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普elitebook 735g

双十一入手了一台笔记本elitebook 735g。原来日常用的笔记本是大学时买的,用了9年,早就退化成老爷机了。每次背着出门就感觉像是背着一块板砖,早就有换机的想法了。一开始我看上了华为荣耀的Magicbook锐龙版,颜值不错,性价比也高。结果在花粉俱乐部看到很多转轴变形的案例,除了送修,官方也没什么明确的说法。我只好放弃了这个。也是因为Magicbook锐龙版,对AMD处理器产生了兴趣。锐龙处理器性能不弱,而且胜在价格便宜。同样的配置,Magicbook锐龙版价格最低比Intel系列低几百块钱。像elitebook算是惠普相对高端的商务本系列,除了配置了AMD锐龙处理器的735g/745g,实在找不到和性价比沾边的价格了。对于我这样不玩游戏的轻办公用户,AMD处理器是个很好的选择。

用了两周多了,综合感受如下:
1.颜值高,同事看到都说不错。735g选用的是高色域屏幕,没有和普通屏幕的745g做对比,但和我原来的笔记本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细腻感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官方重量1.33kg,装背包里感受不到什么重量。遗憾的是充电器略大,自购一个Type-C接口的便携充电器很有必要。
2.散热一般,有时候只是浏览网页,风扇就会莫名其妙狂转一阵。我平时简单使用,机身时热时凉。
3.品控一般,京东购来的第一件,屏幕就有坏点。换新之后,屏幕还是有坏点,我也懒得再换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的运气不好。除此之外,转轴两侧的缝隙明显不一样大,触摸板处的缝隙也一边小,一边大,而且据我在网上了解,这并不是个案。所谓的军工品质,高端模具实在一般。不过联系到价格,这些小问题都无关紧要了。
4.性能不错,简单测试一下,胜任基本工作没有问题。可能锐龙5Pro 2500U功耗控制要差一点,续航一般吧,纯看视频5个小时左右。
5.作为轻薄本,竟然有网口,不是一般的方便。有一个USB口关机状态下也可以给手机等设备供电,秒变大型充电宝。
6.可拓展性较强,双通道内存,以后换内存条也很方便。没选Magicbook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板载内存,无法升级。735g还预留了一个M2接口,可以安装2242的硬盘。
[无图,图片多了以后博客搬家麻烦。]

武汉两日

高考那一年,很想去武汉,报了某所武汉的大学。结果很显然,所有心心念念的到最后都注定变成一个个悲伤的故事。那一年没有考好,武汉也没有去成。这不得不说是我人生当中第一个比较大的遗憾。武汉离我们老家很近,近到和郑州的距离差不多,甚至比郑州还要近一点。就地理上来讲,家乡属于汉水流域,饮食上和湖北也有不少相似性。不知道湖北人是怎么给湖北定义的,对于我这个生活在秦岭淮河这条线上的河南人来说,湖北就是南方了,而且是最近的南方。这几年我的生活轨迹,一直在河南、河北、山东、北京、天津这几个地方,最远也去过一次新疆。可论起南方,我始终没有去过比老家的纬度更靠南的地方。

12日,我因为某个缘故,一个人出门去了武汉。出门的时候,大雾正浓,正好有赶上附近修路,马路上立起很多蓝色的挡板,我几乎没有找到火车站的方向。去程没坐高铁,K字头的火车不到三个小时就到了。到了武昌站,又坐了一站地铁,找到住处。然后出去吃饭,下午转了辛亥革命纪念馆、鄂军都督府。辛亥革命纪念馆里的展品要比鄂军都督府要丰富多。要看东西,去辛亥革命纪念馆。要看房子,还是去鄂军都督府。这两处离得很近,就隔条马路。先细细看看辛亥革命纪念馆是我比较推荐的。

