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偷狗贼

我的知乎回答:有哪些恶有恶报的故事?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116438/answer/171671174

小时候家在农村,那时候家家户户都还很穷,条件好一点的家里就是几间平房,青砖围起来低矮的院墙,更多的是几间瓦房,连院墙也没有,能够住起楼房的寥寥无几,可以算得上村里的富豪了。这种情况下,养只土狗看家护院是普遍的选择。那时节农村人养狗跟养孩子差不多,人吃什么狗也吃什么,性子好的狗连拴都不用拴。狗也自由散漫,想去哪儿去哪儿,没事钻钻沟渠,做些抓野耗子之类的闲事,到了饭点儿自己知道回家,晚上它们就站岗放哨,有点动静就叫唤两声。那几年有不少偷鸡偷牛的,遇上养狗的门户,这些人的偷盗任务基本上就完不成了。所以说,一只土狗在家里也能起很大的作用。

有一段时间,乡下流行起吃狗肉,有些人发现自己家的土狗早上出门,就再也没回来。一个村子没多大,慢慢人们就知道狗被偷走了,而且有一种迷药,我们那里叫“药狗蛋”,狗吃了之后就狗事不省,任人上下其手。传言说,偷狗贼两两一伙骑一辆摩托车,揣几个蛇皮袋,月黑风高的晚上在各个村里转悠,能祸害的狗全被他们祸害了。后来发展到连人家院子里用铁链拴好的狗也莫名其妙地失踪。乡人大多淳朴,养狗也没那么仔细,对这样的事也无可奈何,只能自己小心。其实谁是偷狗的,大家心里都有数。

镇上有一户开餐馆的,人们都知道这家男的惯于偷狗。所谓看破不说破,没有证据的事也没人敢指出来,况且人家的民族不简单,大家只能背后指指点点,到此为止了。有一天这位仁兄酒后和老婆吵架,据说他们那个信仰是不允许喝酒的,谁知道他是怎么喝得酩酊大醉的。街坊四邻听见他们家吵架,就过来劝解。仁兄闹着说,这日子没法过了,不活了,我吃了药狗蛋了。几个人都不信,笑言,你别胡扯了,喝醉了就饮点茶水,早点休息,睡一觉什么都好了。那个年月农村夫妻吵架后上吊服毒是常有的事,不过都是女的,还没见过男的有这么小心眼想不开。也难怪仁兄说服毒了,没一个人相信。

最后,这位仁兄被几个人抬到了床上,安然入睡,就再也没醒过来。

无趣的结局

前几天一直在医院陪护,心情时好时坏,自己在父亲面前能够尽到一点孝心,感觉很欣慰,多少是对养育之恩的回报。可是孩子无论多孝顺,对父母多好,恐怕也赶不上父母对孩子的好。这一点有孩子的人应该感触更深,毫无保留的爱是有方向性的。

脑溢血的患者,医生叮嘱很多遍必须静养,连头都不让乱动。他却还是固执如昨,一会抬头看看别的病人,一会伸手调输液的那个滚轮,甚至有一天一点招呼都不打,自己从床上坐了起来,简直把我气得够呛。生病的人心思细,说他多了又怕他心里难受。有时候我看他笑得像个孩子,也会跟着去笑。有时候看他在床上别扭地大小便,还不好意思麻烦我们,又会觉得心里难受。人的衰老和疾病是一场深刻悲剧,谁都避免不了。

在这个康复科里,每个病房都住满了,连主任办公室和护士站都加上了病床,走廊里也住着病人,一直到厕所的门口。要知道,这个科室的病房还是临时搭的板房,原来的住院部早就容纳不了更多的病人。有人说,如果你对生活失望了,去菜市场转转,看看人间烟火,一切都会好。我想说的是,医院和菜市场的功效恰恰相反,这里看到的尽是衰老、痛苦和死亡。看多了只会觉得生命也不过如此。那些歪歪斜斜走路,不能清楚表达,大小便不能自理的老人也许是不幸的,谁知道我们老的时候会不会更凄惨呢,也可能连这不幸的机会都不会有。

我在医院得见了很多不幸。有一天下午,一个老头穿过整个县城来医院偷偷看住院的老伴,结果一激动直接倒在了病房里,没有抢救过来。一天中午,一个戴着一顶崭新草帽,衣着也算干净的老头从厕所门口的垃圾桶里翻捡些吃的。他们年轻的时候多半也是无忧无虑的少年,意气风发的小伙,可现在又如何呢?这世上有太多的不幸,明天是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今天我还能送出悲悯和同情,明天也许什么也收获不到。

人尚且不如一草一木,它们冬枯春荣,枝繁叶茂时不会高兴,寂寞凋零时也不会伤心,生便生,死便死,因为它们没有情感。而可怜的人们因为有了情感,就有了牵挂;因为有了牵挂,就有了痛苦;因为有了痛苦,这一生的结局注定了然无趣。

