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车的末日

滴滴把顺风车业务取消了,对我这样一个顺风车的忠实用户来说,这不是个好消息。顺风车比专车要便宜不少,去车站、机场这种中长距离的地方,顺风车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我遇到的顺风车司机几乎都是年轻的上班族,他们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拉个人,赚一点外快。印象最深的一个车主很健谈,路上我们聊得很开心,本来讲好要加一点高速费,最后竟然没跟我要。我学过概率与统计,也明白如果仅我个人的感受就说滴滴顺风车是好的,这样的肯定在统计学上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样本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

前几年共享经济风起云涌,从汽车到单车,再到充电宝、雨伞之类都可以共享,一时间让人感觉都有几分荒诞。风潮褪去,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汽车领域活了下来并且过得比较好的只有滴滴了。可它给我们生活带来的改变却没有自己宣称的那么具有革命性。除了从传统出租车公司那里分了一杯羹,可以实现移动互联网约车之外,滴滴并没有多少特别之处。我们甚至可以把它看做一个互联网化的出租车公司。没有一辆车,只提供区区一个平台就肆意抽成,互联网时代资本的嗜血程度并不弱于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时期。我唯一认同滴滴的地方就是它还有顺风车的业务,虽然业务量不足总业务量的5%,但是它同共享精神是最契合的,也最有希望用来解决城市里的交通拥堵。

根据多年前一项粗略的统计数据,城市道路上小汽车的空载率在70%左右,也就是说一多半的汽车上只坐了司机一个人,这是对社会资源的一种严重浪费。如果在城市里人们可以实现便捷地拼车,搭乘顺风车,这对于缓解交通压力,降低能源消耗会有很大的帮助。像Uber一开始也是从这种思路发展起来的。可惜到了中国,这样的共享经济摇身一变就成了网约车,所谓的滴滴专车、快车和传统的出租车没有任何本质上区别。唯一和共享经济沾点边的顺风车如今也在社会压力之下关停了。

我并非在为那些杀人犯、强奸犯辩解,也不否认有不少的司机开顺风车时还怀有一些赚钱之外的不良目的。我只是觉得一个有商业前景,有社会价值的业务就这么取消了让人有点惋惜。滴滴当然有错,它在车主资料的审核上不够严格,管理上存在太多漏洞,应急情况下对客户没有服务精神。但这些问题完全可以解决,我们的政府在对网约车的监管上完全可以更用力一点,比如把网约车系统接入公安系统,实现对网约车路径的实时监控,这些在技术上并没有什么难度。像现在这种动辄就关停业务的解决方法并不是壮士断腕,而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滴滴归根到底只是一个平台,真正造成这些问题的因素还是个人。我们谴责滴滴的唯利是图,或者批评受害者衣着暴漏,没有自我保护的意识,这些都是本末倒置。在大规模的城镇化,无奈的经济转型之下,社会会制造出大量的流民,他们没有稳定的、正当的职业,没有像样的文化资源、精神生活。这样的群体越大对一个国家来说越危险。如果任由这一类人在底层浮沉,到最后被影响的将不仅仅是社会治安。

电视剧《伪装者》

这几天在看电视剧《伪装者》,说起来这是一部2015年的电视剧了。我一向不怎么看电视剧,国产剧看得更少,但是这部剧感觉还不错。除了胡歌时不时卖萌,略显尴尬,其他演员的表演,包括剧情都是上乘的。胡歌是一名好演员,只是这次的角色不太适合他,或者说不太适合他的年纪。他和王凯的角色如果能互换 一下,我觉得勉强还可以接受。虽然他们两个同年,但是胡歌明显要比王凯更沧桑一点。窃以为胡歌表演中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爱用一种生硬造作的痞气来表演年轻人。《猎场》里一开始,他的表演也是这样的。“年轻”可以有很多种表现方式,不少大作品里角色的年纪和经历跨度很大,他们的成长过程却过渡得非常自然。这一点上,胡歌的表演功力还有不小的打磨提升的空间。当然,一个演员总有适合自己的角色类型,他表演起《琅琊榜》里这种阴郁隐忍的角色确实得心应手。

