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战争吗

2017年03月20日

往家打电话的时候,内人和家母都问是不是要打仗了,怎么手机上一直这么讲。我知道她们说的还是萨德和抵制韩国之类的,我对这些政治上的破烂事是不感兴趣的,不过因为她们关心,还是粗略讲一下自己的看法。

韩国和日本一样,本质上来讲并不是正常国家,日本没有名义上的军队,韩国虽然好一点,有自己的军队,但是战时的指挥权并不在自己手上。在军事上美国为日韩提供保护伞,作为交换,在政治上日韩必须百分之百地依附美国。有美国在,中日就永远不可能和解,韩国也不可能和中国真正亲善。有人说韩国即使不在中美之间搞平衡,也不应该完全倒向美国。这种人没有看到这样的事实——韩国这个国家的建立、发展和生存依赖的就是美国,倒向美国是一种既定事实,事实不应该成为议题的。美国至少在名义上能够保护韩国,中国能够为韩国提供什么呢?朝鲜把核反应堆都建到你的家门口,已然拿核武器绑架了你,中国不还是照样无所作为吗?国家之间遵从的根本法则就是利益,“有奶便是娘”,你不肯挤奶给人家,还要阻止人家觅食吗?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韩国不过是美国遏制中国这一局棋上的棋子,输掉棋局的时候,一般人多半怨恨自己,也有人咒骂对手,我从未看见有人拿对手的棋子发泄的。再举个粗俗的例子,有人放狗咬你,你不应该去跟对方拼命吗?怎么能够去咬对方的狗呢?(只是为了说明这个道理,并不是故意冒犯韩国)归根结底,中国应该抵制的是美国。前几天中兴不是还被美国开出罚单吗,中国有能耐处罚、抵制涉及此次萨德事件的美国公司吗?连叫板都选择性地送出,外强中干到这样的地步,又怎么会轻易挑起战争?过去邓公讲“韬光养晦”,江公讲“闷声大发财”,现在的年轻人早抛到脑后了。一再拿这样的事情肆无忌惮地挑动民族主义,就如同伸手拿肉去喂食老虎,一旦手里的肉没有了,老虎要吃的就是投食的手,玩火自焚的人还少吗?战端不会轻启,明智的人都这么想,狂热的民族主义者可不这样认为。

任何一个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国家都是可悲的,中国应该深知此味,面对一个拥有核武器的朝鲜,韩国没有别的选择。朝鲜半岛就是中国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可如今的这种局势中国既是受害者,恐怕也是始作俑者。我还是相信当前所谓的紧张只是一种恐怖平衡,因为一旦真正有了战争,在东亚倒下的将不止一个政权。这一点,各国的肉食者比谁都清楚。

最近看的电影

2017年03月10日

电影这个分类很可怜,在这之前一共才两篇。我这两年很少去电影院,网上看了一些电影,也是看完就忘,根本没心思写点分享。最近破例去了一次影院,再加上爱奇艺看的两部,可以勉强凑够一篇了。先声明,我这里完全是干说,不会有图片的。博客上滥加图片影响加载速度,而且我没有备份的习惯,搬一次家就全丢了,原来的图片的位置就成了一个个天窗,想想就难看。所以我做不到图文并茂,除非将来一天精通了摄影,不然还是干说比较好。

乘风破浪

这部电影是一个人在影院看的,这也好像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影院。穿越题材现在都玩烂了,韩寒还能够玩出新意,已经不容易了。刨除了对陈可辛《难兄难弟》的借鉴(致敬?抄袭?傻傻分不清楚),这是一部完整的作品。情节上没有硬伤,再加上韩式的幽默,还有这次为了照顾观众而明显降低的格调,韩寒的诚意是够了。上面的褒奖可能有很大程度的情怀因素,我们这个年龄的人还在拼命做作业、考试的时候,韩寒就已经是标杆一样的存在了。我读他的书,看他的博客,虽然现在已经过了追星的年纪,他拍电影,我还是会去看的。我以前以为韩寒一定能成为伟大的作家,现在看来没戏了,不过成为著名导演还是有一定的可能性。