困境

总感觉自己的时间过得快,转眼间就要跨入三十岁。没挣到什么钱,也没混上什么职位,总之是过得凄凄惨惨。如果说心里风平浪静也就罢了,错就错在我还常常抱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以为会有一个契机让生活变得不一样。毕业这几年,我还是很单纯,很多事情都是顺着自己的心情去做,虽然这样确实是舒服,但也错过了很多机会,比起别人成长得要慢。以我的真实想法来说,我一点都不想自己变得圆滑、城府很深,我认识很多这样的人,也熟悉他们的套路,可是自己却做不来。不知道自己的这种一成不变是不忘初心,还是傲慢幼稚呢?人很多时候是要跟自己过不去的,要处处为难自己,什么事都让自己舒服,生活一定会让你不舒服,就如同我。

我现在坐着一列车上,父亲在老家住进了医院,我回去看他。我的工作是在山东出海,妻子和孩子在天津。父母这一年多一直跟着帮忙带孩子,父亲身体这几年不太好,前一段时间回趟老家就一直在医院输液,输了半个月,才办了出院,结果又严重了。现在的境况是我的工作常年在外,忧心父亲的身体,孩子也没有人带了,妻子又刚刚开始做一份事情。对于妻子,我没能力让她做全职太太,安心带孩子。对于孩子,我也不能陪伴她,守护她的成长。对于父母,他们渐渐老了,我连端茶倒水都做不到。我的整颗心要分成好几份,留在不同的地方,可除了操心,真是无能为力。

我是一个失败的典型,不知道如何走出现在的困境。换一份工作吗,三十岁,还能从零开始吗?还是带着妻女回老家,会不会又不甘心?生活很公平,如果它还没有完全打败我,那就一定给我留有机会。我只能这么想了,也许是时候酝酿一场改变。

别人的感受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而这个世界的中心就是我们自己。也许我们非常博爱,爱自己的配偶,爱自己的孩子,爱我们珍视的一切,但属于我们的那个世界的中心依然是我们自己。因为我们靠一双眼睛看世界,我们对世界的直观认识来源于我们的视觉。每天早上在床上醒来睁开眼睛,世界就是卧室的那一面窗;出门之后,世界就是热闹的街道和奔忙的车流;工作的时候,世界是心怀鬼胎的各色人等;离我们近的是家长里短、庸俗不堪,离我们远的是诗和远方、孤独与幻想。总之,这个世界就是我们看到的样子,是目光所及,由近至远的一条路,路的起点是我们自己,路的尽头还是我们自己。这个世界环绕在我们身边,是乱麻般的一条条路。就像伽利略和哥白尼之前,人们看到日月星辰在头顶变幻,就天然以为我们是宇宙的中心。在潜意识里,大多数人都认同视界即世界。

因为我们是世界的中心,所以在更多时候我们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冷的时候,我们会穿得厚实,让自己舒舒服服,对别人嘘寒问暖却成了客套的表演。累的时候,我们知道坐下休息,伸个懒腰,公交车上给别人让座却成了高不可攀的道德。开车的时候,我们鸣笛从斑马线上飞驰而过。步行的时候,我们又抬头望着天空,不慌不忙地闯红灯。这些看似冲突的选择好像也并不矛盾,它符合我们的人性,因为我们先认识的是我们自己,我们看到最多的也是我们自己。如果不为自己而活,那“我”就不存在了,没有“我”的世界失去中心,自然也就不存在了。我们在意这个世界是完美,还是崩塌,所以我们要爱自己。

爱自己,让我们幸福,又让我们孤独。每一次选择让自己窃喜的时刻,我们都会失去一份来自朋友的真诚。每一次选择让自己歇斯底里泄愤的时候,我们都离家的温情脉脉又远了一步。自许为世界中心的我们,用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爱,成就了对自己的围困,我们如愿获得了安全感,却不知道那安全感其实又叫做孤独。我们太在意自己的感受,忽视了别人的感受。我们得到了自己的爱,失去了别人的爱。心里隐秘的事情,无论是喜悦,还是伤悲,都不会有人分享。

如果真的在意别人的感受,那么我们会变得更累,要揣摩他们的想法,要试着站在他们的立场,要理解他们的利益,要关心他们的关心。而且我们可能会迷失自我,以我们为中心的世界可能瞬息崩塌。可我们毕竟会变得真实、可爱。要接受地球绕着太阳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曾经伴随着多少人的血和泪,虽然如今这是理所当然的真理。我们也许不必付出血泪就能让自己走出世界的中心,去试着在意别人的感受。只在于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达康书记的七宗罪

1.李达康重用丁义珍,结果丁义珍贪腐外逃。虽说丁义珍才是光明峰项目的实际负责人,但李达康毕竟是名义上的总指挥,你口口声声说光明峰是几百亿的大项目,难道就从来没有关心、过问过项目的具体事宜吗?对丁的贪腐是无视,还是根本没看到?造成这种结果,是李达康的用人失察,更是他的自身失职。

2.反贪总局要求协助抓捕丁义珍,在汇报会上李达康力争由地方把丁双规起来,掌握主动权,理由是避免影响光明峰项目,为什么反贪总局办案就影响光明峰项目,地方办案就不影响光明峰项目,反腐还有弹性吗?在GDP面前,反腐也要低头吗?这不是典型的唯GDP论吗?