靳东在这部剧里的表现也不错,不过我对他一贯的这种知心大哥范的表演已经无感了。王凯中规中矩,不出彩也没犯错。刘敏涛算是能够撑起来的老戏骨,演什么像什么,唯一的问题就是她的牙不太整齐,有点抢戏。在女演员外在形象越来越标准化,越来越千篇一律的今天,这点问题也不算什么问题了,毕竟人家是靠演技吃饭的。其他演员,王鸥的表演也没有什么瑕疵,只是声音不知道是不是配音的原因,显得稍微有一点生硬,大概是为了表现她女魔头的一面吧。扮演于曼丽的宋轶形象不错,和胡歌的问题一样,气质不太适合这个角色。于曼丽身上应该有一点风尘味、脂粉气,宋轶大概理解成了故作妖艳。总之,于曼丽的复杂,她没有表现出来。值得重点提一提的就是扮演程锦云的王乐君,我觉得她的气质温婉沉稳,很契合程锦云这个角色。表演算不上多优秀,在这一帮好演员面前至少没有拖后腿。谁知道,在网上查资料的时候发现这部剧热播的时候,王乐君被黑得不成样子了。什么“最丑的女主角”,“面瘫”之类的话铺天盖地,甚至还有人一本正经地考证,刘敏涛才是女一号,王乐君是女X号。这大概是我的审美和大众审美差距最大的一次。王乐君这样沉静的气质才是东方女性的应有的,现在的观众们大概都被那些网红和流量明星洗脑了。 继续阅读

平凡

小时候读《平凡的世界》,没有读出它的好,只是觉得路遥展示的农村生活和自己更小时候经历的很像,因而产生一种亲切感。更早一点,我看过张智霖、朱茵版的《射雕英雄传》,留下比较深的印象。我以为孙少平也会像郭靖一样,历经千辛万苦,功成名就,抱得美人归。可惜路遥没有给他安排那么好的命运。他苦苦挣扎,也只是做了一名煤矿工人;虽然和田晓霞相恋,却没能像郭靖那样娶到名门的千金小姐。以为我小时候庸俗的眼光来看,孙少平的人生当然是失败的,或者说更接近于悲剧。在常常沉醉于对未来的幻想的年纪,我有一千种理由来否定这个故事索然无味的结局,主角为什么没有头顶光环呢?

人的视角总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所以常常错把自己当成主角。连孙少平这种刻意塑造的主角都失去了光环,被生活蹂躏、践踏。平凡如我,又怎么少得了一次又一次的碰壁呢?我们总以为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当下的落魄只是时运不济,只要足够努力,就一定能够实现所谓的抱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只要自诩为知识分子,就多多少少会有这样的情怀。煌煌其言,可敬可悲。现在我明白了,这些抱负和情怀说到底只是年少轻狂而已。巍巍华夏,几千年的时光里能够明明白白做事的读书人没有几个,多数只会顾影自怜。“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看来是最简单的事情,可历史上没有饥馁的盛世屈指可数。因为春种秋收的因果定律并不是总管用的。多数时候,面对世事,多数人能做的只能是无能为力。世人熙熙攘攘,想的都是出人头地,能够甘于平凡反倒更像是一种美德。你仔细看看有几个郭靖,又有几个孙少平?

