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辞

我原来住的地方虽然是小区,人文环境却几近于城中村。因为楼群密集,房租便宜,离开发区又近,所以聚集了大量的打工族。各种小商小贩也蜂拥而至,占领街道。卖菜卖水果的,缝衣服修拉链的,配钥匙刻章的,打竹板卖蟑螂药的,只要你能想到的小生意这里都有。到了夏天,烧烤摊能开到马路上,垃圾漫天飞舞。我曾经见过几个城管乐呵呵地站在路边聊天,这种情况下不应该像猫遇见耗子一样扑上去吗?都说中国的城管武艺高强,收复钓鱼岛都不在话下,可人家不想管的时候就是不管。有居民一直坚持不懈地在网上投诉,后来政府稍微整治了一下,有一点改观。我知道大环境如此,早晚还会死灰复燃,去年脑子一热就把房子卖掉了。

房子卖了,我的户口还没转走。前几天回去办二胎生育服务证,居委会的大姐向我要房本,听我说房子卖了,当时语气就变了,说你不在这住就不归我们管,在哪住就去哪办。可我分明在卫计委的网站看过,生育服务登记是在户口所在地或现居住地办理。再多问两句,对方简直就有点不耐烦了,吓得我赶紧闭嘴。即便给我办,我还要拿着居委会的单子去单位盖章,然后回到居委会盖章,再从居委会去街道才能办出来。前年办头胎登记时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这一套流程没有一天是跑不下来的。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回到了现在住的地方,连居委会都没去,直接去了社区中心的办事大厅。听我问过之后,办事的姐姐还诧异那边为什么要房本。我问能在这里办吗,她说当然可以。立马回家拿材料,回来不到十分钟就办好了。我根本不用再去单位找三个人盖章,不用来回奔波几个地方,竟然在一个地方找一个人就办好了。原来小区的居委会还告诉我,所有材料要至少复印两份,害得我一大早用打印机复印了半天,在这儿一张都没用上,直接拍照就可以了。关键是人家态度还和蔼可亲。我一直以为黑脸是政府公共服务的一项必要内容,现在看来是自己的理解有偏差。

这就是老城区和新城区的区别。越是落后的地方,越爱用不必要的规矩为难人。权力越小的人摆的谱还越大。这还是在堂而皇之的直辖市,我听说在我们老家上户口都要托关系花钱。李中堂的简政放权似乎也不是很彻底。办事不靠规则,指望关系,怎么办事没有制度,全靠心情。如果还有这样的基层单位,这样的社会文化,也就别提什么全面小康了,先做到正常再说。

想换一家虚拟主机

Host2ez我用了很久,2013年博客倒下之前就用的他家的。如果是WordPress中文论坛的老用户可能会对这家主机商有点印象,当时的口碑还不错。因为他家有一段时间承受不了频繁的DDOS攻击,决定关站的时候,没有直接跑路,而是把用户的钱都退了。当初的主机商玩失踪的不在少数,大家骂两句也就忘了,像Host2ez这种讲诚信的反倒成了异类。所以从他家再次开通服务开始,我就一直在用,后来索性连域名也转了过去了。

我这样的人在哪都是优质客户,除了续费几乎不会麻烦人。售后服务于我根本不存在,一个虚拟主机只要稳定就行,别的无关紧要。Host2ez总体是让我满意的,我仅有的几次提交工单都能够得到及时的回应,态度也十分诚恳。

去年发现空间的速度跟别人比有点慢,还有掉线的情况出现,官方却一点解释也没有。有人跟我推荐香港或者日本的主机。我看Host2ez正好也提供香港主机,就申请更换了。结果速度并没有多少提升,出海在平台上的时候干脆连打开网站都费劲。不知道是不是线路的原因,试着用上百度云加速才解决问题。这样一来香港主机也没什么意义了,因为没有备案的域名,百度云加速分配的是美国节点。百度云加速还素有“云减速”之名,我又不懂什么网站优化,所以该慢还是慢。

我这种人不爱折腾,博客又没几个人看,能凑合就凑合吧。虽说人家承诺可以按天数退费,可为了剩下的几十块钱,我实在说不出口。九月份空间就到期了,是不是可以借机尝试一下别的虚拟主机呢?如果找不到更好的,我可能还会续费,继续用Host2ez。想要墙外的自由,又想要墙内的速度,这本来就是一对矛盾。或者有一天我甚至会直接跑回墙内,办个备案拉倒。毕竟这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博客,又没有什么敏感的东西。最极端的情况下买了日记本也可以写,自由都是自己赋予的。

SARB065

很早就想买一块手表,内人说等她挣到钱了给我买。后来事情莫名其妙地变成了我给她买了一块浪琴的石英表,她答应给我的表连影子都没见到。说没见到影子也不完全符合事实,毕竟她以前逛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的时候花费一百元的巨款,给我买过一块假表。不过,这表和我尚未见面就不会走了。不得不说,这么抠门的媳妇一定是亲生的,完全指望不上。

