骨瘦如柴

谁在乎烟波浩渺

山河粉黛

我只愿

轻摇短楫

乘桴浮于海

注:这是一篇古老日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