如今我对所谓的成功的欲望已经降到最低了。因为无论是名,还是利都是用很多精神上的高等级乐趣来换取的。不妨就承认自己是平凡的,在平凡的生活里,把玩一点不甘于平凡的小乐趣,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暂且踏踏实实走好脚下的路。

梦20180619

我带着老婆和孩子入住某家酒店。安顿好后,我说想出去转转,于是自己就一个人出去了。沿着走廊往东走了不远,一个房间开着门,里面住的竟然是赵丽颖、王思聪,还有一名男子面目不清,好像是林更新。我第一次见到女明星,非常激动。赵丽颖穿着睡衣,身上有许多伤痕,胳膊上的伤口还缝着针。她告诉我,这些都是拍戏时受的伤。我说,看来当演员也不容易,这么辛苦。

赵丽颖拿走了我的手机,给我拍了一张照片。我这才发现自己出门的时候带的是一部没有张SIM卡的手机,心里非常着急。这么长时间没回去,老婆联系不上我该怎么办?我想回去,但赵丽颖对我做出了 一些亲昵的举动,我又舍不得离开。最终在她的勾引下,我和她发生了关系。她说要5000元才能放我走,我心想虽让不贵,但毕竟我一年的生活费一下子花完,回去无法交差。

这个时候门外的走廊上传来我老婆的声音,她在跟别人打听我的消息,似乎很着急。我吓得不敢说话,心里非常懊恼,怕被发现了。外面安静之后,我便和赵丽颖他们道别。屋里的光线亮了起来,赵丽颖站在那里,显得又黑又矮,根本没有明星该有的光彩照人。这时,她和王思聪又有一些不雅的举动。我感觉一阵恶心,对她的怜惜顿时全无了。

出了他们的房间,我往回走,发现很多人竟然在走廊里打地铺。到了我的房间,老婆带着两个孩子在门口等着我。看到了我,她没有一丝责怪,反而非常温柔,我很愧疚。老婆说,我带你去外面转转吧。我们开着车,到了一个庞大的市场,里面都是一些卖杂货的店铺,看起来非常破败。她告诉我,这个市场就要拆迁走了。我说,这里有什么好转的。老婆说,你没看出来吗,这里离咱们原来租的房子很近。我这才发现旁边的立交桥看起来很熟悉。我们租房的时候经常从这里走,那时刚刚结婚。街边一家店的门口,一个小伙子正在卖力吆喝,大概是商品大甩卖之类的。我心想,这种世俗才叫生活,今后再也不追星了。

解梦:

1.出海久了,长期没有性生活,就会偶尔做些春梦。一大把年纪了,甚是羞耻。

2.我很爱我的老婆,可是从来没有用这个两个字称呼过,一般都是直呼其名。

3.我没那么喜欢赵丽颖,只是觉得她长得很甜,除了《乘风破浪》没看过她的其它作品。(还有一部《苍穹之昴》,但那时她还不出名,我对她出演的角色没什么印象了。)

4.我没有追过星,年轻时候也没有,真正喜欢的明星至今只有五月天和刘若英。这种喜欢也只是欣赏,和那种追星的疯狂相去甚远。

5.我一年名义上的生活费是5000元人民币,这是真的。

汶川地震十周年祭

2008年5月12日大概是我三十年来记忆最深刻的一天。那天只有上午有课,在去教学楼的路上,我和一个长安大学的高中同学打电话闲聊,聊天的内容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下午没有课,宿舍的几个同学一起去网吧玩。下午两点多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电脑桌突然晃动了起来,起初以为是对面的人在故意晃桌子。接下来听到有人喊“地震了”,我根本没来得及恐慌就跟着人流往外跑。那时候剧烈的晃动让人感觉楼梯踩上去都是软绵绵的。到了外面的马路上,看着几乎密密麻麻挤满街道的人群,我才开始害怕起来。网吧所在的四层小楼是我亲眼见证下一个星期就匆忙盖起来的,我没有葬身这种草就的建筑下实属万幸。缓过神给家里打电话,结果手机线路繁忙,根本打不出去。回到学校之后,还一直有余震,一晚上从宿舍里往外狂奔了好几回。后来我们根本不敢回宿舍了,在综合楼一楼的餐厅里坐了一晚上,打牌、喝啤酒。我记得的一个细节,那时候西方很多势力正在抵制北京奥运会,西安好像闹了几次游行,学校里从此只能买到易拉罐装的啤酒,便宜的玻璃瓶啤酒失踪了。