“从来没有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买表要靠自己。我经过这么多年的浸润,颇得内人的抠门真传,渐有青出于蓝胜于蓝之势。所以第一个选择是不买贵的,坏了容易心疼。再加上平时的工作环境比较恶劣,工作性质接近于体力劳动,像我这样的民工、糙汉子也不配戴什么好表。本着耐用、便宜的原则,除了日本表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其实是我一贯喜欢日本货)。最初看了西铁城的光动能,我一直对这个很感兴趣,了解了一圈发现造型普遍太前卫了,不符合我这种保守的审美。这个时候精工的SARB065映入眼帘,只是看图我就中毒了。迅速在淘宝找了一家代购,2600元中转包税,几天时间就寄到家了。

戴了这么几天,总体很满意,唯一的不足就是表带太硬,塑料感十足,怎么看也不像是真皮的。至于误差我倒没有测算,好像是有一点快。网上有很多人纠结于每天快或慢几秒,我实在理解不了。真的需要精确的话,大可以戴石英或者电子表。况且作为一个普通人,我至今没有见过谁有把时间精确到秒的这种需求。

最后上图,请无视我的大黑胳膊。

Continue reading

写博客遇到的问题

上个月这个博客一共更新的十篇,对于我来说是破天荒的一个月,其实也是我有意为之。因为我想知道自己写博客的极限在哪里,即不求质量但求数量,最多可以写多少。海上平台的工作和生活非常枯燥,网络条件也差,我就带了一本《中国通史》,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接触的东西有限,可写的东西自然也有限。我只能写一些过去经常思考的问题,小时候听说的故事和生活里的一点遭遇。虽然尽是些不疼不痒的东西,区区十篇还是花费我不少的精力。以前我也有过强迫自己日更的冲动,现在看来想要达到这个目标需要的不仅仅是意志力这么简单了。写东西,哪怕是简单的博客,刨除了时间、精力、阅历之外,还是需要一定的天赋的。像我这种没有天赋的人,一点勤快能弥补的也是非常有限的。

另外一个问题是我的文章基本都写不长。最早的时候辛辛苦苦写完,统计一下数字,基本上都在八百字左右。这大概是学生时代整天写作文留下的后遗症,文字的篇幅会被潜意识里的东西限制住,自己都觉察不到。最近写东西的时候,我感觉已经绞尽脑汁了,往往才五六百字。虽说字数不能代表什么,一个问题只要能够言简意赅地说清楚,没必要长篇大论。但文章越写越短一定存在问题的,至少说明个人的写作能力在退化。还有一个跟字数相关联的现象,我在手机、平板上写的东西跳跃性很大,句与句之间都不挨着。如果把每一句都单独拿出来,足以当做一条微博,但放在一块就显得非常混乱。每次都需要花费很长时间修改,语句才能基本通顺。假设给我一张纸和一支笔,那我写出来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在纸上写的时候,笔的速度足够快,思维基本上没有停顿,写出来的东西也是顺畅的。而我在用电子设备写东西的时候,一个戒不掉的习惯就是一直在心里默念,打字的速度却远远跟不上默念的速度,结果就是写出一团乱麻。

上面说的应该算是两个问题了,具体的原因我以为是现在快速的碎片化的阅读越来越多,真正静下心来看一本书的机会越来越少,长期下来思维也变得碎片化。知乎告诉我,我一年在上面阅读的文字有几百万之巨。我不知道它具体是怎么统计的,大概打开的每一篇回答都算进去了。但它不知道我的阅读方式是怎样的,大部分都是指尖一划就算读过了。这样的阅读耗费时间,能记住的东西寥寥,对人思维的影响却是很大的。真正想提高写作水平,还是多一点传统阅读,那样的积累才是扎实的。以科技的发展来看,我这样的观点是有点反智的。但人又没有必要总做“对”的事情,不是吗?

庸俗的常识

凡是一个团体,哪怕少得只有三五个人,照样会有勾心斗角的事。面上和和气气,背后心怀鬼胎这都算好的,更有甚者连表面的和气都不愿意维持,极尽相互攻讦之能事。毛公说,党内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一点都错不了,人性本就如此。但毛公是以与人斗为乐的,我等普通人则只求一个安稳的环境,认认真真做事,至少也可以耳根子清静吧。所谓求仁得仁,但这种仁通常是休想得到的。我有一个经验,如果和A、B、C三个人共事,只要有一个人不在场的时候,我就能从其余的人那里听到对这个人的谩骂,三个人谁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我猜想自己肯定并不特殊,如果这样,我还能对他们产生任何信任,只能说明我缺心眼。这种团体,别指望它能做成任何事。