3.丁义珍外逃后,光明峰项目这个烂摊子就扔给了孙连城。李达康知道陈岩石和沙瑞金的关系以后,身形一转站到大风厂工人那边,高喊“工人们创业要大力支持”,但是他们集资那三百多万,买套房子还凑合,红口白牙就想要一块工业用地。孙连城得罪不起陈岩石一干人,除了推诿还能做什么。这也成了其懒政的罪证之一。你李达康慷慨陈词收买人心,无解的难题抛给下属,是不是也是懒政?

4.大风厂工人要股权,政府出资进行安置,李达康以卖切糕式的处理方法,要财政、维稳和光明区自己认领,不认也得认。地方财政支出可以这么随意吗,纳税人的钱想花就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吗?这不是赤裸裸的人治吗?

5.大风厂工会主席被光明区公安局带走,李达康发话,二十分钟之内必须把人带回来。结果警车开道,一路绿灯,二十分钟之内,人果然被送回去了。可这种霸道的行事风格,与民何益?是不是会造成交通混乱,是不是影响更多无辜的人?剧中说赵立春是“朕即天下”,这李达康又何尝不是呢?

6.欧阳菁随随便便一件衣服就一万多,消费水平是不是正常水平?李达康的女儿又在国外念书,日常的花费是不是夫妻二人合法收入能够支撑的?欧阳菁受贿的事情,李达康真的一点不知情?他在官场上人情练达,眼光毒辣,在家里就偏偏一叶障目了?如果他不知情,为什么要急于和欧阳菁离婚切割,难道只是为了不做裸官?中央一再强调,党员干部要管好身边的人,李达康做到了吗?

7.李达康从县处级到副省部级,他做县市长的时候,县市长是一把手,做书记的时候,书记是一把手。这种揽权、擅权是不是违反组织原则?不要忘了我党可是宪法规定的执政党。

据说李达康的原型是仇和。仇和的下场是什么呢?

2015年3月15日,中共中央纪委发布消息,指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三天后被免职。2015年7月31日,中纪委宣布,仇和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2016年12月15日,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中共云南省委原常委、副书记仇和受贿案,对被告人仇和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百万元。

酷吏一点都不酷。他们依靠人治代替法治,让人忽视制度的完善,以为有两个“好官”就天下大吉了。可不要忘了他们爱自己的羽毛,胜过爱人民的衣食住行。他们看似廉明的举动不过也是为了升迁,或者金钱而耍的把戏。酷吏和贪官不过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他们的不同之处只在于“花样”,至于价值实在没有区别。

弹指之间

最近在看马伯庸的《长安十二时辰》,挺有意思的一本书,场景感十足,如果拍成电视剧或电影肯定会很精彩。作者的写法类似于美剧《二十四小时》,改编成剧本应该也比较容易,我相信未来一定能在屏幕上看到这部作品。

这本书里有一个奇怪的时间单位——弹指,作者不止一次用到类似“五个弹指”,“六个弹指”的说法。过去我的印象里弹指应该是一个指示时间的虚词,“弹指之间”,“弹指一挥间”,大家都这么说,也不过是为了表示很短的时间,可马伯庸这么用,显然把它当作一个可以量化的时间单位。如果是普通的网文这么写,我一定不会理睬,可马毕竟有文字鬼才的称呼,而且我每次看到文中写到“几个弹指”,都感觉非常别扭,所以还是花时间查了查这个词。维基百科里这么讲:

佛教梵典《摩诃僧祇律》这本书中记载著:

“一刹那者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二十弹指为一罗预,二十罗预为一须臾,一日一夜有三十须臾。”

根据这段文字所推算出的具体时间:
一昼夜 = 30须臾 = 600罗预 = 12000弹指 = 240000瞬间 = 4800000刹那
因为一昼夜=86400秒,因此把每个单位换算成秒数,可以得到:

  • 一“须臾” = 2880秒(48分钟)
  • 一“罗预” = 144秒(2.4分钟)
  • 一“弹指” = 7.2秒
  • 一“瞬间” = 0.36秒
  • 一“刹那” = 一“念”之间=0.018秒

原来不只弹指是时间单位,连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须臾、瞬间和刹那都是时间单位。可这显然是佛教经典里的说法,世俗生活中是否有人这么用呢?我又搜索了一下,在现代的文本里,还真没有见到把这些词当作时间量词来用的,可能是我读书太少吧。如果有人知道除了马伯庸还有谁这么用,可以告诉我一下。