后来的几天,在网上看到各种各样的消息,我最难忘的是一张照片,几个孩子沉睡在一个废墟的角落里,身上背着五颜六色的书包。我记得我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很久,哭得很惨。网上有人说,校舍的建筑质量有问题,所以孩子的伤亡才那么多。很多家长结伴要上访,一位市委书记跪在地上阻拦上访的人群。后来甚至温总理也说,政府一定会调查到底,到今天我也没有看到什么具体的调查结果。人类的悲伤总是短暂的,房子没了可以重新盖,孩子没了也可以重新生。有时候说不清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毕竟生者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可如果选择忘记悲伤,那么对死去的人是不是又不够公平?

2008年是中国互联网精神消亡的前夜,那时候Google和YouTube之类的还可以访问,有大批网络论坛聚集了大批奇人,博客的风头依然正劲,Twitter引领了微博新潮流。很多人以为人人可以发声的互联网将成为中国社会转型的绝对推动力。恰逢汶川地震和北京奥运,整个社会看到了八零后年轻一代对整个国家、民族的责任感。谁又想到,这些想法在今天看来实在是讽刺味十足,现在这个国家在旧制度和新把戏的泥淖里已经越陷越深,竟然还沾沾自喜。

汶川地震已经十年了,越清楚的记忆越显得不真实。我的这个博客也断断续续写了十年。十年、二十年、五十年,“汶川地震”这四个字并不例外,早晚会成为历史书里的一个符号。在时间面前,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

 

不靠谱的单位

这个单位是越来越不靠谱了,单位里的人也越来越不靠谱了。在海上的时候看到邮件,让我们这些人才库里的人赶快准备晋升面试的材料,本来是一桩好事嘛。结果回来之后,某天上午去单位咨询了一下,人事却告诉我,最近答辩的人多,今天下午排不上,就要等到清明节后了。我直接就懵掉了,我是在单位等到下午,还是节后再参加呢。这种问题应该给人一个清楚的答案啊,总不至于让我等一天,万一排不上我呢,况且主管这个事的人都没能明确地告诉我,到底能不能排上号。我想了想,还是节后参加吧,至少能多准备几天,到时候心里会更有底气一点。

清明节三天在家里大海捞针一样,疯狂看各种资料,重点是我们单位浩大的管理体系。据说前两年兄弟单位花几千万找咨询机构专门编写新版的管理体系。等人家大功告成,我们单位一分钱不花就模仿了一份。就这么一个管理体系,拿来变着花样地考你,应知应会的你掌握了,他们就专门另考一些刁钻古怪的,反正不考倒你决不罢休。最让人头疼的是,如我上一篇日志提到的,这个管理体系像Windows一样执行动态管理,一直打补丁,一直更新。你好不容易背会的东西,朝夕之间,人家就改掉了,或者趁你不注意夹带一些新的内容。像我这种年纪大的人记点东西本来就很不容易,这么一来真让人感觉残存的智商也被捉弄了。

节后我又给人事打电话,他斩钉截铁一般告诉我,周二过来参加面试。我本来这一周一直在参加培训,只好今天下午跟老师请假。到了单位之后,根本没见到人事,一问别人,原来他竟然去忙别的工作去了。我打电话确认了一下,他义正言辞,毫无愧色地告诉我,今天的面试取消了,周四再来吧。挂完电话,我简直要骂娘了,取消了就不能告诉我一声吗?不能打个电话,发个QQ也行啊。知道培训中心离单位多远吗?足足20公里啊!我大中午开车白跑一个来回!

我们这位人事主管,我很早就认识,原来见面还会笑着打个招呼,现在再见到也变得爱搭不理了。我也不在乎这些,您高升做了领导,我这种无欲无求的人本就没打算和您套近乎,拉关系。可是能不能拜托办事稍微靠谱一点呢?我们这些人,辛辛苦苦挣这一点钱,实在不容易,能否有一点理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