我们都说这就是人性,可为什么人性非得这样,没几个人考虑过。为什么一帮人在一块就不能好好相处,一定要自说自话吗?我以为,因为我们看别人的时候都是上帝视角,任何缺点都用放大镜去观察,一切都逃不过自己的法眼,所以纤毫毕现。等到看自己的时候就变成醉眼朦胧,稀里糊涂了。这样一来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觉得世人皆不如我。面对一群不如自己的笨蛋,谁都会失去耐心,谁都不会再有关怀。人人都如此的话,这些人构成的团体就会变成一盘散沙。你说这里面的某个人就真的很坏,到了大奸大恶的地步吗?倒也未必,我们之不过是缺少一种同理心。什么是同理心?无非是对别人的遭遇能够感同身受,对别人的言行能够施以宽容,至少给别人设定的标准要和自己的一致吧。

有人说,这不就白左和圣母吗?但你去想一下,圣母白左同情别人的时候,是不是强行给身边的人设定了一个高不可攀的道德标准?即便他们自己能够做到,却要牺牲大众的利益。从这一点来讲,圣母白左不过是虚伪的同情心,算不上同理心。真正的同理心是,我从不强迫你,我只做给你看,如果我做得对,早晚会赢得认同。可惜,如果真的存在这种人,几乎可以称作完人了。一个消耗于内斗的世界才符合人们庸俗的常识。任何一个反正我的部分同事都在孜孜不倦地拔高自己,顺便踩一下别人。这时候,如果他们能够拥有一面镜子,一定能看到自己脸上的神情是多么可气,又多么可笑。我替他们感到惋惜,他们看不到这样的精彩。

团长

《我的团长我的团》这部电视剧以前只看过一个开头,最近才集中看完。印象最深的就数迷龙那首东北小曲“你要让我来,谁他妈不愿意来,哪个犊子才不愿意来”,简直余音绕梁。当然小醉的四川话也很好,脆生生的,怎么听都不厌,我几乎每集都盼着她出场。

中国每年都出很多抗日剧,基本上打开电视随便一个台就能看到。虽然好多被冠以神剧的美名,鬼扯得以至于官媒都看不下去,但影视公司照拍不误,电视台照播不误。说明即使神剧还是有很多受众,嘻嘻哈哈打鬼子才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你真严肃起来还没几个人愿意看呢。这部剧就吃了这个亏,因为它是少有的把日本人当作强大对手来表现的电视剧。不止如此,一群穿得破破烂烂的炮灰反倒成了主角,和我们过去习惯的英雄形象有很大的差别。但是仔细想一想,我们以前看过的战争场景完全真实吗?那种手举炸药包炸碉堡,用胸膛堵机枪眼的英雄固然存在,但是普通人呢?我们都没有见过战争中的普通人。他们面对死亡会恐惧,会沉沦,会不知所措,甚至会为恶,这些都是人类最正常不过的情感,不过在文艺作品里很少能够看到。现在很多电影、电视剧的战争场景拍得很好,有一点大片的感觉,可是那种类似一梭子弹放倒一排人的镜头并没有让人觉得战争有多残酷。因为我感受不到他们的呼吸心跳,听不到他们的呐喊,换句话来说,我没办法认为他们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个体。战场上义无反顾地杀敌,这是面对危难时整个民族应有的气质,但是否也允许个人有一丁点懦弱和挣扎的权力?

《团长》一直在探讨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日本人的打法如此死板,我们还是节节败退,从东北一直退到西南。这是个复杂的问题,通过电视剧的情节本身,我们可以找到一部分答案。像龙文章这样的人,他愿意打仗,甚至痴迷于打仗,可如果没有虞啸卿的庇护,恐怕在他为令不从,从怒江对岸撤回来的时候就被杀头了。像虞啸卿这样的人,他为了一个作战计划,每天睡不够四个小时,但他的屡次升迁靠的不是这些,而是因为上面有个好爹,身边一个谙熟政治的唐基。你会认为这样的能人就应该让他们放手一搏,事实上他们还是要被一些政治力量牵绊、掣肘,根本做不到不顾一切前进。因为总有一部分人在扯后腿,苦口婆心地说“大局为重”,而他那个大局说到底还是个人考量,与国家民族无干。唐基明明白白告诉虞啸卿,风波亭就在南天门上,想做岳飞你就去吧。看看,军人尚且不能纯粹地打仗,这个国家虽然拥众四万万,又哪里有不节节败退的道理?过去几十年了,细究起来,我们还是没什么长进。直到今天,在任何一个集体里都是玩权谋的胜过做事的,而且还要极力杯葛那些做事的。这种文化浸润出来的人,要么思虑深重,常常要顾忌很多无关的东西,要么鼠目寸光,囿于当下的利益,没有长远目标。这样一来,事情就不再是它本来该有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