我不是潘金莲

好的导演一定要有好的作家朋友,你看看冯小刚最好的作品不是出自王朔,就是出自刘震云。有了好的原著打基础,故事才能讲圆满。这不是贬低冯导,只是偏爱刘震云罢了,毕竟我们河南籍的作家出名的极少。不过这一次,我的感觉是故事没怎么讲好,不够真实,也不够荒诞。因为情节太简单了,一个无理取闹的农村妇女,再加上一个不咸不淡的结局,有点虎头蛇尾的意思。也有可能是我被重口味的电影惯坏,太挑剔了。而且这次冯导让范冰冰主演,也不是个明智的选择,范的网红特质太明显了,演一个村妇容易让观众出戏。这可能也是为了票房吧,毕竟冯导这几年拍电影有点“从心所欲”的意思,好则好已,商业上好像不那么成功,再不从演员上补救,投资人那里也说不过去了。如果你不太反感范冰冰,而且想见识见识独特的圆形画幅的话,这部电影也算是一部好电影。

罗曼蒂克消亡史

单看名字就知道,这是一部小资电影,是格调高于情节的电影。在意故事性的观众可能会失望,就好像有一个人自带赌神的背景音乐,光鲜亮丽地出场,你以为是周润发,结果出来一看竟然是周星驰。这部电影在意的就是这种仪式感,至于这套把戏背后是谁,根本没那么重要。我没看出来罗曼蒂克指的是什么,旧上海黑帮老大的日子除了吃饭、女人,也很庸常,不知道导演怀的哪门子旧。“乱离人不及太平犬”,无非是在战争年代无法再寻欢作乐,也谈不上什么消亡史。山河破碎的时候,个人的小浪漫没什么值得怀念的。
演员上下了血本,主演葛优、章子怡、浅野忠信,即使配角也都个个熠熠生辉。章子怡大概是中国最好的女演员了,表情、眼神全是戏,后半程几乎没有一句台词,简直是教科书式的表演了。和上面提到的范冰冰类似,葛优被自己的喜剧特质耽误了,而且一部人人讲上海话的电影,导演非安排葛大爷一个人突兀地讲普通话,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那个葛优。
总之,我是莫名其妙地看完的,除了镜头、音乐和演员,没留下什么深刻印象。有一种文艺片是对观众爱答不理,你爱看不看;有一种文艺片是拿一张丝绢,扭捏地吆喝,来啊看啊,我是文艺片呢。此片属于第二种吧。

两首

2017年03月06日

1.一只失去海的海鸥

我像一只失去海的海鸥

终日飞翔

无处停留

流光溢彩的水面

从旧梦中走失

情谊绵绵的海风

早背弃了守候

我只有飞翔

飞过一片片海的尸骨

那上面横陈更多的海鸥

它们的毛皮已经腐烂

散发死亡的恶臭

而我只会飞翔

我是一只失去海的海鸥

有一片尸骨

是我飞往的尽头

 

2.骄傲的公主

骄傲的公主

穿着华丽的衣裳

踩一双水晶鞋

脚步踢踏响

跳一支华尔兹

灌醉白月光

我手捧她的裙裾

嗅着她的发香

骄傲的公主

头颅高昂

目光在远方

有人在流泪

有人在神伤

骄傲的公主

总是骄傲的模样

注:吵架,冷战

我玩博客的几项原则

2017年03月05日

说实话,我不想说我在“玩”博客,这个字眼太轻浮,而我写的每一篇文字都是认真的。但是除了这个“玩”字,似乎也没有更合适的字来形容了。因为我不仅仅写自己的文字,也在别人那里评论,我又乐于来回换主题,艰难地改一些代码,这么多的动作也只有一个“玩”字能够概括了。我想说的是,玩只是一种比喻,并非态度,即使我在玩,我也有自己的原则。

首先,独立博客完完全全是博主的一亩三分地,我们费劲心思和精力,买域名和主机,折腾代码,尤其是像我这种没有一点基础,万事靠百度的人,做这些无非是为了一份自由。我想写什么就可以写什么,没有人会干涉,当然我已经老了,不再愤青,自觉学会了各种自我阉割,郑智化的东西也早就从我这里滚蛋了。我这个人一直随性而为,心情好的时候可能经常更新,也有可能像之前的几年一直不写,连域名都被人抢注。我对自己都没有要求,自然也不会受别的什么约束。经年累月写下这些东西首先是为了让更老的自己去看的,并不是为了取悦谁。你可能要嘲笑我,怎么不去写日记?也许是因为日记本太便宜了,如果有一天我能买到精致且像域名加主机这么贵的日记本,那我完全有可能去写日记,很多时候花了钱才更能够坚持下去。我认识的博友里面,有人直接关掉了评论,是不是和日记也没什么区别了?