下一站去了黄鹤楼。手机上显示,我当时走了一万多步,已经感觉很累了。到了黄鹤楼公园的东门,独自坐了一会我就走了。因为我觉得自己大概很难有兴致和体力,再好好看看黄鹤楼。接下来步行去了户部巷,本来打算在这里吃点东西。都说每个城市都有一条类似的小吃街,专门用来糊弄游客。可户部巷看起来实在没有什么特色,比起济南的芙蓉街差远了。也有可能是我的心情没有去济南时那么好吧。穿过户部巷往前走,到了江边的阶梯上坐了坐。天色阴沉,云雾茫茫,江水也浑浑的,心情却莫名地好了起来。江边的乱石堆旁,有人在钓鱼、有人在画画。江里有人在游泳。没多久,天就下起了小雨。我还想登上旁边的长江大桥看看,可惜电梯早停运了。步行上去,又非我体力所能及的。夜幕要降临,长江大桥和远处的鹦鹉洲大桥已经亮起了昏黄的灯。我在桥下又徘徊了一阵,就返回住处了。

第二天一早坐地铁去湖北省博物馆,出了地铁还有一段路要走,半路又赶上一阵急雨。恰好路边有一个超市,躲进去买了一把雨伞,才避免了湿身的命运。湖北省博物馆里有一个关于埃及的临展,展品丰富到连木乃伊都有,真是让人大饱眼福。到了中午十二点,工作人员突然就开始清场了。原来下午要临时闭馆,本来镇馆之宝——曾侯乙编钟,我是打算留到最后再看的,这下只好匆忙瞄了一眼。出了博物馆,去楚河汉街吃饭。这里的建筑很有意思,是一个留影的好去处。最后一站计划去附近的码头坐船,游览东湖。到了码头,售票人员告诉我,天气原因,游船不往东湖方向走,只走楚河汉街一段距离,票价也没有折扣。我才不做这冤大头呢。路边骑上一辆共享单车,一样游东湖。可怜我虽然做了功课,还是想到东湖有这么大。只是湖边的一个武汉大学,就用了很长时间来“经过”。后来,我老人家又实在没有力气了,共享单车放在路边,上了一辆开往武汉站公交车。在手机上买了火车票,到火车站的肯德基里吃了点东西,权作晚饭。当天晚上,我就回到了家里。

最初我以为这是一个人旅行,我打算在武汉呆几天,再往南去长沙,或者往西去成渝。我要看看不曾看过的南方。事实上我在武汉的第一天就被内人发现了行踪,第二天她就追了过来。楚河汉街的饭是她陪我一起吃的,东湖的风景是她和我一起看的。我知道我永远走不远,想象中一个人的清净是不存在的。走得再远,早晚也要回家。

两套哲学

中国人常常信奉两套截然相反的哲学,让人搞不懂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比如很多人会教导我们“量小非君子”,后面又紧跟着悄悄告诉我们“无毒不丈夫”。看起来前一句冠冕堂皇,应该是庙堂上的话。后一句似乎有点厚黑,却是江湖之语。庙堂与江湖说起来很远,细想想实际上是一回事。庙堂上说的是让别人听的,教别人当成信条的。你愿意当谦谦君子吗?愿意的话,就要有胸怀、有气度,殊不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教完别人,自己则肯定不能相信这个,必须有雷霆手段,才能配得上菩萨心肠。下不了狠心怎么能成大事,做大丈夫呢?所谓“内圣外王”正是如此。从晚清的曾国藩,到他的精神学生蒋介石都是这样,一面杀人如麻,一面又想着立德立言,一副圣人的模样。

说到“半圣”曾国藩,顺便提提他们儒家。因为儒家也有这个表里不一的毛病。比如孟子说“民贵君轻”,多么富有现代精神,用国人自吹自擂的套话来讲,孟子的民本思想比法国的卢梭早了两千多年。比孟子更早的孔子却说“民可是由之,不可使知之”,又是一派高高在上的愚民说辞。具有考据癖的传统儒家没怎么为孔子的反动思想开脱,倒是近几年的流行儒家们一个劲替孔子涂脂抹粉。要我说孔子是个实在的老头,他这话没错,很符合现在的精英政治,几千年来本就没有几个统治者真把老百姓当回事的。只不过这种江湖之语堂而皇之地宣讲,于一些人的面皮不太好看。据说朱元璋读到孟子的“民贵君轻,社稷次之”的时候,勃然大怒,亲手把这些字句删掉,制作了洁本的《孟子》。说到底朱元璋还是没文化,被这两套哲学搞混了脑子。孟子那些话是说给百姓听的,孔子的话却是说给帝王听的,本就是一个意思。