说到评论,我的第二个结论就是因为这个博客完全是我的地盘,那我这里评论的决定权在我,我保留随时删除的权利,当然除了对待广告,我从来没有这么做过。我有空时会回访,别人写的东西我也一定认真地看,但我在评论上却比较慎重。因为你写的东西可能只是你的专长,我并不懂,这个时候我大概不会轻易评论。这只是我的看法,你也不必因为我访问你的博客了就一定来回访,我一直认为自己的文笔很无趣,没有看头,亦不值得评论,谁也没有必要被互访这种虚拟的道德绑架。你可以永远不来这里,如果你嫌烦,我也可以不去你那里,以往的评论尽可以删掉,那也是你的自由。

第三个结论是我有晒娃的权力。我的孩子一岁多了,我除了用一张我俩的合影做微信头像,从来没有在社交网络上发过她的照片。因为我深知也许只有自己才觉得她是漂亮的,可爱的,我也不需要别人或真或假的赞美。博客和别的社交网络不一样,我晒娃你可以选择不看的,即便如此我也不喜欢去晒,但那是我的自觉,与别人无关。我这里没有孩子的照片,提到孩子的也只有三两篇吧。只有gravatar的头像是她,还是那句话,你如果嫌烦可以不来,可以删我的评论。我一直尊重这世上所有的温情,每当我看到别人表达对孩子炽热的爱,我都觉得很温馨,因为在我看来这才是生存最大的意义。

这世上所有的价值观只要出于真心都值得理解,前提是给我远离和不相信的自由。无论你是同性恋、异性恋、纳粹、共产主义者、基督徒,或是佛穆斯林,只要你让我捂上耳朵,你可以在全世界呼喊。我只要我这个角落里的声音是我的。

新版射雕

2017年03月03日

为了看新版射雕,我专门买了爱奇艺的会员。原来淘宝上泛滥成灾的一元会员现在都没有了,不得已花了十几块钱去买官方的,对于习惯了免费互联网的我,简直是挥霍了一笔巨款。遗憾的是,这十几块钱基本上是白花了,因为会员也只能多看四集,然后一样要等官方每周的四集更新,比起原来看《灵魂摆渡》时会员可以一口气看完,不得不说爱奇艺也变坏了。

总体来说这是一部有诚意,尊重观众智商的电视剧,使用83版的音乐增色不少,武打场面也足够精彩,虽然也有滥用威亚的场面,但武打动作起码能够看清楚,不至于像有些剧一样剪接成古龙风格——让人眼花缭乱。尤其是第一集牛家村里的打斗,完全是电影级别的,非常惊艳。剧情上也比较忠于原著,没有乱七八糟的改编,男人还是男人,女人还是女人,毫不相干的人不会相爱,并没有雷到我的画面。

近几年的电视剧精品较少,活跃的演员似乎也就那几个,古装是他们,时装还是他们,拼命按遥控器换台都躲不开。大量的资源花在了演员的片酬上,而这些演员日常的精力都在话题度和曝光率上,浮躁得早就不会演戏了,然后就有了各种奇葩的抠图剧、对口型剧。演员再没有基本功,再没有职业道德只要能炒作,照样有观众去交智商税。既然有人愿意买单,以后还会有人如法炮制这样的烂剧。这简直是一个无可救药、让人绝望的死循环。这么来看,这部射雕算得上一股清流了,完全没有用那些所谓的一线演员,当然过于夸大这些“新”演员的演技好像也有点不负责任,我只能说郭靖像郭靖,黄蓉像黄蓉,没有让我跳戏,否则我怎么会为了多看四集就去买会员呢。过去金庸剧每次翻拍都是热点,这次却少有人关心,让人感觉很遗憾,可能是周播剧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缺少大牌。话题营销现在已经超越作品质量了,埋头苦干很多时候比不上别人扯嗓子吆喝。可悲的是电视作品呢,还是观众呢?你看现在的什么三生三世烂桃花多火。

作为85后,我最熟悉的射雕是张智霖朱茵版的,83版的离我太遥远了,记忆也很模糊。我们一般人都比较崇古,或者说恋旧,好像原来的都是最好的。很多人总是怀念83版的射雕,视它为经典,什么时候翻拍的都要拿来和83版比一比,然后踩上两脚。我觉得我们怀念83版更多地不是怀念83版本身,而是在是在怀念自己青春挥洒的日子。时代总是在进步的,技术也在进步,只要用心,现在的演员也未必一定比原来的演员差,现在的也未必比不过原来的。以宽容的心态给真正认真做电视剧的人更多支持和鼓励,我们未来才能有更多的好剧。

贵族的叛逆

2017年02月28日

——读赵越胜《燃灯者》

如今我看到很多人热衷于攻击别人的出身,思想激进而且荒谬,这些人的身体虽然跨进了二十一世纪,脑袋却好像落在几十年前。他们看到康同璧爱吃豆腐乳,史良两周用一条毛巾就受不了了,不把骄奢淫逸的帽子扣在别人的头上誓不罢休。这本《燃灯者》的作者赵越胜也不免这样的遭遇,就是因为其父是所谓高级干部,能够办北图的内部借阅证,赵在他们眼里也成了虚伪的代表。你看他字里行间一直故意隐匿自己不凡的出身,其实人家非我族类!在他们看来,贵族的悲惨不值得同情,贵族的叛逆不值得相信,谁让你们是贵族呢?这不就是过去的论出身,今天的仇富吗?殊不知,十二月党人尽是锦衣玉食的贵族,祸国殃民的也多有清贫之辈。其实赵越胜在书中已经解释过了,他的朋友揶揄他是贵族时,他这么回答:

贵族并不仅意味着你站在国家阶梯的第几级上,它更是精神的身姿,是文化,是教养,是责任,是荣誉,是生活的态度,是做人的境界,是骑士精神的延续。如果魏玛大公奥古斯特不尊崇歌德、席勒,如果克腾侯爵利奥波德不尊崇巴赫,那他们不过是头脑冬烘的土领主,而国朝之肉食者大半头脑空洞,人格猥琐,行为下作,何来高贵的血脉绵延子嗣?我看那些官宦子弟大半粪土。

赵是何等谦虚,在闭塞的年代就能思考、求知又是何等可贵。出身于贫贱之人来说是一个枷锁,很多人一辈子时间也挣脱不了,于富贵之人来说只是一个黄金笼子,很多人只看到里面的金碧辉煌,何尝看到外面的大千世界。十几岁时就能反思自己的阶级,嘲笑自己的既得利益,需要勇气又需要良心。这样的人比现在那些吃相难看,大快朵颐以后嘴角还挂满油脂的人何止强过千倍万倍,不值得去尊敬吗?

有些人自己遭遇不幸时以斗士自居,好像时代与他为敌,肉食者是贵族,他们是奴隶,这个时候他们痛恨出身。真正的斗士呐喊不平的时候,这些人倏忽之间又为肉食者代言,丝毫忘了自己刚才还是那个卑微的蝼蚁。似乎凡是比蝼蚁高大的都是可恶的贵族,只因为他们吃得起豆腐乳,用得起新毛巾,还办得了北图的借阅证。这个时候他们又认为出身是别人的原罪。他们一方面觉得自己因为出身被鄙夷,一方面又因为别人的出身毫不吝啬地送出自己的鄙夷。这些乡民们的身份变幻莫测,堪比川剧的变脸。他们痛恨贵族,同时昼思夜想,希望成为贵族,却又虚伪地拿清贫标榜自己。

可是这个世界上究竟谁最清贫呢?也许是村南头的光棍儿张老汉,因为他是八辈贫农,可是他除了喊“万岁”,什么都不会。劝诸位,少去网吧,空气不好,少吃泡面,味道不妙。贵族的叛逆要冲破更结实的樊篱,要付出更沉重的代价,而你们只需要一个油腻腻、沾满烟灰的破键盘。

奇文共欣赏:https://www.douban.com/note/177998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