以上这些闲话比较久远,但不代表近现代就没有这种怪状。有一个时期,我们一面唱着“从来没有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然后又一面唱着“×××是人民的大救星”。年轻人以破四旧为荣,去各种庙宇、教堂里砸烂偶像,把和尚、修女拉出来批斗。可笑的是,这些年轻人自己的胸前却戴着鲜红的领袖像章。我读过一些佛经,我觉得真正的佛教徒要比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更唯物。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用我前面的理论来解释,这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照我的逻辑,我可以说世上是有救世主的,是有神仙皇帝的,×××也的确是人民的大救星。因为这是江湖之语,是说给自己听的真话。否则我们的忠字舞跳给谁看,早请示晚汇报说给谁听。我听说有人为了表忠心,把几个领袖像章别在自己胸口的肉上。这种看似荒谬的事情本质上也算不得荒谬,因为你要默念几句“×××思想万岁”,胸口就算鲜血直流也不会疼。×××思想神通广大,对种地、养牛都有帮助,对各种病症也有很好的疗效。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事情。你说这是唯物,还是唯心呢?

至此,我认为我已经辨析出中国人两套哲学的真正内涵。唯物和唯心是一回事。“钱财乃身外之物”和“有钱能使鬼推磨”是一回事。“打倒孔家店、批林批孔”和文化自信是一回事。乃至于新华门照壁上的“为人民服务”和很多人调侃的“为人民币服务”也是一回事。中国人的两套哲学,归根到底也只是一套哲学而已。

孤独

我知道到了这个年纪再说自己孤独,会被很多人嘲笑。也是,一把岁数的人,不知道挣钱,不知道绞尽脑汁往上钻,还有心思孤独?可你说人一辈子什么时候可以光明正大地孤独呢?少年时说自己孤独,别人会说你“为赋新词强说愁”。年长一点,更不好意思说自己孤独了,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批判为矫情。

孤独本来是人的特质,人虽然是群居动物,但一个人深层次的思维很难和别人说清楚,甚至就算你说,也未必会有人听。你不说,一个人闷在那里想,没人理解,自然而然就会觉得孤独。不懂孤独的人,要么他们很忙,因为挣钱、钻营这些事的确耗费精力;要么他们根本没有深层次的思维。一个人除了吃饭、睡觉,就再也没有精神追求,或者玩个手机、看个娱乐节目就当成全部的精神追求,我敢保证他活一千年也不会有孤独感。说实话,我有点羡慕这种人。他们就像三体人,没有情绪、没有思想,活得简单。遗憾的是,他们注定跟三体人一样,与文学、艺术这些东西无缘。

说到文学,我年轻时看王小波的小说,最喜欢《黄金时代》,读了少说有七八遍。倒不是因为里面有那些羞羞描写,而是他营造出了一种孤独的氛围。在那个时代,在西南边陲,王二孤独,陈清扬也孤独。两个孤独的肉体碰撞,然后两个人一起孤独,世上再也没有比分享孤独更美好的事情了。后来我又看到《万寿寺》,直接就被故事开头王二的精神病气质吸引了,只有孤独到这个份上,思维在现在和历史之间来回游走才是合理的。有一年我在北京的大街上闲逛,竟然看到了万寿寺,然后就进了那个冷清的寺院看了看。喧闹的西三环,有这么一个人迹罕至的去处,你就很容易想象王二为什么会那么孤独。这么多年来,王小波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他创造了很多个孤独的王二,我私心觉得这些王二的身上有一点点我的影子。读他的书,很多时候就好像是在看我自己。结婚后,买了书架,我那一套王小波全集终于有了安放之处。结果内人恶狠狠地跟我说,快把你那些黄书收起来。气得我快吐血了。

我也想让自己像年轻人一样热闹起来,于是尝试着了解一些年轻人的爱好。B站我去看过,鬼畜、二次元什么的没了解多少,倒是发现没有广告,看看相声、纪录片挺好。手游我也下载过,结果就不多说了,反正我只记住了“王者荣耀”这四个字。这个年头,流行的东西太多了,人们也都慌慌张张的,想靠紧跟时代来抵御孤独,对于我这样的老年人来说不太现实。

孤独不是一件好事,它让人在自己的情绪里躲着,变得越来越沉郁。我跟内人说过,我们是否可以有点精神沟通,别总是三句话离不开孩子和票子!我试图跟她分享我的孤独,那次努力很快就以失败告终。她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大堆,中心思想就是孤独是奢侈品,只有我这种无所事事,整天不在家,不用带孩子,不操心家务的人才有时间孤独。我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我都不懂自己,又何必要求她懂我呢?我大概要在孤独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有一个词描述了这种状况,叫“孤独终老”。

油管见闻

好几年没有登过油管,前几天闲时去看了一眼。输入关键词“中国”,搜索出来的视频没有一条不是污损中国的。以这些视频来看,中国简直就是个邪恶到无以复加,必须崩溃才对得起人间正义的国家。要在以前中二时期,我很乐见这些东西,年轻人总有挑战权威的冲动,以为看些禁忌或者所谓的政坛秘辛就掌握了不为人知的真理。实则差矣!

比如一段长者怒斥香港记者的视频,各种版本长期以来在油管都有非常高的点击率。十年前我看这段视频,只觉得作为一个领导人,长者缺乏风度。现在再去看,就发现明明是香港记者耍小聪明,玩文字游戏,给长者下套,长者那一套说辞反倒显得挺有气度。还有一段视频,一位民运人士说什么美国政府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一个错误,本来以为中国经济发展了,政治也会民主化,谁知道我党的执政更加牢固了。这种理论明显是屁股坐歪了,这帮所谓的民运人士在美国人跟前连豢养的宠物都算不上,可还是一切言行都以自己幻想的主子的利益为本。姑且不论这些人的政治追求是不是正确,他们到底还自认是中国人,可怎么就见不得中国经济发展,见不得中国人吃饱穿暖呢?究其原因,他们想的念的不是中国好,反倒是盼着中国生乱,自己好坐收渔利,手捧圣旨来接收政权,做一回日韩那样的真正的奴才。殊不知,日韩也只是二等奴才!我年轻时候不懂事,以为所谓民主比什么都重要,现在我还是相信民主很重要,但我不认为它应该凌驾在吃饱穿暖之上。况且美式民主的那种虚伪是赤裸裸的,同样是精英阶层玩的把戏,和普罗大众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有人说中国穷了,乱了,民众就会觉悟,社会就会变革,就能迎来民主自由,我只能说他在扯淡。可这种逻辑在油管上受一堆人追捧,他们用着简体字,捧着民运分子的臭脚,字里行间都是优越感,仿佛全中国尽是愚民,举世皆浊,就他们自己清醒。

要我说,油管、推特这样的网站禁得好,大可不必为了所谓“言论自由”四个字,就让流毒泛滥到国内。中国的制度是有缺陷,可我也看不上美式、台式的民主。中国的领导人也未必真有他们自己宣称的那么优秀,可也比白宫那位地产商强一万倍,比台湾总督府里那位跪日奴才强一万倍。

我经历了这几十年中国的巨变,小学时候早读要点煤油灯,瓦房漏水的时候用脸盆接着,过年才能穿新衣服……,以前的种种让人恍如隔世。我现在享受到了现代文明,结果有人告诉我中国不应该这么好,我只有说那你就永远离开中国,做一个美国人就好,不要自作多情,把自己想象成救世主。

也许有人要说,你的屁股也坐歪了,坐到了执政者那头。我想说我只坐自己的板凳,冷暖自知。也许有人要笑我不读书、无知,为什么把民主和经济发展对立起来。我想说,我幻想尝试民主的滋味,但这种美味不应该是牺牲国民幸福换来的,不应该是美国人施舍的,不应该是精英阶层私下设计的。或者说,我根本不相信民主灯塔——美利坚合众国有它独立宣言里宣告的那种民主,它又有什么权力几十年如一日一副教化世人的嘴脸呢?否则美国人当初怎么没在希拉里和特朗普之外选出一位总统?他们又何尝有过真正的选择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